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挪用與抄襲 — 從謝霆鋒到艾未未

2019/2/14 — 10:41

中學時喜歡聽謝霆鋒的歌,會把歌詞抄在課本上,長大後就漸漸把他忘了,也沒留意他煮的食物,最近發現他推出了新歌,歌名叫:「塑造」,KK BOX 的介紹是這樣的:「這是一首向美國搖滾天團 Linkin Park 主音 Chester Bennington 致敬的歌曲 …… 細聽之下,或許你覺得歌曲有著熟悉的旋律、似曾相識的曲風,跟 Linkin Park 風格不謀而合,其實這都是刻意經營……」看罷不禁嘩然,猜想是哪個寫作奇才想出這樣的文案?不過畢竟要像 Linkin Park 也不是易事,相比主音歇斯底里又沙啞的腔調,謝的演繹可算是相當溫文,即使是歌詞,也只是貫徹了謝那種「不理外人怎麼說」的「Chok」,跟 Linkin Park 充滿痛苦和憤怒的吶喊終究不同,倒是編曲方面極盡模仿的能事,令人汗顏。

「塑造」宣傳照 (KK Box)

「塑造」宣傳照 (KK Box)

廣告

Linkin Park 主音Chester Bennington(圖片來源: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722001144-260404)

Linkin Park 主音Chester Bennington(圖片來源: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722001144-260404)

廣告

香港歌手被指控抄襲也不是新鮮事,有趣的是,最近美國流行小天后 Ariana Grande 推出了 「7 rings」,旋律耳熟能詳,副歌 100% 來自 Sound of the Music 的「My Favorite things」,只是歌詞改了,她本人在推特說得輕鬆:「朋友們帶我去Tiffany’s,我們喝了很多香檳。我為大家買了很多介指。這有點瘋狂又搞笑。在回工作室的路上,Njomza 說『Bitch,這會是一首歌lol』,所以我們下午就寫了。」Ariana 的歌加入了大量 Hip Hop 說唱,把原來 Sound of the Music 樸實的郊野氣氛和孩子天真瀾漫的情懷改頭換面,變成描述現代城市女孩透過購物來舒壓。整首歌充滿女性主義的味道,主張女人可以用自己喜愛的方式犒賞自己。同樣說是「向經典致敬」,歌曲推出後叫好叫座,橫掃多個排行榜第一名。雖然另有歌手 Princess Nokia 指控Ariana「7 Rings」的說唱部分抄襲她早前推出的「Mine」,但肯定的是, Sound of the Music 的瑪莉亞不會因為副歌旋律相同而生氣。

Ariana Grandes 與她的閨蜜 (圖片來源:Elitedaily)

Ariana Grandes 與她的閨蜜 (圖片來源:Elitedaily)

我們不禁會想,為什麼明刀明槍去抄,可以比偷偷摸摸模仿更成功?當中審視的準則是什麼?藝術史上有不少成功「挪用」前人作品的例子,最經典的莫過於 Marcel Duchamp 為 Mona Lisa 畫上鬍子,把畫命名為 《L.H.O.O.Q(她有一個騷屁股)》,以挑戰傳統美學和官僚體制。作品出現時引起了不少批評,但作為提出「藝術可以無厘頭」的先驅,這個在當時嶄新的舉動在藝術史上有著重要的席位。

圖片來源:中央聖學子 Facebook

圖片來源:中央聖學子 Facebook

圖片來源:中央聖學子 Facebook

圖片來源:中央聖學子 Facebook

這麼說來,是不是「抄足」、演化出新的概念再加上觀眾受落就算「挪用」成功?2018 年香港藝術家伍韶勁與渠務署合作,在大坑東蓄洪池創作大型裝置作品「大禹之後」,讓觀眾聽著音樂,隨導賞員深入地下,走進從不對外開放的大坑東蓄洪池,窺探這個多年來守護著城市的場域。當時導賞團天天爆滿,隨風機飄起的布在藍光映照下引領觀眾走進歷史洪流,浪漫非常,市民紛紛拿起手機拍照,讚不絕口。然而不到幾天,網上就傳來討伐之聲,指伍抄襲美國藝術家 Daniwl Wurtzel 早在 2000 年創作的作品「Air」。從圖片看來,兩者如出一轍,不過伍的作品有場地之利(漆黑一片,回聲處處的蓄水池),再配合大禹的神話和本城的排洪歷史,站在前人肩上的他所創作的作品內容說不定比前者更豐富 — 當然,他從沒說這是「致敬」之作,而網上流傳原作者 Wurtzel 的回應也是憤怒非常。

圖片來源:中央聖學子 Facebook

圖片來源:中央聖學子 Facebook

相近的情況不時出現,筆者早前路經油麻地,看見開放式藝術空間 PRÉCÉDÉE(簡單來說,是一個面向馬路的櫥窗)正展出葉惠龍的《永續找換店》。場內以霓虹燈招牌展示「永續找換店」的字樣,相當養眼,牆上有兩個屏幕,展示葉分別在中港兩地把港幣兌換成人民幣,又把人民幣兌換成港幣。只要路人駐足觀看,不難了解當中的喻意:在中港來復往返的交流中,有說不清的東西像錢幣一樣逐一消弭 …… 然而我不禁皺眉,事關艾未未在 1999 年做過幾乎相同的事 — 據艾本人的說法,當時他參展威尼斯雙年展,因為不想交際所以在開幕前就逃離現場。他到了聖馬可廣場,看見很多找換店,就拿了一百元美金兌換了別國的貨幣,然後又再換另一個國家的 …… 他不停找換的舉動惹怒了第一間找換店的職員,於是他把餘下的錢帶到另一間找換店繼續兌換各國的貨幣 …… 直至錢少得不能再兌換任何東西為止。艾說的是宏觀的世界關係,他用了 13 張照片紀錄找換的過程;葉展示的則是切身處地的中港關係,使用的媒界是錄像。

 <<Ai Weiwei>> , Hand Werner Holzwarth,TASCHEN

<<Ai Weiwei>> , Hand Werner Holzwarth,TASCHEN

《Ai Weiwei》 , Hand Werner Holzwarth,TASCHEN

《Ai Weiwei》 , Hand Werner Holzwarth,TASCHEN

看罷葉的展覽,我傳訊息給友人:「這樣的找換,艾未未不是做過了嗎?」「你也發現了?」友人說,但他跟葉相熟,忍不住為他護航:「可能他不知道吧 ……」據說葉在內地出生,在香港成長,如此的身份本應是作品最好的呼應,但珠玉在前,還要是艾未未這麼大塊的珠玉,

只能說一句 — 大鑊。

說到底,是「挪用」還是「抄襲」,是「致敬」還是「竊取」,取決於有沒有創新的觀感和啟發,當中既有高低之分,也有旁觀者的主觀感受 — 也因此,才會有沒完沒了的爭拗。

永續找換店

永續找換店

永續找換店

永續找換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