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謝曬皮 Masturdating 自己同自己……

2015/9/14 — 11:28

筆者很小時,上課時已被教香港工業北移,但心中有問題,是可否代表香港沒有工人、工業區、工廠或工業大廈等,但在觀塘、牛頭角、九龍灣、柴灣、大埔、葵涌等地方時,還是有不少豈非都空著工廠或工業大廈,難道裡面都是空置的嗎,還是裡面只會做商業、貿易等活動,即是只有辦公室或店舖?香港很奇怪,這地方沒有農業,也沒工業,只有商業及旅遊業,是不是可以生存下去?或者香港真的沒有甚麼大廠,但所有工業都北移沒有又好像太誇張吧,中小型工廠北移也無需北移來節省成本啦。

前幾天,筆者回家前順道到官塘巧明街某幢工廈中,因為知道在某層開了一個集售賣家具、衣物、手作百貨,以及 café 的新店 com n' sense(嘗‧式),最近還舉行本地插畫家謝曬皮(Tse Sai Pei)的暫別香港前的展覽「Masturdating」 (展期至 9 月 13 日)。最初看到 Masturdating,筆者還以為最另外一個字,但串法又有些不同,唯有說自己不夠潮,再在網上找找,據網上的 Urban Dictation,Masturdating 有幾個解法:1.Going out alone. I.e. seeing a movie by yourself, going to a restaurant alone;2.When you masturbate so often, you seem to be dating your hand.;3.Pleasuring yourself to one person for a period of time. The relationship could also be exclusive or non-exclusive;4.A masturbatory relationship involving masturbating to only one porn star,第一個即是自己和自己約會,第二至四都和性扯上點關係,但總之就是和自己有關啦。

廣告

走上這地方,本發現地方也頗大,雖只是並中一個單位,但工廈一個單位已好像是一層商廈那麼大了,甚至可再劏成幾個細單位了,而謝晒皮的每幅作品掛在其中一道牆上。今次以 Masturdating 為名,作品中果真是自己和自己──沒有水的泳池中只有沒有穿泳衣的自己,而著了面罩的大媽和孩子就在泳池邊行走著;在飲宴中只有自己坐在位上,其他人都離開座位和其他人 social 著,唯有望著檯上的乳豬;辦公室中同事和同事被 partition 隔著,唯有自己在自己位中打邊爐;在家中人人都有事忙著,不是在打麻將,就是玩手機,唯有自己悶到或被吵到要吊頸;在𨋢中,其他人等著到達自己要去的樓層,但只有自己的裙被𨋢門夾著;在的士高或舞會中,人人都在瘋狂跳舞,唯有自己一個人站著沒有人理會;在空無一人的地鐵車廂中,但在座位上,只有自己睡在睡袋。

廣告

自己同自己食飯,自己同自己玩手機,自己同自己逛街,自己同自己游水,自己同自己搭𨋢,自己同自己……自己一個人會覺得孤獨,有很多人時會覺得孤獨,還是有人陪伴時覺得孤獨,那種才是最孤獨。筆者好像聽過,唯有自己,才能令自己快樂。無論是精神上,或是物質上,如果要靠其他人才能快樂,你心中就會有種不安全感。自己同自己食飯、游水、逛街、打邊爐有問題嗎?外國甚至有人同自己結婚啦。

走出工廈,想到既然香港的重振產業不是工業,在香港搞工業就是一種 Masturdating 行為,自己同自己約會一樣,孤獨不孤獨,或者結局都是一樣。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