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到香港郊外看海的過客黃進曦

2016/2/23 — 14:26

早前到過本地藝術家黃進曦(Stephen Wong)在位於中環藝穗會陳麗玲畫廊舉行的最新展「過客」(The Passenger)(展期至2月26日),約十幅的新作都是橫度(68 x 120 cm及40 x 122cm),是藝術家這些年來到郊外寫生這種創作習慣及作品風格的延續,如果有留意他作品的人也會知道,而今次作品是同樣的是帶著具到郊外寫生,將記憶加上一點幻想而成,而且作品全都從這岸看到遠方的海平線的感覺,或者是在海灘上,草地上,或山上,視線是遠方,超過了地上的人或動物,海邊的小艇,海中心的小島,再過很遠的一座座山,再到那水和天連接的一條線。

這是不是有一種散心的感覺,好像是一種城市人被生活大小事壓迫,所以需要走到大自然,看山看水,舒一口氣,心中鬱結才能打開,或者城市人真的是如此。這也令筆者想到一事,香港人其實很喜歡旅行,上網總是有很多教打工仔如何將公眾假期及自己的年假夾在一起,好讓自己放一個最長的假,因為放假代表出外旅遊,日本、韓國、東南亞或歐洲,總之要旅行,不出外旅行就會死,雖然近年愈來愈流行室香港郊外行山遠足,但程度還是比不上離港旅行,或是平時工作太辛苦,有時間及錢就一定要隔一段時間離開這煉獄似的鬼地方。

廣告

展覽以過客為名,至少對筆者而言是邏輯上合理,在大自然前,人人都是過客,那些行山者、觀光客等,就算是他自己,無論抱著甚麼目的,想舒展筋骨,想欣賞景色,想尋幽探勝,甚或想談情說愛,都是過客而已,就算是有到郊外寫生作畫習慣的藝術家,頂多也是一位稍為勤力的過客而已。但另一方面,作品也給人一種以第三者看風景的感覺,明明畫者在畫中,但又有一種抽身出來看景及人的畫面,或者是因為橫度給人一種全景圖的感覺,但細心看的話,就會看到有些畫中有一個畫畫的人,畫者在畫畫者自己,再加一劇透:其一中一幅作品《戴紅帽的女孩》中的女生其實是藝術家女友,而且好像不只出現在這幅畫中,觀者要留心呀。

廣告

不過,筆者記得在開幕那天,有觀者在談話時問會不會覺得風景畫很老土,會不會有市場等。畫風景有問題,畫人像也有問題,畫靜物也有問題,寫實有問題,抽象有問題,顯淺有問題,艱澀有問題,筆者反問,其實甚麼作品內容是不老土,那種媒介一定有市場,畫一些實在的風景是老土及沒有市場,難道畫所謂幻想出的東西就,又或所謂的3D跨媒介裝置就代表前衛及有市場?不要太天真,大家走去留意一下所謂的藝術市場消息,就會知道其實沒有老土或新潮,甚麼類型、媒介及風格的作品,都可以被人喜歡或討厭,也可以賣得出及賣不出,就是如此簡單。

講大道理其實就更老土啦。不如這樣,大家去看作品,除了自己喜不喜歡之外,不如試猜猜作品中究竟是香港那個海灘,那個島,那座山等,或者會勾起你原來曾和家人朋友到那裡郊遊玩樂的回憶片段。忽然,筆者幻想如果有天黃進曦的畫作結集成一本香港郊野畫冊,也是挺有意思。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