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聲音成為主角 ── 王福瑞個展《透明響像》

2016/12/2 — 10:15

王福瑞《無線響像》(2016)

王福瑞《無線響像》(2016)

做音樂的朋友,近月到海外進修電影音樂,她糾正我--不是電影配樂,而是電影音樂--我們不是配角。

嗯。聲音一直存在我們生活裡,卻總是被我們視之為配菜。電影有配樂,而吃飯的餐廳也有背景音樂。聲音總是放於次等地位。

我們有認真聆聽過聲音嗎?細心靜聽,聲音到底長甚麼形狀?

廣告

「過去『視聽』的概念,聲音常為影像的附加元素,聲音為影像配音或配樂,目前討論的『聽視』,是聽覺在一個視覺環境的感知,知覺與聽覺的相互作用,二者結合帶來不同體驗。」--王福瑞

王福瑞曾經在《中國時報》的訪問中這麼形容,他在台北「就在」藝術空間的個展《透明響像》。純粹的聲音.藝術.展,純白的空間裡,幾乎看不到一件「展品」。偌大的空間,水泥地板上,藝術家要展現的是純粹的聲/音。

廣告

門口一雙雙無線耳機,參觀者戴上後,空間內隨意走動,便會隨機感應到不同的聲音。聲音都是微弱而短促的,零碎的片段讓你猜不透由甚麼東西發出。

或許,我們都太習慣,聽見甚麼就自動分門別類。這是狗吠,那是鳥鳴,但聲音本身就是一些東西在動的證明,可以沒有名義,而名義也只不過是人類賦予的意義。

戴著無線耳機在那空間內,我不時疾走,或停留,逐分逐寸聆聽那裡有沒有聲音。我感受聲音的同時,也探索聲音和空間的關係。

王福瑞《聲畫》系列 (2016)

王福瑞《聲畫》系列 (2016)

展覽空間另一面,是王福瑞的《聲畫》系列作品。牆上的油畫一幅一幅,只有慘白一片。感應器卻在播放聲音,讓我明明看著了無畫面的畫布,卻想像出水滴屋簷的畫面。

眼見為真,有圖有真相。我依賴眼睛而不自知,當視覺元素減到最低,只有白和框。慵懶多時的聽覺卻能悄悄地抬頭,腦袋其實是可以將聲音轉化為影像,而不需要任何外力科技幫忙。說得很複雜,簡單來說,就是想像--開啟我們平日少用的想像。

王福瑞《透明靜》 (2016)

王福瑞《透明靜》 (2016)

抽象視覺多時之後,王福瑞卻在最後以三張膠唱片的《透明靜》總結。那是黑膠唱片的原理,唱針在唱片上留痕,具體呈現時間的痕跡。聲音,好像是一瞬即逝,但其實留下了印痕,凹凹凸凸,深深淺淺。回到聲音所以出現之本,乃在於有動、有磨擦。唱針和唱片之間的互相磨耗,用視覺告訴我們,聲音出現的原因。

譽為台灣數位藝術老前輩的王福瑞,在《透明響像》的個展裡,示範了聲音的乾淨和純粹,讓我直視了聲音作為一種藝術。他擺開了我們的習慣和依賴,呈現聲音不必是背景,而是可以擔當主角的禮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