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賭仔自嘆》《三疊愁》原曲面世情景新記

2015/2/13 — 20:00

刊於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的《蝴蝶夫人》電影廣告,強調「中國第一部七彩豪華大悲劇」、「七彩影片。惟我攝製」、「技術第一」等等。

刊於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的《蝴蝶夫人》電影廣告,強調「中國第一部七彩豪華大悲劇」、「七彩影片。惟我攝製」、「技術第一」等等。

認識一首歌有時跟認識一個人一樣,總不是一開始就能認識透徹,而是每隔些日子會多認識些,又多認識些,漸漸才見「全」人。

早在七、八年前,筆者便發現,《賭仔自嘆》和《三疊愁》兩首歌的原曲,是來自同一部電影的插曲。影片叫《蝴蝶夫人》,首映於1948年9月30日,電影公司宣稱它是「中國第一部七彩」影片。

當年憑藉的是香港電影資料館所收藏的《蝴蝶夫人》電影特刊,從當中所刊的歌曲歌譜,有力證實特為影片創作的插曲《載歌載舞》和《燕歸來》,乃是《賭仔自嘆》和《三疊愁》的原曲。

廣告

那時曾試圖去找舊報紙印證,看的是《星島日報》,但收獲不多,只是從該報的廣告見到電影公司確是宣稱這部《蝴蝶夫人》是「中國第一部七彩」影片。

這樣過了幾年,2013年十一月至2014年二月,香港中央圖書館辦了個「亦莊亦諧──記『曲帝』胡文森」的音樂文獻展覽。這展覽內,所展出的一份《蝴蝶夫人》電影特刊,跟筆者過去在香港電影資料館看到的版本,頗不一樣。看了這次展出的電影特刊,才知道,在《蝴蝶夫人》影片內,《載歌載舞》演唱的地點應是夜總會,且是由五位歌女每人唱幾句的,也有些段落是五人齊唱,她們是胡美倫、鄧慧珍、李慧、陳翠屏、夏寶蓮。歌聲中,還有陳惠瑜(按:她是馮寶寶的母親)大跳其絲帶舞。

廣告

近一兩年始知早期的《華僑日報》有「今樂府」版,對三至五十年代香港的粵曲粵樂廣播節目有極詳盡的記錄。於是常常心思思,要看看《蝴蝶夫人》電影上映前後那段時日的《華僑日報》,卻是到近日才坐言起行。

看了之後真後悔以前是選錯報紙來查考!現在,至少多知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大觀公司在《蝴蝶夫人》上映之前,就在報刊上刊登「贈相證」,能集齊五日所刊的「贈相證」,可獲贈主角張瑛、梅綺四吋光面照。可見早在四十年代,香港的電影公司搞宣傳便已很有「計」。

1948年9月29日刊於《華僑日報》娛樂版的《蝴蝶夫人》贈相證。

1948年9月29日刊於《華僑日報》娛樂版的《蝴蝶夫人》贈相證。

第二件事,影片上映第二天(1948年10月1日),大觀公司聯同《伶星日報》音樂部到ZEK電台作播音演出,用意自然是要為《蝴蝶夫人》加大宣傳力量。所以,當晚節目(從八時五十五分至十一時正),共七個曲目之中的第一首歌曲,便是由陳惠瑜、陳翠屏、鄧慧珍和李慧合唱影片中的插曲《載歌載舞》。第四首亦是唱影片中的另一插曲《燕歸來》,並由女主角梅綺來唱(那時必須是現場唱,也不可能有「咪嘴」之事)。

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的左半版,刊了不少當晚會在特備播音節目中演唱的曲詞。

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的左半版,刊了不少當晚會在特備播音節目中演唱的曲詞。

同日《華僑日報》的「今樂府」版刊載了《載歌載舞》和《燕歸來》的歌詞,也註明了兩首歌曲都是「吳一嘯撰(作詞)」,「胡文森譜(譜曲)」。這是多一項有力證據說明它們是《賭仔自嘆》和《三疊愁》的原曲,而曲調都是由胡文森創作出來的。當然,《載歌載舞》和《燕歸來》是詞先寫好才譜曲,那是不在話下,那是三、四十年代粵語歌曲創作的常規習慣。在該版內,還可見到那夜的「特備中樂」節目,伴奏樂師陣容包括盧家熾、崔蔚林、黃俠魂、李鷹揚等,俱是名家。

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所刊的《載歌載舞》歌詞。

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所刊的《載歌載舞》歌詞。

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所刊的《燕歸來》歌詞。

1948年10月1日《華僑日報》今樂府版所刊的《燕歸來》歌詞。

第三件事,從《華僑日報》的電影廣告可知,「中國第一部七彩」影片《蝴蝶夫人》由五間戲院聯映,相信是越映越旺場,以至大觀公司須登鳴謝啟事。

刊於1948年10月4日《華僑日報》的《蝴蝶夫人》電影廣告,附有電影公司的鳴謝啟事。

刊於1948年10月4日《華僑日報》的《蝴蝶夫人》電影廣告,附有電影公司的鳴謝啟事。

不過,影片多賣座也改變不了其時港產片的七天映期制(「七日鮮」其中一個意思正是只許映七天!)現在,這「中國第一部七彩」影片《蝴蝶夫人》應該已經失傳,幸而,影片內那兩首插曲,雖再不可能觀賞得到在原影片中是怎樣的「MV」,但憑倖存下來的特刊中的歌譜,尚可想像一二。

插曲比影片長命,很多時都是這樣。《載歌載舞》除了被惡搞版《賭仔自嘆》盡掩光芒,也還有個頗無厘頭的別名叫《南洋小姐》。《燕歸來》又名《三疊愁》,則是另一種詩意,也道盡這首歌調的特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