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小丑的起源(中): 瘋狂的序幕

2019/11/7 — 18:10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電影《Joker 小丑》劇照

(筆者按:以下內容含美國2019年電影《小丑》及部份相關《蝙蝠俠》電影的嚴重劇透,敬請留意,讀者宜自行斟酌閱讀)

添布頓版本拍了前後兩集的《蝙蝠俠》電影,之後雖然還有兩套蝙蝠俠電影,但直到 2005 年基斯杜化諾蘭《蝙蝠俠》三部曲問世之前,添版的蝙蝠俠和小丑(還有蝙蝠車)始終勘稱經典。

《黑夜之神》的小丑 一字記之曰:「狂」

廣告

而小丑,在諾蘭版二部曲《黑夜之神》(The Batman:Dark Knight)中再度登場,由希夫烈達飾演,諾蘭版的小丑,設定還原為迪林傑式大犯罪家的本色,在首部曲《俠影之謎》( Batman  Begin)最後一幕,警長占戈頓(Jim Gordon)向蝙蝠俠以:Now, Take this guy, armed robbery, double homicide, got a taste for the theatrical like you......(筆譯:「以這傢伙來說,持械行劫;濫殺無辜,而且又像你一樣愛玩變裝秀」) 的描述來介紹即將在下一集出場的小丑。到二部曲《黑夜之神》一開場首度三分鐘就設計了一場精心策劃的銀行劫案(正確來說是黑幫地下錢莊)、之後與黑幫談判(又正確來說是勒索黑幫) ,一言不合便將黑幫殺死、為了逼蝙蝠俠以真身示人而不斷濫殺無辜,更因而殺死了蝙蝠俠青梅竹馬的霧水情人瑞秋,同時又將葛咸城未來的正義希望;蝙蝠俠一廂情願的接班人,人稱白武士的檢察官哈維丹特(Harvey Dent)逼瘋而成為雙面人,最後更在渡輪上放置炸彈,以發動恐怖襲擊,挑動群眾恐慌情緒,將葛咸城市民和警方玩弄於股掌之中,殺人放火的形象雖然深入民心。

比起傳統的小丑角色只是發放笑聲炸彈逼瘋別人外,希夫版小丑更懂得製造恐慌,操弄人心,他的犯罪,基本上毫無章法,並不能按常理推敲他的犯罪意圖,正如在《黑》片中,由米高堅( Michael Caine )飾演的管家艾佛( Alfred Pennyworth ),在劇中和韋恩討論小丑的犯罪時,曾直言:「有些人要的東西不是金錢,不能收買也不能威脅,更不能跟他講道理,也有些人只想看到世界陷入混亂。」簡單幾句,已清楚說明了希夫版小丑的特質。一字記之曰:「狂」。

廣告

小丑 — 恐懼心理的折射

2001 年,美國遭受 911 恐怖襲擊,恐怖份子首次以騎劫的民航客機撞擊大廈,地標建築瞬間在眼前消失的科幻電影情節活現眼前,震撼全球,這場史上甚是瘋癲的極端行徑令世人深深受創,至今亦末能撫平。諾蘭版的蝙蝠俠,從首部曲《俠影之謎》開始,本身就是對「恐懼」的一場探討,希夫演繹的小丑,邪惡而帶失控的瘋狂正是本世紀初的人們恐懼心理的折射,在小丑掌控下的葛咸城也是當下世界的寫照,當然希夫本人也是當年的話題人物,精湛的演技加上個人真實的心理狀態演活了癲狂的角色,將小丑的萬惡推至極致,成為繼積尼高遜後的小丑經典,希夫烈達本人亦因小丑一角而追授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的最佳男配角,而隨著希夫自殺,絕大部份影迷深信「希夫之後無小丑」。小丑似乎也成了絕響。

希夫版的小丑,演活了小丑「瘋狂」的特質,這時世人彷彿才意識到:「這個人是有病的」。80 年前,小丑的創作人不知道是否曾經或有有一剎思考過這個問題。即使有,也肯定不是這個模樣。這是拜上世紀心理學,特別是精神分析學派( Psychoanalysis )的研究所賜。心理學的長足發展,為小丑的創作者們提供了豐富的資源,而導演諾蘭不少作品如《凶心人》( Memento )、《白夜追兇 》( Insomnia )等作品本身就已經很擅長這些深刻的心理學描寫,從而令這個角色越來越立體,也越來越真實。希夫版小丑是「小丑精神病論」的肇始者,但只能透過不盡不實的自述稍稍涉及部份童年經歷(如父親酗酒、母親遭家暴之類;不少當代心理學理論都深信這類童年經歷和創傷是心理病的成因或精神問題的成因),但基本上未有明確定義他犯的是哪種精神病(除了在審訊室與蝙蝠俠對白的一幕,曾譏諷自己和蝙蝠俠蝠俠都有易服癖外),諾蘭仍保存了小丑謎樣的身世和背景。

小丑與精神病

近年,關於小丑一角再出現的影視作品,要數《自殺特攻隊》( Suicide Squad ),但那套電影的焦點,在於瑪格羅比飾演的小丑女(或瑪格羅比本人);小丑只算是花瓶,按下不表。但不得不提的,是 2015 年推出的以童年蝙蝠俠布魯斯偉恩,和年青版警探哥頓為主線的前傳式電視劇《葛咸城》(Gotham),該劇野心勃勃,幾乎所有《蝙蝠俠》出現過的經典角色如管家艾弗,貓女,毒藤女,謎語人,企鵝等都從童年開始登場,當然不能缺少的是布魯斯宿敵小丑,《葛咸城》的設定有利承繼希夫版小丑的小丑精神病論的話題,《葛》劇中小丑的病態童年進一步地形塑了他的成魔之路。為小丑瘋狂的特質架設了更具說服力的背景。小丑和精神病的關係已經密不可分。只是,本劇屬獨立創作,《葛》版小丑雖立體但過於獨立,其身世故事固然相當爆炸性,很難再有發展空間,但作為小丑精神病論的探討,筆者認為創人作了一次很好的嘗試。

真正對小丑及其精神病源的探索,就要數這套新上映的,由華昆馮力士( Joaquin Phoenix )飾演的《小丑》,坊間對此劇評價極高,華昆版小丑似乎也成功繼承了希夫版小丑,華昆 馮力士的演繹亦令他很有機會問鼎影帝寶坐,力足壓積尼高遜同希夫烈達兩代影帝!而華昆版小丑已全盤接受了「小丑精神病論」,為其前半生定下了那不可逆轉,悲劇命運的前奏,本劇最先形繪了小丑本人天生腦部一個神經病變的缺陷,引致了那不能自控面容扭曲失笑的問題,再進一步揭露其家庭、身世、遺傳所誘發的妄想症、抑鬱症、又如長年遭受家暴引致的童年創傷而觸發的反社會人格、暴力傾向/自殺傾向等,都在華昆版小丑中或明示或暗示的逐一顯露出來,相當具說服力;宛如一部精神心理問題的案例集成,很值得研究。

美國漢德森州立大學崔維斯.蘭利 教授 (Travis Langley)在 2012 年出版了一部《Batman and Psychology: Dark and Storm Knight.》曾就著八十年來所有在《蝙蝠俠》故事中所有角色的心理狀況進行剖析,即使華昆版小丑還未面世,作者亦只按照過去在漫畫情節(不論是正傳還是外傳)中以及過去電影中積尼及希夫版小丑的表現作分析,就曾認為小丑真正的問題和病狀屬一種躁狂抑鬱症(Bipolar disorder),童年遭受虐待及長期心理壓力(部份亦與遺傳有關)是誘發原因之一,也幾乎是華昆版小丑的劇情內容。

小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