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豐子愷巧遇竹久夢二:藝術風貌相約 流露情緒迥異

2018/10/11 — 17:46

【文:傅巧君 (香港大學 中文學院四年級)】

豐子愷 (1898 - 1975) 在中國人的認知中總有幾分印象,但竹久夢二 (1884 – 1934) 這名字卻異鄕得摸不著頭腦,相反他在日本卻是無人不曉的「大正浮世繪師」⋯⋯《詩.韻 — 當豐子愷邂逅竹久夢二》是亞洲協會香港中心策劃的活動 (9月25 – 10月3日),這次展覽企圖解構兩位畫家邂逅的經驗,並嘗試探討日本藝術於20世紀初對中國留日學生的影響。

廣告

事實上豐子愷和竹久夢二兩人一生從未碰面,亦未有直接交流,但豐子愷漫畫創作卻一直被竹久夢二引領著,後者曾多次讚嘆和模仿竹久夢二的作品及風格,豐氏曾經説過:「記得二十餘歲的時候,我在東京的舊書攤上碰到一冊《夢二畫集. 春之卷》⋯⋯ 這寥寥數筆的一幅小畫,不僅以造形的美感動我的眼,又以詩的意味感動我心。」

廣告

 

若把兩名畫家的作品加以比較,不難發現竹久夢二畫作中的人物往往被一股濛瀧籠罩,表情總分不清是喜還是哀,試看展出的《黑船屋》充份表現「美人畫」的特色,即畫中女子眼底失焦,充分散發著孤獨、悲哀氣息,這種頹靡自然需要華麗色彩作襯托了。至於豐子愷筆下的主人翁,動態神情比較直接,無論喜怒哀愁都能坦誠流露,既不含蓄也不作迴避,譬如作品《用功》,老師用手按著學生的頭,形態嚴肅,而學生則一副不情願又難受的模樣,二者外貌情表突出,畫龍點睛,互相呼應。

比較之下兩人的技法雖然接近,但畫風存在分別無疑一目瞭然,例如竹久夢二的《考試》,老師這角色轉化成一隻拿著武器的魔鬼,學生早不復哀愁,反而嘴角微微向上翹出一絲悠然,仿佛小子把靈魂早賣給負責督導的妖魔,喪失掉自我⋯⋯ 由於作者未曾詳細明言主題,讀者只好根據圖像私自踹測含意,自然令想像空間倍增。

去者已矣,現在看來豐子愷和竹久夢二兩位大師的藝術風貌相仿,但流露情緒卻截然不同,豐子愷筆下的人物暖意窩心,再配合簡短的點題讓寓意直接訴說給讀者,畫作中醇厚的愛意、孩童的手足之情都令讀者的心頭溫暖起來,其感染力的強大得令人讚嘆;竹久夢二則提供了巨大的延伸空間,為讀者添了一份迷失、混沌、孤獨的思緒,感覺強烈,遺下一層如霧似的失落感在讀者心頭,故此說,二者所散發著的個人魅力絕對是無庸置疑,時至今天他們的影響力仍舊絲毫沒有減退。

(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