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家老婆上錯床》錯摸鬧劇漫談

2016/6/15 — 9:46

《誰家老婆上錯床》劇照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誰家老婆上錯床》劇照
(圖片來源:香港話劇團 facebook)

近日「香港話劇團」演出了《誰家老婆上錯床》,這是英國著名的偷情鬧劇 Whose Wife is it Anyway? (又名 Out of Order)。其實今次是重演,因為早在九十年代末已由楊世彭翻譯改編及導演,先在台灣演國語版,同年由「香港話劇團」演粵語版,都很受歡迎。隨後楊世彭還製作了北京版。

隔了十多年,楊世彭再在台灣和香港搬演此劇。粵語版在香港大會堂劇院演了十多天,我看最後第二天的下午場,觀眾擠擁,笑聲不少。

《誰家老婆上錯床》除了大玩偷情錯摸,也諷刺政客。話說議會爭辯之際,風流政客與敵對黨女秘書在酒店開房幽會,那知雙方配偶也跑來,還有政客助手及女護士,於是互相隱瞞,搞成亂點鴛鴦的滾雪球笑料。加上房中一個不明來歷男子的「屍體」,搬來搬去又死而復生,十分搞笑。

廣告

背景由倫敦改為台北,重演版再改編為民進黨蔡英文上台後的今時今日。酒店服務員名叫「英九」,政客「楊世洲」的粵語諧音抵死,亦拿「楊世彭」自開玩笑。一個酒店房內弄出連串烏龍撞板,結局皆大歡喜。

此劇純屬通俗胡鬧,還略有「低俗喜劇」成份,總之無傷大雅得啖笑,不能苛求高級精警。辛偉強、陳煦莉、劉守正、高翰文、王維等演員都經驗豐富,駕輕就熟,由頭到尾做到熱熱鬧鬧。

廣告

西方這類錯摸、偷情的喜鬧劇很多,過去香港翻譯演出也不少。印象中《蝦碌戲班 (Noises Off) 》特別過癮,粵語版由八十年代以來上演過很多次。此外,《花心大丈夫》、《嬉春酒店》、《撞板風流》等也曾多次重演。

實際上,香港片很早也有偷情鬧劇,往往受西片影響。例如 1964 年《男男女女》,就搞出專供花心丈夫們偷情的「男人俱樂部」,被太太團查出,拉大隊前往捉姦。奇怪的是該片由左派「華南影聯」繼《豪門夜宴》後拍成,朱石麟、李晨風、李鐵、胡小峰、唐龍、盧敦聯合導演,大批國語粵語片影星合演,包括吳楚帆、張瑛、白燕、苗金鳳、傅奇、韋偉、高遠、朱虹等。

《男男女女》其實拍得差,但當年賀歲賣座,可見文革前香港左派電影也很注重通俗娛樂。 2003 年彭浩翔的偷情群戲笑片《大丈夫》,就跟《男男女女》同類,不過靈感來自六十年代楚原的《聰明太太笨丈夫》,楚原的靈感則來自美國片《風月寶鑑 (A Guide for the Married Man) 》。

說起來,中國傳統小說和戲曲亦頗多情慾傳奇,《西廂記》便是幽會偷歡喜劇,《水滸傳》的潘金蓮與西門慶偷情殺夫很經典,充滿色情勾引的《肉蒲團》多次搬上銀幕。當然,通俗戲曲更多是宣揚忠貞真情,戲弄花心偷情漢,懲戒強搶民女的惡霸。特別盛行亂點鴛鴦的錯摸喜鬧劇,往往男扮女,女扮男,大玩假鳳虛凰,像《王老虎搶親》、《花田八喜》,而至《鳳閣恩仇未了情》等都是。

九十年代很賣座的港產片《家有囍事》系列,是現代錯摸情緣鬧劇,亦拍過古裝《花田囍事》。踏入二千年後,這類時裝古裝搞笑片多了大陸市場,可是越搞越兒戲馬虎,現已少拍。

香港原創的舞台劇方面,也有錯摸搞笑,不過玩偷情沒有西方那麼普遍,較多是謀財爭產,例如司徒偉健編劇的《頭注香》。去年看到陳小東編劇的《祠堂告急》亦大玩錯摸撞板,還像《誰家老婆上錯床》玩出一具疑似「屍體」,同樣搬來搬去又死而復生。去年鄭偉國編劇和主演的《斷到正》則有誤會偷情,引發出連串怪雞錯摸,最後錯有錯着找到真愛,玩得很瘋狂。

近年龍文康編寫的《大龍鳳》、《過戶陰陽眼》和《維港乾了》等麻煩家庭喜劇,也有怪雞錯摸,各有變化和諷喻,亦有香港特色,都獲好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