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謝幕考驗 — 古典音樂會的來回謝幕給誰看﹖

2018/7/23 — 14:38

最早期《春之祭》(Rite of Spring)舞劇作品的舞者照片。(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早期《春之祭》(Rite of Spring)舞劇作品的舞者照片。(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古典音樂會中的謝幕,直是一個考驗。

近年筆者邀請更多沒有聽古典音樂習慣的友人出席音樂會,一方面與一些好久不見的昔日同窗敘舊,亦欲意拉攏更多人,進入這個藝術欣賞圈子。而筆者每次都會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在我們的言談之間冒生出來,以下這個,想必定能納入當中的常見問題之中了。

「鼓掌何時才會歇止?」

廣告

「哈哈,不定時,或者說,我也不知道!」

談到謝幕,其實又是另一個赴會迷思。容許筆者在此誇張一點,這個不解謎,堪比埃及金字塔之謎。樂曲甫奏畢,經過數秒演奏廳的迴盪,掌聲自然取而代之,劃破尾聲的一撮寧靜。有時掌聲甚至會夾雜喝采,左一句Bravo,右一句Bravo,已成意料中事。而掌聲一天不止,表演者(指揮及/或獨奏者)便必須進出舞台鞠躬,接受觀眾的讚譽和鼓勵。那是禮儀,不是規則。

廣告

為甚麼觀眾對鼓掌樂此不疲?

短則五分鐘,長則十多分鐘,持續鼓掌,或令雙掌泛紅,彷彿通電似的。但包括筆者在內,很多觀眾視之為現場演奏會的一大享受。事關大飽耳福後盡情報以掌聲,答謝樂師的技藝精湛,答謝指揮的匠心獨運,答謝穹蒼下竟有如斯天才之鬼斧神工,無數答謝,幻化成擊節讚許,直抒胸臆,相對自在。而於古典音樂會中激節(甚至站立鼓掌)絕對不是為了同場加映的幾首安哥曲(Encore),希望你我也沒弄錯,也不會弄錯。

來回謝幕,從來不是一個規則,但令這個程序繼續流衍的,正正因為它不是一則規定。那反倒是一場對表演者和觀眾的共同考驗。

掌聲的考驗

俄國近代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在國際享負盛名,相信即使對名字沒有任何印象,亦必風聞他的《火鳥》(Firebird)和《春之祭》(Rite of Spring)等舞劇作品。據報他曾在日本親自指揮個人作品的首演,而現場觀眾竟然報以長逾三十分鐘的掌聲。略為認識古典音樂的朋友,也應知曉日本樂迷對古典音樂的著迷和狂熱,而且多年人才輩出,但二十多分鐘委實是近代古典音樂的一個記錄。屈指一算,豈不是先後進出十多遍?這真是一場體力的考驗!

但筆者說的考驗,不只體力。

音樂家樂思不同,風格迥異,演出對觀眾自然產生不同的觀感,哪怕是同一首樂曲,亦會有因人而異的解讀方式,對這些解讀,並非人人滿意人人接受,故此決不能滿足所有人的「最愛」準則。古典音樂會中,言語往往不是主角,故樂曲完結後的掌聲,或許成為大眾的喜愛指標。

演奏家必須保持誠懇,每次來回,都是自己努力鑽研樂曲所得的成果,一步一腳印。樂曲完結後,表演者需要來回三至四次,接受來自台下的嘉許。三至四次後,有時掌聲藕斷絲連,似斷又續,或令氣氛變得略為尷尬,但一天還有掌聲,哪怕樂師已然離席,指揮仍需一人昂首踏步,代表樂團接受僅餘的鼓勵。「新世代」德國指揮家蒂勒曼(Christian Thielemann)指揮維也納愛樂,演奏貝多芬全集時就曾經發生了上述的情況。不過,現在為免尷尬情況重現,指揮會在第四次來回後示意樂師可以退席,而觀眾大多亦知所進退,徐徐釋下雙手,好讓音樂會的進程能流暢推展下去;或是滿載而歸,懷着感恩的心情拾步離場。這不是規則,卻是禮儀,摒除明言的待人接物,不打暗語的相處之道。

鼓掌揭示待人接物於無形

近年冒起了另一股意見,指稱來回進出謝幕乃是繁文縟節,認真蒙昧。筆者擔心鼓掌流於行禮如儀,令更多人不知其所以然。事實上,這套演奏會禮儀背後的精神,非但不能廢除,還要將之發揚光大。

先來個眾生相。

有些觀眾,很果斷,樂曲甫完結,也不鼓掌,便旋即離開,頭也不回。

最主流的樂迷,鼓掌兩三遍便已疲累,收拾行裝,準備離去,只待獨奏家(如有)的安哥曲,便是最值回票價的事了。

最後一小撮樂迷,很貪心,獨奏家安哥了兩首,仍不知足,直是為着安哥曲而鼓掌的。當然,戴戴頭盔,筆者難保他們是真誠的忠實擁躉,但撫心自問,當中許多都不屬於這個例外。

從來沒有規則,明文規定觀眾要如何鼓掌,要如何穿著,要如何欣賞樂曲。筆者深信演奏會後來的明文規則(例如禁止啟動發光裝置,禁止拍照,整部作品完畢才鼓掌等教育規定)源於有為數不少,為數不短的觀眾群同樣失禮,才明文溫馨提示的。但我們不應為遵守而守,遵守乃出於由衷的尊重:純粹笑納這個時空間的期遇,樂師、指揮、觀眾的心情和經歷,豐富了現場演奏的樂曲,自己被感動的時候,就擊節讚賞。這只不過是一場試煉,試煉你我的教養,試煉令雙方舒坦的相處方式,試煉我們進退有據,試煉我們靠着第六靈感心領神會。

可是,很不可逆轉地,規則縱慣了大眾,讓大眾過度依賴規定的引導,放任禮儀觸覺漸漸萎縮,故一旦失去規條,你我便彷彿殘疾人士缺了賴以行動的步行器,手足無措,應聲倒地。

謝幕直是一場考驗和試煉。

且說不是所有事物都要規則禁鎖,即使識禮不知書,文化涵養不高,但保持素養高尚,懂得設身處地,知所進退,那麼即使走到演奏廳外,你我也毫不失禮,大方得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