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起舞塗鴉的銀白髮

2016/11/19 — 5:16

【文:盧展澄(初出茅蘆的小書憧,畢業於中大性別研究碩士,中文系學士,副修政政。)】

老人家經常被人守舊、囉嗦、麻煩的刻板印象,但其實老友記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只視乎有沒有人願意發掘銀髮一族的可能性而已。

講及組織的話,有獨立社群藝術計劃「銀髮乒乓」,而如果講到活動,就有香港國際貨櫃碼頭的銀髮族塗鴉藝術工作坊,把越界和前衛的塗鴉藝術與老人結合,並在透過塗鴉連繫年青人和銀髮族,嘗試把本是非法的塗鴉藝術在社區中合法化,而且今年的活動更由貨櫃碼頭搬到荔景邨進行,實行讓老友記與中學生合作美化荔景邨外牆,於香港而言,也算是項突破。

廣告

塗鴉跟其他較為靜態的藝術創作不一樣,除了要對顏色和構圖有一定的認識之外,也得需要大量的體力,但老友記英姐卻一臉從容,純熟的拿著油罐向白牆塗色畫線,還一邊講述塗鴉技巧:「塗鴉由構思、起稿、上色到勾邊就像是魚的骨、肉、皮一樣,環環相扣,而且跟年青人合作之時,能互相取長補短,老友記有時手震畫不到直線,就要由年青人補上,是真正的合作啊!」

說時遲那時快,另一位中四學生已經上前為英姐勾線,乍看還以為是兩婆孫的合作計劃。

廣告

被問到首次跟長者合作的感受時,中四學生Alvin則指:「今次完全打破了自己對老人的想像,沒想過由構思到落手畫時長者都顯得活力充沛,而且出奇的願意接受新事物。」兩人看著眼前的塗鴉皆一臉滿足樣子。的而且確,香港雖然有許多熱愛塗鴉的粉絲,但要合法地在大廈外牆塗鴉幾近是不可能的任務,即便是法國塗鴉大師Space Invader 、英國的Bansky來港獻畫,翌日就總會被地政署塗去,這反映了香港對發展街頭藝術的意識薄弱,也欠缺發展藝術的空間。

講起塗鴉藝術的空間,葵青區議員周奕希也指香港對藝術的態度保守,就似今次的活動,要噴噴外牆都要與地政署和屋宇署諸多商討,磋商過程分分鐘難過搞活動,不過周議員都仍然落手落腳支持長者塗鴉,原因是「(塗鴉)算是另類的長者服務」,更言真正的長者服務應該要能讓老人發揮他們的才能。你以為塗鴉好潮咩?

其實老友記都一樣潮得起,其實白髮又有咩好怕?只要你敢挑戰,就已經是青春的代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