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黃進曦眈天望地 遊香港山水觀天賞雲

2018/7/31 — 13:34

黃進曦《八仙嶺》

黃進曦《八仙嶺》

天熱得令人死去活來,白天晴朗得令人希望有更多雲,幫忙遮一遮那太陽。就在酷熱警告高掛的日子到了在香港仔田灣的Gallery Exit,看本地藝術家黃進曦(Stephen Wong)的最新個人展「眈天望地」(Looking at the Sky and the Landscape Beneath)(展期至8月25日)的開幕。

畫山真的已成為他的標誌了,如果你有看過看過這些年的個展或群展也好,甚或他參加的一些市集,都可以看到他自己親身多到香港不同地方的山,走到山中,取材山中,記錄山景,回到自己畫室時,再將自己的經驗、回憶,再加上幻想、聯想,畫出又真實又有幻想的山景風景畫來,將在不同季節、時間及地方的山景片段,最後成就為一幅幅富有藝術家自己特色的香港郊野山景風光。

黃進曦《龍脊》

黃進曦《龍脊》

廣告

在這次展覽中,最搶眼的可算是九聯畫《龍脊》(The Dragon Back),九幅畫從土地灣至大浪灣,可以各自獨立看,各有中心點,但也可以看成一幅旅行畫軸般,時間及行程會隨之同行邁進。其他還有二聯畫《城門上水塘全景》(Shing Mun Reservoir)、《八仙嶺》(Pat Sin Leng)(從春風亭到到獅子亭),以及《大東山》(Tai Tung Shan)(從伯公坳到梅窩)三幅大畫,加上《八秒風景》(The Landscape in 8 Seconds)和《餘暉》(The Last Light Falls)兩幅小畫(30 x 40 cm)。

廣告

黃進曦《城門上水塘全景》

黃進曦《城門上水塘全景》

黃進曦《大東山》

黃進曦《大東山》

看那些大畫,有種令人看進去的感覺,那些山有種赫然在前之勢,你就好像走入畫中,跟著圍著大山的山路或馬路行走,蜿蜒延伸,上山嶺,下低丘,翻山涉水,爬盡八仙嶺,看日出,觀日落,就好像畫中的小人們,或者在古代就是文人雅士才會這樣玩樂山水間,但現今就是愛好大自然的城市人在假日閒暇時,親親大自然,呼吸新空氣,和陽光玩遊戲。

黃進曦《餘暉》

黃進曦《餘暉》

而筆者私人喜歡的或者是其中的《八秒風景》,在汽車駛出一條及駛入另一條隧道之間的超級短路程,會看到到那幾秒的風景,或者在車上的司機或乘客,簡直是一剎那間的事情,太急速了,有心欣賞看風景也看不到啦。

黃進曦《八秒風景》

黃進曦《八秒風景》

展覽另外一個亮點,是黃進曦望天而畫下的365幅小畫系列《眈天》(The Study of the Sky Everyday),從24/6/2017到23/6/2018,黃進曦畫下天色,有晴有陰,有風有雨,山色和雲彩日日不同,這種天色紀錄就像是個人的天氣日記,以一幅畫反映一天的歷史。

黃進曦《眈天》

黃進曦《眈天》

向上望,向下望,看看天,看看地,沒有目的也好,甚至放空腦袋也好,隨心率性也好,無所事事也好,但眈天望地這詞語本身暗暗有絲絲負面味道,表示跟某人說話時卻東張西望,心不在焉。不過,如果要欣賞山景及天色時,不眈天又不望地,那實在說不過了,所以沒有負面的味道了。

如果將黃進曦的作品放在家中,就好像是將香港的山色及天色,那些綠,那些黃,那些藍,那些白,那些灰,不同月份,不同季節,不同時間,不同天氣,近山遠水,輕風白雲,不是紀錄片或科學記錄,而是將藝術家的香港山水行樂旅遊圖。或者,當藝術家畫盡了香港大部份的山景時,那就真的可以推出一本香港山水圖冊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