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博對話】超越光速的藝術教育

2015/3/28 — 16:04

編按:2015 年 3 月,藝術大爆炸。大型藝博會和一串連周邊展覽、活動,日程豐富的三十日快將過去,關於藝術的討論就如此冷卻下來,甚至中止了嗎?如果我們相信,藝術文化源自生活,生活未尚中斷,藝文討論又怎會隨著藝博會落幕而結束?《立場新聞》文化藝術版特邀八名「臥底」,潛入各大藝術大爆炸活動,發掘有趣的討論,整合成【藝博對話】系列文章,引發各種後續思考。

早前與孫偉文聊天,修讀藝術教育的他,說起自己在中學時期面對當代藝術作品的疑惑與無助。當下,他依然感到這種疑惑與無助,也是中學生,甚至是很多藝術大學畢學生的共同困惑。所以我神經質的反射回應就是──應該給中學生與教師寫點視藝教育的建議。

一寫下這條長題目,我就覺得後悔──被人非議是少不了的──但像我這種不學無術的市井流氓算老幾呀,有乜資格談教育建議?要談也得是那些資深乜資深乜的大教育家才夠班。想了想,其實我也夠資深的,我是本地藝術教育的資深受害者。作為一名資深受害者,給現下與未來的受害者、甚至逼害者與同謀者,提出個人的一點看法,也算名正言順。

廣告

於是上了教育局的網站,查閱官方在視覺藝術教育的課程指引與設計。立即 O 嘴無言。這些由某某博士某某學者提交的視藝教育計劃書,理論與課程設計都寫得太完美。我相信,如果學生能吸收消化當中的百分之一,就已經非常出色。但是,反觀我自身的讀書經驗與記憶,我怎麼對這些藝術知識沒有任何印象呢?簡單來說,就是為什麼教育局的教學藍圖,沒有在學校的高中課堂上實行呢?

舉教育局網站的一篇專為中四學生設計的《新高中視覺藝術科──一個課程設計例子》為例。這個課程設計為時長六週,每週上課約 2.5 小時,課程安排如下:

廣告

第一週──
a)學習範圍:選擇二至三幅自畫像(例如林布蘭/梵谷/畢卡索),集中觀察和描述以下幾點:視覺元素(如色彩、筆觸、明暗);人物的表情、姿態等;構圖⋯⋯
b)功課:發展一幅繪畫自己的作品(非寫實繪畫)。

第二週──
a)學習範圍:探討一位/多位以繪畫、拼貼及其它材料作畫的藝術家的作品,例如羅伯特・勞森伯格(Rauschenberg)、佐治•布拉克(Geroge Braque),及集中談論作品中所運用的材料和技巧及它們如何提升/影響作品中所傳達的信息⋯⋯
b)功課:撰寫一份對於自己創作的評論⋯⋯以及它們如何提升所繪肖像的感染力。

第三週──
a)學習範圍:探討數位本地設計師/藝術家的立體作品/裝置藝術。選擇兩位藝術家的作品,對每位藝術家的作品撰寫一段文字⋯⋯並指出該作品在本土情境的重要性。
b)創作一件有關我與社區的立體作品。

第四週──
a)學習範圍:探討表現主義/立體派/寫實主義及中國畫的人物畫/張大千/黃永玉的肖像畫,簡略描述數幅作品的歷史資料,從創作的歷史與文化情境⋯⋯
b)功課:選擇一種素描或繪畫風格,以具象方式作自畫像。

第五週──
a)學習範圍:研習數位藝術家,例如安迪•沃爾(Andy Warhol),他們運用日常生活物件的形象於創作中,尋找及探討⋯⋯
b)功課:運用該標記/符號作一設計(T-裇、塗鴉、牛仔褲、袋)以表達自己/我的國家/文化身份(以不同的材料和技巧創作,例如數碼攝影和電腦繪圖)。

第六週──
a)學習範圍:發展意念/主題作下學年個人作品集的預備檢討及評估以下各方面:研究和學習的方法;有關藝術評賞和創作的技能及概念;對藝術評賞與創作之間的關係的了解;對不同情境的藝術的觀點和觀念。
b)功課:透過已有學習經驗、視覺和文字資料及與同儕和教師互動,發掘有興趣研習的題材,創作個人作品集。

看完教育局這一篇包羅萬象的視藝課程設計例子,那些以「探討」「研習」等字眼提出的深度教學,讓我開始懷疑孫同學在〈中學生為乜睇Art Basel?〉一文中陳述的事情的可信性:

「看不懂作品,因為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小學到中學的視藝堂,幾乎都沒有提及到當代藝術是甚麼,就連甚麼是抽象也甚少講到⋯⋯有時看到作品旁標的價錢,更是讓我疑惑。」

教育局明明白紙黑字地在高中視藝課程的指引中,清晰詳盡地教中學生認識現代藝術──林布蘭/梵谷/畢卡索/羅伯特・勞森伯格/佐治•布拉克/安迪•沃爾/裝置藝術/張大千/黃永玉/立體作品/裝置藝術/表現主義/立體派/寫實主義/中國畫/塗鴉/數碼攝影/電腦繪圖/藝術評賞/藝術的觀點和觀念──為什麼孫同學說他「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呢?難道是孫同學上課不專心?還是視藝教師根本沒有──或沒有能力──跟從教育局的「範例」教同學們認識現代藝術?

我細心再看了看這十全十美的「課程設計例子」,選擇傾向相信孫同學,也似乎理解視藝教師的難處。我真的不能想像,一個中四學生如何可以在 15 小時內,就能掌握理解整個現代藝術代表性的藝術大師的技巧、創作概念、思想觀點與觀念,同時還要懂得書寫藝術評論?一名中學(通識)視藝教師又是否有足夠的學識,能在 15 小時內把藝術歷史脈絡與概念理清說明?何況現實是,近乎所有的中學視藝教師對現代藝術認識的無知程度,與其學生差別不大。這是本港腐敗藝術教育的惡性循環──那些被現代藝術困惑著的學生,後來成為了教師,並繼續困惑著未來的學子──就像強求一個自己連英文聽不懂說不準的教師,給學生上英文課。

前幾天和一位於本地大專教授藝術史的視藝教師(她同時是一位藝術家)聊天。我好奇地問她的藝術史課都教些什麼?她自嘲地說:「不就是從 16 萬年前的壁畫說到現代藝術,平均每小時介紹幾千年的藝術史──」這真是香港填鴨式藝術教育重量不重質的最佳例子。教學生在一個學期內,以超越光速的飛翔,學習16萬年的藝術史;或要求在六週內跨越最瘋狂的二十世紀,認識那麼多現代藝術大師複雜的技藝與概念──Marvelous──相信香港的教育局當屬全宇宙最強。

精明的讀者,應該發現我又離題了──Sorry──我實在太喜歡讓自己的意識任性漂流,以至不知不覺地離題。此刻我又想起,讀書時期那一篇又一篇因離題而被老師判決「死刑」的作文,才是我最喜歡的作品。

所以下文再說關於視藝教育的建議;但不保證會否再離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