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賞花記(上)

2015/9/18 — 12:19

睽別多年,去歲「中國戲曲節」再睹「紹興小百花越劇團」吳鳳花主演多場《梁祝》折子戲,喜見故人無恙,唱腔愈發動聽、做工細膩、感情投入,至今讚歎不已。早前得知她再度來港,主演《三看御妹》和《孔雀東南飛》,紛擾中仍是欣然赴會。猶幸阿花不負所望,表演聲情並茂,教我看得十分愜意。更難得是這次獨個兒賞花,竟可稍紓大半年來纏繞不去的愁悶,不禁喜動顏色。

首先看的是喜劇《三看御妹》。據百度百科的資料,這是越劇經典劇目之一,朱鏗按照錫劇改編兼執導,一九五八年由上海越劇院呂瑞英、陳少春、張桂鳳等開山演出。四年後,香港長城影業公司將之拍成電影,由夏夢、丁賽君等主演。這個故事曲折有趣,場面熱鬧,氣氛輕鬆愉快,雅俗共賞。就越劇版所見,戲份也較平均,所有角色俱有發揮,連書僮、侍女也不乏表演機會,誠屬佳作。

話說明代嘉靖年間,藩王劉天化之女劉金定剿賊有功,獲封御妹,於東嶽廟進香酬願。皇帝下旨,御妹進香期間,臣民皆須迴避,違者處以酷刑。戶部尚書封雷尚之子封加進好奇心起,潛伏廟中偷窺,被劉金定發現,幸憑三寸如簧之舌脫身。劉金定對封加進一見傾心,思慕不已,其父誤會女兒病重,乞請皇榜求醫。封加進再次喬裝揭榜,登樓私會佳人,但被侍女巧蓮識破,抱頭竄去。巧蓮探知劉金定心意,再請封加進登樓表明身分,復示愛意,劉金定遂贈以御賜雙連筆定情。未幾,劉天化偵悉內情,請旨判處封加進斬首。同時,封雷尚暗攜雙連筆登殿乞赦,終能力挽狂瀾,有情人得成美眷。

廣告

粵劇也曾改編這個故事,取名《三看御妹劉金定》,可惜我至今未有機會看到。這次阿花跟老拍檔吳素英主演的越劇版,感情充沛、氣氛活潑,能夠充分表現民間傳奇樸實、通俗的質感,但又不會流於鄙俚庸陋。表演上沒有多餘的雕琢,一切看來渾然天成,令人看得舒心愜意。特別欣賞阿花跟吳素英的幾段對手戲,把嬌貴少年的心高氣傲、情竇初開的誠惶誠恐,還有純樸真摯的感情表現得入木三分。表演上的細節也相當豐富,例如封加進在東嶽廟一心要親睹御妹芳姿,臨行前藉詞拜謝不殺之恩,三次把帽子丟開當蒲團墊膝跪下,愈扔愈近劉金定裙邊,用心昭然,令人會心微笑。另外,封加進多次信口開河,連書僮也禁不住暗捏一把汗,但他神色、舉止間自信十足,雖云眼睛的溜溜亂轉,滿肚子頑皮促狹,猶幸尚帶三分自矜,也無半點下流胚子氣,最是難得。

雖說《三看御妹》是歷演不輟的經典名篇,如今看來,劇情仍難免有少許拖沓,似乎可再緊湊些,場面調度上也不妨省去一些情節重複或氣氛中斷之處,使表演更流暢。例如「二看」、「三看」兩段戲,人物是否需要你方唱罷我登場的進出幾次,實在值得商榷。至於簡體字幕轉換成正體字後校對不精、別字連篇的毛病,一仍其舊,同樣令人遺憾。

廣告

不過,這些小疵不算嚴重,至少沒使表演減色,已是難得。最意想不到的是,滿臺成熟、投入的表演,居然能教我兩邊腦袋暫息干戈,全心全意體會戲文與人物,就以最純粹、最直接的感官,領略舞臺上的一顰一笑。無論是主角或配角,一字一句唱來,無不鏗鏘有力,彷彿直透心房,滿堂掌聲也非盡歸兩位主角。這是一份久違了的享受,實在令我驚喜萬分。如今想起,仍覺回味無窮。

《毛詩》〈序〉有云:「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也許,看戲本來就不用太多技術分析和複雜的思量。表演是否「情動於中」而充分體現於唱、做等看得著的外在表演技巧,觀眾能否從演員的舉手投足之間,真切地感受到戲文賦予人物的喜怒哀樂,才是最重要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