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謝嘉敏《Narrow Distances》

2016/8/26 — 11:10

1、謝嘉敏是香港出生,移民至美國的攝影師。她這輯作品以呈現LGBTQ族群為題,藉徵集被拍者及與他們長時間的傾談,去明白他╱她們是個怎樣的人,及決定拍攝地點。所用的相機是大片幅相機(配上雙面底片匣),拍攝過程需時,有別於數碼相機只講求快、快及快。攝影人像作品,很多時從建立關係開始,以求捕捉到被拍攝者的神態與個人面目;而該輯相以LGBTQ族群為題,更需要這種拍攝者與被拍攝者的對等關係,及彼此的空間。

2、談LGBTQ,根本要討論的地方是態度,對約定俗定框架的偏執、維護、放鬆與對框架或想像以外的東西的接納,及把人與人關係放在對等的位次。欣賞謝嘉敏沒有把LGBTQ放得太大,又希望以作品介入議題,提供堅實的陳述。(有機會去看看她寫的導言,寫得不錯!)

廣告

3、如果把相片放入性小眾議題,後巷、天台(好多張天台)或家居(被拍者的家居?獨居還是同居?)等環境,可有無限詮釋的空間;但如果不把相片緊扣該議題,部分相片其實可以當作是一般人像作品,例如高角度遠景拍攝籃球場;或者,相片可以指向其他議題,例如天台農夫或海外傭工(怎麼會在公園地上躺著睡?)所以,相片本身的指向其實不明確。(還是,她就是想說,性小眾與一般人無異?)

廣告

4、相片本質令人會問相中人是誰,拍攝的地點在哪。我明白謝嘉敏需要保護被拍攝者的私隱,及尊重他╱她們對她的信任。然而,相片以外其實需要多一點點的文字資料,方能更有力地打開性小眾議題的思考與討論。

5、雖然相片的指向不鮮明,但其實仍有不少共通點。例如,受訪的人均表現冷酷(抽煙抽得似演員,而部分人的衣著有點時空錯亂),甚至有點眉頭深鎖;相片滿有壓迫感的,欲言又止。那是因為小眾長期受壓抑之下的普遍神態?

6、或者因為相片的抑壓,偶然的親密(例如牽手、靠近)在展覽中變得特別的甜。

7、後巷中穿上圍裙的是謝嘉敏,她不是「肉類分割員」或廚房工,而她又不懂得中文,故牆上的「二手炮」她應不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