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路邊野餐》貴州風情疑幻疑真

2016/8/23 — 9:58

中國貴州新秀畢贛編導的《路邊野餐》,不像德國片《一鏡柏林》那樣一個鏡頭直落,拍成兩個多小時長的奇情驚險片。而是散漫地交織着現實、回憶和夢幻的詩意電影,其中一段四十分鐘移動長鏡頭,尤其拍出真中有幻的神采,令人「驚艷」。此片在盧卡諾影展和台灣金馬獎都獲最佳新導演獎,曾在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

故事開始於貴州省凱里市(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首府),主角老陳在街坊診所行醫,奇在做過黑幫坐過牢,擅長開鎖又會作詩。他出獄後改邪歸正,極不滿弟弟吊兒郎當兼冷待小兒子衛衛,他則很愛惜這個小侄。

前半部拍攝窮街陋巷舊樓的日常生態,穿插着唸詩旁白,又有關於野人出沒的新聞與傳說,瑣碎而特異,近似侯孝賢風格。然後主角為了尋找「失蹤被賣」的小侄兒,並為老女醫師探望失散數十年的初戀愛人,從凱里乘火車前往鎮遠古城。火車穿隧道的映像最似侯孝賢。

廣告

後半部就真正獨特,精華戲肉是老陳到達山村「蕩麥」,訪尋吹蘆苼的苗寨人,遇上電單車載客小伙子、青年流行樂隊、將要到凱里做導遊的漂亮少女,以及與老陳一見有緣的理髮女子。這段四十分鐘長鏡頭穿街落巷,乘擺渡過河,再踏上小橋流水人家,雲遊式映像精采,而且極有山郷風味。

在單鏡頭漫長行程中,還道出主角獄中苦事和喪妻之痛,又有好像穿越時光的夢幻感,既真切又迷離。我特別喜歡行車空鏡頭配上女聲兒歌,以及流行樂隊演奏時,主角為理髮女子唱出情歌《小茱茉莉》——原是他在獄中為愛妻苦練的。這些唱歌情景好過大唸文藝新詩。

廣告

最巧妙是這四十分鐘內,主體其實是電單車窮小子與心愛少女的戀情,他苦苦追求,她故意不理,終於被他幫她背熟的導遊台詞打動。這對山村小男女的愛情描寫,很寫實亦很浪漫。

《路邊野餐》本來有些悶藝,主角身世複雜,兄弟情仇糾纏,又吟詩和發夢,故弄玄虛。好在蕩麥之旅一鏡直落,清爽別緻,掃除苦悶。

此外,片中頗多火車與鐘錶的意像。凱里舊屋窗子像銀幕反映火車馳過,十分奇特。窮小子在一節節火車卡外牆塗畫時鐘符號,行駛時仿似時間倒流,以免出城少女貪新忘舊。江湖老大哥懷念被活埋的兒子,變成隱世鐘錶修理員和接載學童的司機。加上開鎖解縛的象徵,相當微妙。

編導畢贛是貴州凱里苗族人,生於1989年。飾演主角老陳的陳永忠是他的叔伯,演得極好。那對小情侶當然亦佳。全片實景,但山村蕩麥之名虛構。

我去過貴州旅遊,留下深刻的愉快印象。陪伴我們很多天的青年男導遊正是苗族,記得他笑說做不到導演,唯有做導遊。因此我對這部苗族青年導演很不從俗的貴州片,增添了好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