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著關尚智,走一轉香港人身份的追尋

2016/3/30 — 14:40

關尚智 (2016)《香港人》

關尚智 (2016)《香港人》

「藝術創作本身已是永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不竭的追尋,處於一種『未竟』的現在進行式。」六廠基金會總監李安琪為春季展覽《未竟之緒》寫道。

展覽雖然是德國藝術家 Mariana Hahn 和本地藝術家關尚智的聯展,但我無法拒絕後者遍地金紅的胸章。裝置在那純白的牆壁前,格外顯眼,整個心神都吸進去了。

今次展覽陳示三件關尚智的作品,分別為 2012 年的《香港》和 2016 年的《房間》及《香港人》。空間佈置在三件作品之間扮演重要角色,強烈射燈之下,白牆鏡面之前,《香港人》的胸章閃閃發光。走過去細看,一個個紅面金托的胸章,何等眼熟?──呀,是北韓。北韓人總會將領導人的肖像、國旗等製成胸章,掛在衣襟當眼處。

廣告

胸章正面用繁體字,寫著「香港人」三個字,左上角有洋紫荊的圖案。反過來,後面則寫著「中共中央组织部监制」──無誤,是簡體字。底面反覆翻看,繁體簡體之間,我突然有感於「香港人」三個字根本不存於簡體字版本,香港人本身或者說這樣不可屈服於某種權力之下。

關尚智 (2016)《香港人》

關尚智 (2016)《香港人》

廣告

走到白牆的另一面,一扇門為你而開,這是另一件新作品《房間》。房間是一個三角形的裝置,裡面純白,只有白燈箱,輪流開關。出入依靠大門的感應器,但我懷疑它不是失靈或遲鈍,而是有意將人留在這個空間。三角三面的門,一方是入口,另一方面是面對《香港人》的方面,最後一扇門,打開,是 2012 年的作品《香港》。

《香港》是一顆紙製地球儀,細看之下,我發現這不是「地球」,而是「香港」。關尚智將香港地圖剪裁紙樣,再黏貼成球狀,架成「香港儀」。裝置置於鏡面上,射燈又將地球的影子,投射在灰色的牆上,顧盼自憐。

關尚智 (2012)《香港》

關尚智 (2012)《香港》

一個香港,一個地球,或者是一個孤獨,也可能是一種自我中心的驕傲。然而,這都是 2012 年的事,我們曾經都自以為事過,以為一個香港就是一個世界,後來,我們才曉得世界這麼大,香港在別人眼中不過是不起眼、不重要的一點塵埃。

離開,就只得再次回到《房間》,惟大門感應時有時無,我被困房中。期間,我揮手,我跳起,我沒輒。這場無奈無力無了期的等候,強光時尚且迷惘,無光時更是不安。好想逃出去,但又沒有辦法逃出去的情狀,不就像今日香港人想離開但又無從出走的困境。

關尚智 (2016)《房間》

關尚智 (2016)《房間》

那種悵惘和不安,在房間之內,也在房間之外。更諷刺的是,房間內設有攝錄機,參觀者可以在展廳內看到我在房間內的一舉一動。如斯赤裸,我們的惶恐早在陽光之下,無從遮掩。大門再次開啟,是向著《香港人》那邊的門。

關尚智 (2016)《房間》

關尚智 (2016)《房間》

一堆胸章之前,我猶豫,我是否應該就這樣走出去?我會不會把胸章都踩碎?胸章的針,又會不會把我的鞋底戳破?胸章堆之間,有一些比較稀薄的位置,我相信是曾經有人走過的路。跨步出去,不過是三兩步的小事,卻叫我思前想後這麼久。

當我回頭,看著一地大量複製的胸章,如此廉價,而我又這樣踩在它們之上,自省問道:是我這個香港人在踐踏香港人嗎?我不懂,我不懂,一瞥地上的文字──「小心腳步,請隨便取走」──帶著怔住的心,拾起一片,握在掌心,離開。

關尚智 (2016)《房間》

關尚智 (2016)《房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