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話劇團《俏红娘》「曬冷」 效果卻令人失望

2015/2/24 — 14:02

Dolly 為城中首富 Horace 作媒,最後有情人終成眷

攝影: Keith@Hiro Graphics

Dolly 為城中首富 Horace 作媒,最後有情人終成眷

攝影: [email protected] Graphics

【文:門徒Peter】

《俏紅娘》,香港話劇團製作,文化中心大劇院上演。觀賞場次,一月二十三日晚上。(Philip 和 John 則看不同場次)。

《俏红娘》是香港話劇團今個劇季「曬冷」之作,以大場地、參演人數眾多,再加上外援如羅敏莊等,然而效果是有點令人失望的。

廣告

正如之前對《盲女驚魂》的觀後感所言,「經典文本,當然有重演的價值。問題在於是怎樣的文本,和以怎樣的手法。」重演經典文本是常有的事,但總要與觀眾或演員能夠引起共鳴,而《盲女驚魂》,又或是今次的《俏紅娘》,正正缺乏此點。

文本的舖排已經叫人看得縐眉頭。首場 Dolly 在窗邊對亡夫的禱告,看似深情,一邊說最愛的是亡夫,但另一面卻說準備好接受愛情,盼望亡夫給指示,說穿了還不是努力「營銷」自己出去,絕對的發姣恨嫁的表現。既要建構 Dolly 的深情,卻又要表達其求愛慾念,已經事倍半功。之後又有貪錢、「撈好多瓣」的描寫,要觀眾認同、或投入 Dolly 的感受中,是頗有難度的。

廣告

角色不討好其實也不一定等於文本不吸引,(例如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的女主角 Blanche 或 Stanley 也不是什麼可愛角色),但文本的發展起碼要合乎情理。但為什麼 Dolly 的鍾愛對象一定要是 Horace 呢?既要設定 Horace 是一個刻薄的守財奴,甚至在揚克斯鎭於 Horace 的鋪頭遇上 Cornelius 和 Barnaby(訴說老闆刻扣人工等事);也只是進一步揭示他的刻薄及計算。當中 Dolly 傾心的過程又沒特別的轉折處理。為什麼 Dolly 會對 Horace 特別獻媚以致傾心,沒解釋!Dolly 甚至要設法令 Horace 放棄顧客與服務提供者的關係,一心要 Horace 當她是女人,當中的動機,找不著!Horace 才剛當面向 Dolly 說一百年後也不會娶她,轉瞬就向她求婚,當中亦無鋪排,不明白!

文本有先天不足,實有賴導演理順填滿當中的空間或不合理之處,我們能輕易指出以上各種不明解之處,可窺到導演未有作出妥善處理。而整套的亮點,只落得是大堆頭之作。人物設定平面,固然乏善足陳,Dolly 是應變能力強、恨嫁;Horace 的嗜財;甚至 Irene Molloy 不甘心被視作剋夫,都只是用台詞或歌詞交代,缺乏刻劃。(「講咗就係」式的處理)而背景已經是老遠,人物性格又未見可愛,或引起觀眾的共鳴或投入,形成觀眾很疏離地如看四十年代的荷李活歌舞片。故事 out 但又沒有當代的處理。不是說歌舞片沒價值,而是沒賦予其新的演譯手法、切入角度又或是注入新原素,如此的重演,價值在哪?

Dolly 回到從前最喜愛的和諧飯店

攝影: Cheung Chi Wai@Hiro Graphics

Dolly 回到從前最喜愛的和諧飯店

攝影: Cheung Chi [email protected] Graphics

Musical 的成敗很大在於歌曲,如《一屋寶貝》、《遇上 1941 的女孩》2000 年版本都是成功的例子。《俏紅娘》Chorus 部分往往音階很高,恍如尖叫,聽不清他們在唱什麼,只見他們用力的唱,但效果未如理想。(門徒Philip說:明明在看廣東話的 musical,但聽不清楚歌詞的程度恍如在話自己睇緊意大利歌劇都得!見到他們落力地唱,而又聽唔到他們唱乜!)

歌詞部分可能是一個比較顯眼的敗筆。有時用書面語,有時又加入廣東話的口語,風格固然不統一。而上文下理的連接總給人怪怪的感覺,上二句說情,下二句可能寫天氣、天空,雖說可以是比擬或引伸,用以形容心情;但用詞又未能顯示是引伸。於是給觀眾 choppy、左一抓右一撮的感覺(有部分有啱音就填入去,上文下理不通順的感覺)。有些用語亦有點奇怪,如有朋友看見連出了幾句「貴族血」而質疑中文有無此用語?(我估計是翻譯 Blue Blood, 但 Blue Blood 可以譯作貴族血統或貴族階級,但可以省略至變成「貴族血」嗎?)在 musical 實有倚賴利用歌詞推展劇情,起承轉合,甚至帶動情緒。但此劇的歌詞似乎未能做到。

門徒 John 提及 musical 有時是靠演繹,讓觀眾就算聽不到詞也進入氣氛,但今次的歌詞沒有深層的演繹處理,俗話說就是「靠演員死唱爛唱」。

台位也是另一死結,固然大部分台位是二缐排開,又或是 U 形的梯级(John 說很有高志森的 signature 台位 !)燈光的陳焯華一向是高手,不知怎麼的變得平平無奇(但同一期間上演的《紅樓夢》卻打燈效果好得令人動容!)

Peter 看的一場,有聲效的問題,往往音樂聲蓋過演員的歌唱聲,又或是只聽到他們在唱(明明是唱廣東話)但又聽不到他們唱乜?(已經是大堂正中的最貴門票)。然而其他門徒看的場次又問題不算嚴重,相信是個別場次的問題。但大部分演出是以唱流行曲的方法去唱,唯獨張雅麗的唱腔有所不同(出咪的效果最好)。奇怪的是 Peter 在過去幾年看了鄭君熾不下數次的演出,每次唱功演出均有一定水平,今次也遜色,唯有怨都是音效惹的禍。

在演員演出方面,完全看到體會到演員們在付出一百二十分的努力(尤其羅敏莊的努力!),但令觀眾縐眉頭的是一套喜劇的 musical,看不到演員們從心演繹的歡欣。而且台上雖然載歌載舞,但交流卻少,門徒 Philip 說:Dolly 同 Horace 都好似唔係好熟,嘩,一瞬間就要結婚去了!這顯然非演員之錯,非戰之罪,的確太多事情未處理就放上台上演出去了。

 

(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