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書‧人】專訪黃慧妍:繼續創作與否,不以丈夫兒子做藉口

2016/9/21 — 18:19

背景圖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背景圖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說書‧人】系列:訪問作者,介紹新書。說書,也說人。

大文豪莎士比亞如果有個同樣才華橫溢的妹妹,她會像哥哥一樣以文學為名嗎?

不會。女性作家吳爾芙 (Virginia Woolf) 的答案直接。女性被要求承擔家務,叫她們無法專注閱讀和寫作。1929 年,她在散文集中提倡:女性若想從事寫作,必先擁有屬於自己的房間。

廣告

吳爾芙的書寫,距離今天幾近百年,但我們對於女性社會角色的想像,似乎沒多大改變。當然,女性今天外出不用取得丈夫同意,她們婚後可以繼續工作,但家務仍然是妻子肩頭上重擔。成為妻子,成為母親,幾乎是女性必然為家庭作出犧牲的代名詞。

「做人不是為別人犧牲自己」

廣告

「普遍嚟講,社會對於媽媽嘅角色唔太理解,對於一個媽媽想過返自己的人生,亦不理解。」藝術家黃慧妍說。

時間是一大改變,尤其是獨處的時間,婚後減少,有了孩子就更少,日子「撼撼聲就過」。她笑言自己「都好想出街,但真係無時間。」兒子出世之初,黃慧妍減緩創作進度。她承認,應付創作和家事,體力消耗固然多;一個人靜下來思考的空間,更是有限,「我宜家要求都好 humble 㗎喇,你俾一兩個鐘頭我就 ok。」

黃慧妍,《有些事情透過祖母來完成,有些事情透過聖母來完成。》(2016) (攝:Michael CW Chiu,相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黃慧妍,《有些事情透過祖母來完成,有些事情透過聖母來完成。》(2016) (攝:Michael CW Chiu,相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雖然如此,黃慧妍認為創作進度減慢,家庭不是唯一的考慮,「當時創作上好多嘢未諗通,咁啱停左」,加上展覽邀約不多,而自己時間又有限,「所以就不如湊仔先啦,不如返吓工先啦。」

外人看來,總是覺得黃慧妍為家庭「犧牲」創作,而她自己看來卻是:「就算沒有結婚生子,這幾年的藝術發展都會放慢。」她認為,自己做不好就當直接承認不足,如果說成「結婚生子,犧牲事業」,笑言:「好似借咗佢哋(丈夫和兒子)嚟做藉口,佢哋兩個好似食死貓咁」。

「係選擇,free will 嘛,唔係犧牲。我都做過人哋個女,你唔好講話,為咗我,你犧牲咗啲咩;或者因為生咗我出嚟,你無時間去街。如果你係咁反感,你就唔應該咁委屈自己去做。」

已婚,育有一子。她是人妻,也是人母,更是藝術家。

黃慧妍今年年初接到 Spring Workshop 的個人展覽邀請,便打算以創作表達自己對身為人母 (motherhood) 的思考,並出版小誌 (Zine)──《決定A可以做成作品前十秒》,解構創作背後的每一個決定。

 

「無法抽離自身創作的藝術家」

決定做不做一件作品,經過十秒的考慮。決定創作,再決定成為藝術家,每一個選擇影響著今日黃慧妍的塑成。

回溯創作之途,大學修讀藝術的黃慧妍坦言,當時沒有成為藝術家的打算,笑言自己「懵盛盛」,認識的藝術家都是學校老師,說:「想像不到香港有人做藝術家」。直至大學最後一年,她同時收到 1a space 和文化博物館的展覽邀請,「原來做展覽有錢㗎喎,咦?(做藝術家)都可能行得通喎」。

畢業後,黃慧妍選擇繼續升學,心想:「讀埋個 master,再拖延吓時間先啦」。她承認,年輕時可以靠好少錢生活,一邊做展覽,另一邊做兼職,日子就不知不覺過去。對於未知的未來感到恐懼,不斷問自己藝術的定義、做藝術的原因,她形容自己曾經歷那個「年輕而矯情的時代」。

黃慧妍,《不要抗拒閃電,即使看來要劈在你頭上。》, 2016(攝:Michael CW Chiu,相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黃慧妍,《不要抗拒閃電,即使看來要劈在你頭上。》, 2016(攝:Michael CW Chiu,相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從矯情到無法抽離自身,黃慧妍說:「宜家會覺得是但啦,煮到埋嚟就食,接受咗,或者宜家唔諗咁遠,只係諗呢一刻。」她又以寫作為喻,指最近應邀以藝術家身份書寫當下的時代挑戰。參考其他作者的文章時發現,大家分別提到博物館發展和亞洲政治困境等議題,她看著不禁吐出一句:「讀過 master,一定寫到呢啲文章,只是我唔想寫,而且好清楚自己唔會寫得好」。

做作品也一樣,黃慧妍認為必先從自己身上找到相關的經歷,才會真正動手做,「咁樣做出嚟會比較誠實」。就像今次的展覽,涉及母性和恐懼,創作起源一一來自她的人生。藝術不一定要「好巴閉」,吸引好多人來看,而是一種表達自己的方式:

「人大吓大吓,就會有個感覺,你可以做到啲咩,就唔會浪費人生。唔一定人人一樣,有啲人可能係沖杯咖啡,而對於宜家嘅我嚟講,嗰樣嘢就係藝術。」

藝術家黃慧妍
(圖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藝術家黃慧妍
(圖片由 Spring Workshop 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