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怪獸?《思.裂》影評

2017/1/23 — 12:15

《思.裂》劇照

《思.裂》劇照

【文:依曉】

我彷如一朵溫室小花,從來都不愛看驚悚片,對恐怖片更會敬而遠之。也許是因為我的世界只容得下快樂、溫情和浪漫。那怕只有一丁點的驚嚇元素,都只會褻瀆了我的美好幻想。

不過,這次我卻爽快地購票進戲院觀看《思.裂》(Split) 。原因有二:男主角是由英國演員James McAvoy飾演,而我十分喜歡他在《贖罪》(Atonement) 的演出。另一原因則是電影預告已經充滿張力、非常吸引。

廣告

《思.裂》是新上映的心理恐怖驚悚片,由美國鬼才導演沙也馬蘭 Night Shyamalan執導。電影中男主角童年時曾被父母虐待,後來患上多重人格,使他同一個肉身附載了二十三個年齡、性別、性格、智力、體力、興趣迥然不同的人格—— 他時而是個九歲的小男孩,時而是個古怪的女管家,時而則是有潔癖,喜歡看祼女跳舞的男子;幸好,在心理醫生的輔導下,他能夠控制他的多個人格,並且展露出他的主人格(主人格是在大部份時間主宰意識的人格)—— 一個才華洋溢的時裝設計師。

電影一開始,三個女高中生在停車場被男主角綁架,然後囚禁在一個地下密室裏。囚禁過程中,男主角曾展露三個比較「叛逆」人格,而三個少女想盡辦法逃脫,但屢試不果。與此同時,男主角的主人格及其他「正義」的人格,向心理醫生發出求救。醫生發現了男主角所做的惡行,但此時男主角的第二十四個人格誕生,男主角已成為一隻會爬牆、殺人、吃人、甚至刀槍不入的「怪獸」。

廣告

真實抑或是幻想?

我覺得前大半部電影都頗為「make sense」地訴說一個人格分裂症患者的成魔之路。電影也有交待男主角小時候受到家暴,導致他人格分裂。在現實中,確實是有理論認為多重人格與童年時受到的身體虐待、情緒虐待,以及強大壓力相關。而電影中,男主角的「原人格」(原人格即未產生多重人格前的人格) 猶如「鬼上身」、「斷片」、失去了時間的觀念、不知道其他人格的所作所為,在臨床醫學中的某些嚴重案例也有以上情況。

不過,到了男主角變成肌肉發達、青筋滿佈、活像蜘蛛俠和狼人合體的一刻,我不禁問:人格分裂症真的會使一個人成為會吃人的怪獸嗎?電影中的心理醫生認為人格分裂患者能夠控制體內不同化學物的濃度,令自己呈現不同的身體特徵、智力、喜好。甚至,她指曾經有位盲人,分裂出來的其他兩個人格視力正常。在現實在是否真的如此,就只能留待相關專業人士解答。

誰是怪獸?

有些影評形容《思.裂》是「禁室驚恐片」,的確這部戲令我想起《末世街十號》(10 Cloverfield Lane);但在我而言,禁室驚恐只是一個呈現故事的方法,但電影所帶來的衝擊及迷思不僅如此。

讓我們先撇開男主角所變成的「怪獸」是合理可行,抑或只是電影製作人的異想天開的問題。亳無疑問,怪獸是男主角所分裂的終極人格,但這是他的錯嗎?一個患有嚴重心理疾病的男子,而且這病是屬於醫學上有待探索的一塊,我們能怪罪於他嗎?

因此,問題並不是誰是怪獸,而是誰製造怪獸。

縱使男主角患有人格分裂症,但他本來就如你我般生活,穩定且踏實地在動物園工作。令男主角突然「脫軌」,變得暴力、偏激,是因曾經有兩名到動物園參觀的女高中生,捉住男主角的手,去摸她們的胸部。男主角受辱,亦令男主角憶起童年受家暴的經歷。這些事都令他深信唯有變成怪獸,才可以保護自己,免受外界的傷害。他更認為受過虐待,以及患有人格分裂的人是「高人一等」,因為那些恐怖經歷釋放了受虐者的潛能,成為更強大的自己。接着男主角的某幾個「壞」人格助紂為虐,不停地深化男主角的這些觀念,後來更失控變成一隻活生生的怪獸,傷害和吃掉「不純潔」的人—— 那些未曾受過心理或生理虐待的少女。

怪獸形成的一刻,並不是他顯露出獸性、失控的那一刻——在男主角受家暴時,怪獸已潛藏在他的心裏。而當兩名女高中生把非禮當作玩笑時,她們喚醒了他受虐的記憶,也喚醒了他心中的怪獸。此時,會否怪獸就是男主角的父母?會否怪獸就是那些把非禮、肉體上的侵犯、精神上的虐待不當作一回事的人呢?會否就是現今社會上的施虐者在製造怪獸?就如某些受過暴力虐待的人,或會比平常人更有暴力傾向。同樣地,男主角由被虐者,成為折磨少女的施虐者,不就是一個惡性循環嗎?

電影中的心理醫生相信多重人格是一種真實存在的心理疾病,但卻處處遭到別人質疑,甚至否定她在輔導病人時的發現。會否就是漠視問題存在的人,正在製造怪獸?或許正正因為他們輕視有如男主角這樣的病患者,才令他的情況愈加嚴重。

男主角後來逃之夭夭,媒體廣泛報導時,不忘為逃犯添「花名」,戲謔一番。坐在餐廳裏的女食客想起多年前也曾經有個類似的案例,她一開口便問那人的「花名」是甚麼。會否製造怪獸的就是那些漠視問題,只顧為別人貼上標籤的我們呢?

或者,製造怪獸的人,跟怪獸無異。

 

作者簡介:九十後澳門人,在澳門生活了五份之四的輩子,現在花五份之四的日子學習在香港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