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讀林婉瑜的兩首作品:愛情現場

2016/3/11 — 21:29

林婉瑜 Facebook 圖片

林婉瑜 Facebook 圖片

【文:米米】

《那些閃電指向你》是林婉瑜的第三本詩詩集,整本詩集以愛情為主題,簡明的語言風格來得份外親民。閱讀之初,反而比較關注她會不會把這類題材寫得矯情造作,讀完之後這種疑慮便一掃而空,反而個別作品呈現出來的布局、新鮮的書寫角度,有一定評論的價值。我選取的兩首詩分別是《動物園分手短劇》和《 噴水池旁的分手短劇》,是兩首寫法類近的作品。這本詩集內大部份的作品都寫得細膩異常,但老實說也不是每一首喜歡的,個人比較喜歡詩集內以事件作為內容基石的詩,這類型的作品談情說愛也來得有根有據,相對於空靈或臆想成份較重的詩,比較實在得多,也更具質感。

 《動物園分手短劇》是一首講述分手的短詩,雖然是老新常談的題材,但林婉瑜卻能利用巧妙的場景設計,把這首詩寫得饒有新意。在情調上,這首詩沒有呼天搶地的成份,倒是作者利用春遊動物公園時的場景,把分手真相刻意包裹起來,讓一首本來容易寫得悲情的作品多了一點含蓄美。

詩的第一節直接點名春天乃求偶季節,一切看來理所當然的美好:雀鳥跳起求偶的舞蹈、百花盛放,一如常人對愛情的期望,但美好的愛情卻時刻隱伏着危機,在第二節,當我們讀到冰淇淋在手中溶化的暗喻,就隱隱感受到關係變化的危機,接著的下一句,作者才徐徐地道出她心中的恐懼:

廣告

不要說那句

那句話當然是分手,為何作作者用「那個話」代替「分手」,在這裏可理解為作者一種逃避的情緒,作者把「話」獨立分行也有雙重意義,一則表現一種遲疑不情願的語調,二則重點強調了話的殺傷力,正因為這話的殺傷力,作者寧願沉溺在動物悠閒的姿態裏而不願直接面對分手的真相。

廣告

可以說,作者巧妙地運用一行文字,把全詩的格調不動聲色地過度至失戀暗傷的灰色世界。這種情緒的跌宕猶如一片葉輕輕地觸及傷口,隱隱作痛後,乃至漫延至全身,如果讀者願意細心咀嚼每一粒文字,就能體味當中的甜酸變化了。

《 噴水池旁的分手短劇》同樣以分手為主題,這首詩的情緒來得比《動物園分手短劇》稍為外顯一點,因為作者用「頹然」,「嘲笑」兩個比較負面的詞語,顯示了一個女生在分手後不快樂和自憐的情感,但總的來說,表達方法仍然相當含蓄。在整首詩裏,作者既沒有具體描寫分手的過程,也沒有交代那個徐徐步出草地的男生和女生頹然表現的有甚麼關係。不道出不點明也許反映了一般人面對愛情挫敗的防衛機制:不願意記起那些被傷害的細節,最後留在心坎裏比較深刻的可能只是一些模模糊糊的不快樂的記憶。另一個原因也可能想表達詩中人早年分手的經歷,他/她早已把分手忘記得一乾二淨,唯有依靠想像,把事件重塑,如詩的第一句說:

真的是這樣嗎?!

句尾加上一個問號和感嘆號除了表達了詩中人對面對記憶場景重現時,不置可否的懷疑態度外,莞爾和驚訝的成份相信也一定存在的。

另外,林婉瑜似乎很喜歡用色彩天斑斕的畫面來表達蒼白的情感,這點我想到幾米的繪本風格,那些用鮮艷的顏色描寫孤獨、受傷的筆法。回看這一首詩,第二節寫一個女生倒在一個噴水池內,身邊圍繞著一群小魚,最後一節,寫女生遠望一個男生在彩虹的掩影下,步出青綠的草地。讓這二個節的文字轉化成幾米筆下那種以城市愛情為主題,色彩斑爛的繪本圖畫,相信一點也不難。

最後一提的是詩中流露的少女口吻,令人讀詩時份外輕鬆。縱使題材感傷,也不覺得很沉重。例如第二節:

頹然倒下去
花園的噴水池
小魚成群結隊地撥開水草
游來
......嘲笑我

  一個少女因為失戀而遷怒於水池中無辜的小魚,那種自憐的口吻讓人感受到一種青澀的氣息,甚至會心微笑。
      
林婉瑜的寫作優點不在於語言,她的詩篇幅雖短,卻能運用淺白的文字捕捉愛情生活中的枝枝節節,讓人讀得窩心和回味,就算是閱讀年資不深的讀者,在這本詩集相信內也不會找到晦澀難明、不近人情的閱讀問題,而鮮明的現場感可能得力於作者在大學時的戲劇訓練。

 

 

附詩

《動物園分手短劇》

啊是春天
求偶的季節
張開最艷麗的羽毛跳求偶舞直到昏厥再昏厥
是春天
該百花盛放

空中佈滿等待降落的花粉
霜淇淋正融化

不要說那句

我正看犀牛午睡長頸鹿晃晃悠悠


《 噴水池旁的分手短劇》

真的是這樣嗎?!
頹然倒下去
花園的噴水池
小魚成群結隊地撥開水草
游來
......嘲笑我

在水霧築起的小型彩虹中
目睹你
步出草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