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書・人】專訪何慶基:藝術行政不止賣飛 策展人須提出文化視野

2016/8/22 — 18:38

曾任香港藝術中心展覽總監,現任文化管理文學碩士課程主任的何慶基

曾任香港藝術中心展覽總監,現任文化管理文學碩士課程主任的何慶基

【說書‧人】系列:訪問作者,介紹新書。說書,也說人。

八大院校近年相繼開辦文化管理課程,每年畢業生數以百計。以西九文化區早前招聘助理策展人 (assistant curator) 為例,就吸引接近 2,300 人應徵。

對,是二千人爭一個位,一份藝術文化的工作。

廣告

你可能浮現幾個疑問:(1)香港有那麼多人立志投身藝文界嗎?(2)符合資格的人有那麼多嗎?(3)其實策展人做甚麼的?

曾任香港藝術中心展覽總監,現任文化管理文學碩士課程主任的何慶基,近日出版新書《拆拆剪剪——何慶基展覽策劃故事》分享在港從事策展工作超過三十年的經驗。他感嘆,香港目前的文化管理和藝術行政,往往離不開賣飛,一言以蔽之──「全部好技術性」。他認為,策展人應當有能力,居於藝術家和觀眾之間,以展覽回應時代,提出新穎的文化視野。

廣告

滿城盡是策展人之後

策展人 (curator),意指藝術機構的管理人,同時擁有演繹文化藝術藏品的能力。20 世紀初,藝術家開始兼任策展人,例如印象派的首場畫展,就是畫家自發策劃舉辦。隨著藝術機構發展得愈來愈大,運作愈來愈複雜,策展人的身份逐漸進入專業化階段。

何慶基 2010 年曾經發表文章〈滿城盡是策展人〉,分析西九文化區落實推行以來,「到處都有人以策展人自居」的現象。事隔六年,他認為西九在港製造藝術狂想 (fantasy),吸引了外國藝術品牌進駐,院校紛紛開設文化管理課程,製造出一片「藝術遍地開花」的局面。

「做策展人好容易。喺冷巷掛些畫,印些卡片,就可以了。策展人的身份突然好濫,是多了機會,可以試,但也有危機,就是人們沒有發現搞展覽的複雜性。」

近年大小藝術機構都喜歡邀請「獨立策展人」籌備展覽,當中更不乏主打年輕策展人的計劃。看似機會處處,但何慶基不感樂觀。他指出,藝術機構一般以項目資助為生,「找到錢,就找個客席來幫幫手」。策展人受命以來,通常只有三個月時間準備,訂立題目,找適合的藝術家。

「心情急躁,總是在趕時間。即使找到有趣的議題,也因為太短時間,研究不足,結果展覽沒有充份的演繹,很多都質素偏低。」

時間所限,香港的策展特色於是傾向行政管理。何慶基眼中,所謂「文化管理」或「藝術行政」,不是市場營銷,就是品牌形象,「全部好技術性,而且都未到好專業的層次」。他不否定展覽有推廣的需要,但認為一場展覽的好壞遠不止於此。他指出,典藏管理、裝箱運輸,甚至保安,各個層面都需要專人負責,「而策展人正是這些人的領隊」。

何慶基認為,策展人一定要懂得藝術行政,寫計劃書、找贊助人、管理人事等等,「但如果只停留在這個層次,永遠都只是行政人員」。他直言,策展人更需要理解藝術、觀眾的期望,以至整個社會文化的現象,從而通過展覽提出新視點,「超越藝術行政,正是今次出書想呈現的策展人面貌。」

策展人漸受重視之前

「每個機構的特色和觀眾都不一樣,策展人跳來跳去,好難發展到演繹文化的關係。」何慶基指,物理空間和機構的變化,影響著策展人的規劃,故「獨立策展人」漸成風氣,其實並不理想。

回歸前後出任藝術中心展覽總監的何慶基,憶述當年尚有全職策展人的職位,讓他可以作長遠規劃,針對時代環境去做展覽。就像踏入九十年代之後,他以「香港文化系列」串連藝術中心的展覽,集中討論香港人文化身份。廿年過去,他感嘆今日藝術中心連「展覽總監」一職不見了,只剩下「展覽技術部」,其他統統以「節目」主導,難以再作有系統的中長期規劃。

何慶基認為,策展人的工作,就是將藝術帶去觀眾那裡,中間每一步都不只是執行,更多是思考。從最開初藝術的定義,到怎樣選擇展品,然後如何串連展品與香港文化,面向甚麼觀眾,甚至怎樣佈置空間,如何陳設展品,他直言:「每一項都涉及價值判斷。文化管理不只是做推廣宣傳,所以我總是覺得應該是『文化中介』,而非『文化管理』。」

演繹文化的過程複雜,何慶基直言最需要處理的是道德議題。策展人沒有專業資格考試,道德操守依賴從業員自律。藝術品獲得大型藝術機構收藏之後,同類藝術品的市場價格自然上升,故博物館管理購藏的職員應該避嫌。美國有法例打擊人們以非牟利免稅機構賺錢,但香港沒有相關的規定,何慶基認為,責任在於個人。「道德的事,大家有個共識就好,最重要還是同業互相監察 (peer group pressure)。」

隨著大型藝術三年展和雙年展愈開愈多,博物館和藝術機構遍地開花,何慶基相信展覽愈多,策展人的角色愈是重要。藝術大師的作品不斷陳示,策展人的演繹功夫考驗就更大;藝術新晉的作品,亦需要策展人的全新定義。西九文化區 M+ 展亭首場展覽開幕在即,M+ 博物館的新任總監亦將於年底上任。他認為,香港培養本地策展人之餘,亦需要加強不同崗位的藝術行政人員訓練,才能夠減少輸入海外專家,真正做到建構香港人自主的文化設施。

任教文化管理接近十年,何慶基樂見年輕人對於藝術行政和策展工作感興趣。他笑言,過往覺得出書「浪費紙張」,或者是「自大狂的表現」。教書之後,他卻認為書本是學生重要的啟導,「我們需要培養新一代,希望透過書寫過往的策展經驗,用比較批判的角度看展覽背後的運作。至於技術層面,我還想寫另一本書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