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掌過去 誰掌未來?小評金像獎頒獎典禮2017

2017/4/10 — 20:23

一年一度的電影金像獎又再一次結束,而以下是本人一些簡單觀察。

1.《美人魚》《七月與安生》是充滿港味的合拍電影代表的是北進想像,可惜兩者在港的口碑卻不及《樹大招風》《點五步》及《一念無明》等充滿本土情懷的電影。明顯地,從文化研究角度看,港人的本土意識愈來愈濃烈。

2. 當我們嘗試盤點去年的港產片,尤其前述的所謂本土情懷系統,大致會發現兩大主流,其一為關社派,當中包括《大手牽小手》《幸運是我》及《一念無明》,至於《樹大招風》和《點五步》則較明顯強調香港本土歷史的重塑,我姑且稱之為歷史派。有趣的是,關社派得到的迴響並不如歷史派大,而得到廣大網民支持,最終亦能得到較多獎項的《樹大招風》,其諷喻更是力度最大,甚至因為題材敏感而無法在大陸上映。更值得關注的是,繼上屆《十年》後,今次已是國內媒體連續兩屆將最佳電影「從缺」。港中之間的矛盾,撇開政治立場產生的分岐,也逐步演變成品味和意識形態之爭。

廣告

3. 若果《十年》代表的是香港人對未來的焦慮不安,《樹大招風》呈現的便是對過去的反思和自省。事實上,港人在三大賊王的失敗經驗中,不難找到自己的身分認同,例如影射賊王轉型做大陸生意遇到挫折的章節,便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而透過導演在銀幕上的虛擬重構,再配合現實中親身體驗的打壓,正好強化港人對昔日老好日子的緬懷,及對現狀的不安。

4. 《樹大招風》得獎,必須多謝演藝學院及浸大電影電視系等學院派,以及杜琪峰和鮮浪潮。他們培訓了一群有心有力有視野又有經驗的新一代電影人,為瀕危的香港影視產業注入新希望。但願他們能帶領香港電影業成功轉型,因為觀乎得獎結果,香港女主角已經青黃不接,有能力競爭的都已經是老角,題材亦局限於老弱病殘者,而新一代女角已經被來自兩岸三地的女孩取代。至於男角們,不論主角及配角,也明顯有老化傾向,影業人士必須留意盡快尋覓人才。

廣告

5.必須多謝大陸再一次禁播香港人的最佳電影,因為這正好表現一國兩制下兩制應有的獨特性,亦正因為不用顧及國內市場,港味才能完整保留。事實上,今年的新導演輩出,可塑性甚大,香港影視娛樂產業必須善用這轉型機會,好好思考自身路徑。

6.談到港產片的路徑,甚少港人看過的《湄公河行動》可能是指標之一。其意義在於以港人拍攝娛樂片的技術協助黨國拍攝具娛樂性的《法治在線》,以配合提升國家軟實力的任務。對於圈中不少常把愛國主義掛在嘴邊的電影人,這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機遇。反之,近年一度成為熱潮,具有中國特色的特技特攝電影,例如不同版本的西遊記,平心而論,已經漸漸被觀眾唾棄。「錢多人蠢快來」的圈錢舊法,最終只會進一步蠶食東方荷里活這個早已褪色的老招牌。

7. 專業開放國際化的城市想像,仍然是香港電影乃至各行業賴以存活的重要支柱,以本土情懷為主軸的小本作品,始終無法支撐整個電影工業的發展。問題是,近年過分依賴國內資金來源,反過來影響創作空間的困局,明顯削弱了香港影視產業的魅力和獨特性。值得期待的是,近年愈來愈多外國電影公司選擇來港取景以便進入大陸市場,正好反映香港流行文化市場仍有可為,如果港人因為種種政治因素無法自行重寫本地題材的故事,將創作背景推至未來又是否可行?以虛擬情節拍攝港版科幻影片以未來諷今又是否可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