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我記得你:評#You #Me #OurSELFIES

2018/1/22 — 17:32

(圖片來源:One World Exposition 平行世界 facebook)

(圖片來源:One World Exposition 平行世界 facebook)

香港視覺藝術中心(vA!)最近的舉措似乎想脫離它予人一種跟傳統藝術扣連的想像與感覺,繼早陣子邀請了新媒體藝術家為中心創作作品,現在又展出《#You #Me #OurSELFIES》,這些取向令人感到中心正朝著新媒體藝術方向發展,但不論中心往後的走向如何,一算之下,香港除了城市大學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三樓會較定期展出新媒體藝術的展覽外,較能接觸公眾的新媒體藝術空間還是有些缺乏。

再談及這次展覽《#You #Me #OurSELFIES》,便不得不提2017年在尖沙咀K11舉行的《平行世界2.1:#like4like》,如以觀展人數作為衡量標準,無疑那次展覽相當成功,教人印象深刻莫過於國內藝術家陳維的霓虹作品《前所未有的自由》引來不少觀眾自拍。在綜合選址、展覽設計、策展、宣傳推廣、作品等多方的策略協同下,使展覽吸引了不少觀眾「打卡」,這種藝術中的打卡文化或者會受某些業界者所質疑。若先從正向一方設想,一年內在香港舉辦的藝文活動為數不少,但能吸引文青或非熟悉藝術的觀眾參與的藝術展覽卻不多,要是展覽在藝文界別及社會的文化再現中只如流星般一瞬即逝,我們不能否認參展人數之多與「打卡呃like」這些行動令展覽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存在,當然要如何將「到此一遊」變成有效藝術討論?如何使遊客變成觀眾?如果將觀眾由被動變成主動?這方面還需要不斷磨合。

今次的《#You #Me #OurSELFIES》在部署上跟上一回的展覽大概有些分別,首先它在比較的藝術空間內展出,減少了一些硬要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策略,也少了讓觀眾「打卡」的位置,降低了滿足觀眾獵奇心的元素,作品與展覽的編排也經過細緻且穩固的美學考慮與安排,將相類似的作品放在鄰近的空間上,如胡為一與鄧國騫有關身體的作品並列;將陳好彩與張瀚謙涉及物料狀態與轉化的作品設在差不多的位置。因此這次展覽既是《平行世界2.1》的延續,也算是回歸到較為典型的展覽模式。誠然,在策展方面策展團隊明顯想將《2.1》的成果作深化討論,但另一方面,展覽沿用《#like4like》的參與藝術家,藝術家的創作手勢與帶給觀眾的美學經驗實際上也相當類似並且可以類比。

廣告

(圖片來源:One World Exposition 平行世界 facebook)

(圖片來源:One World Exposition 平行世界 facebook)

廣告

要是我硬生生地先將展覽分拆成策展理念與作品呈現這兩大類來看,前者還是值得欣賞的,展覽既然是《#like4like》的延續,展覽鮮有地邀請到《#like4like》中的部分觀眾成為焦點小組(Focus Group)與藝術家對話,將觀眾視為展覽其中一個持份或參與者看待,此步雖小卻語重深長,尤其是愈來愈多當代藝術面向社會或當下現象時,然而更多案例反而矛盾地將社會與大眾視為對象而非主體,藝術平權談來從來不易。

到大家較為關注的作品上,暫不談策展背後理論上的論述,純粹將重點放回作品呈現給觀眾的美學經驗之中,又會發現另一種光景,展覽的架構以藝術家的世代與地域作為切入點,標榜展覽選擇中港兩地千禧世代的藝術家。從他們的藝術作品中,世代的特質是一個較難抓著的定位,例如當中的意識形態似乎難以在特定群組,或者以某藝術媒介為宗的聯展中展示出來。然而,兩地藝術家的創作方式、理念,卻是清楚地從作品中訴說出來。是次參與的藝術家自有自己的創作風格與藝術性,曾看過展覽的觀眾,大概都能分辦出當中兩地創作的差異。還看香港參與的藝術家在表達方式而言,卻是較為含蓄與去作者化的取向,藝術語言相對地開放,呈現出一種頗為虛無的狀態,如陳好彩的《雲黑黑》是個實時煙霧觸發裝置,實際上把具體的客觀物象轉化成抽象;鄧國騫或者是香港參展藝術家當中將自己的身份與認同前置,差以第一身切入創作的人,《一二》為一錄像及裝置作品,以個人、家庭、兩性等的關係切入,當中的現成物、照片、錄像等被透過空間設置而重置、扭曲與割裂,這些既複合又不穩定的視覺與美學元素,卻為藝術家私密的生活經驗與觀者拉上強烈的距離感。

(圖片來源:Videotage facebook)

(圖片來源:Videotage facebook)

反觀內地的藝術家,在創作上則明顯地符號化及象徵性的趨勢,至少作品可以讓觀眾容易感受與閱讀,同時較易掌握作品的內容。如果你是個電腦遊戲的喜好者,或者對陸揚的動畫作品《電磁腦神教!誕生!》不以為然,但你必然會對當中用色,神像的造型留下印象;胡為一的《囈語者》以人體作為藝術的載體,透過誇張、直接的身體展示令人產生側目的感覺,其視覺感官經驗來得直觀與直率;孫遜錄像作品《偷時間的人》結合木刻動畫化與3D視覺,成為具強烈風格的藝術實踐。這些較為直接的視覺語言,其營造出來的品味未必每位觀眾能可接受,然而,這種美學處理卻又使你留下印象,跟現時社交媒體中一些「語不驚人勢不休」的現象實在有點相約,也更符合策展的調子。

兩地藝術家各走兩端的美學經驗,對我來說,這個主調甚至比策展的原意更為吸引。想起「被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是動畫《CoCo》中最入骨的訊息,然而這個訊息不單止能套用到人身上,其實展覽與作品亦然,甚至在整個社交媒體中,被遺忘比死還要冷,要怎樣使自己活下去,也是主體營構中的一大課題。

(圖片來源:Videotage facebook)

(圖片來源:Videotage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