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舞影・混雙》打頭陣 香江獅城以舞交流

2019/8/30 — 13:00

藝術跨界合作愈來愈頻繁,城市當代舞蹈團早在 2004 年即有「舞蹈 X 影像」的聯乘——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讀者可能會覺得好奇:舞蹈節目本來是現場即時的演出,而影像卻是預先錄製的片段,兩種媒介如此不同,怎樣拉上關係呢?

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策展人黃國威(Raymond)曾經這樣說過,「觀賞動作在舞台上呈現之時往往只能從固定方向去領會,影像可以突破取鏡角度而更多穿透力之可能性。」

過去十多年來,城市當代舞蹈團築成「跳格」的平台,通過委約製作、比賽、工作坊、影展和座談會,促進導演及舞蹈家之間的合作。這一年,他們把主題定於「Portraiture」(人像概念)。概念由澳洲編舞及舞蹈影像導演蘇・希利(Sue Healey)提出,意思是人像由觀察與被觀察雙方建立聯繫,在看見與被看見之間,能夠表達難以言喻且極具力量的身份概念。以此為題的舞蹈影像節目標在於把焦點回到創作及表演者的本身,發掘舞蹈與影像更多可能性。

廣告

開幕電影 雙城共舞

今年開幕電影《舞影・混雙》就是最好的例子。《舞影・混雙》是城市當代舞蹈團和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聯同新加坡 Cinemovement共同監製的成果。過去三年,兩地合共八位參與藝術家,以兩個人為一小組,導演和舞蹈家互動合作擦出火花,尋索他們之間跨文化的語言。

廣告

《再見,遊園驚夢》正是透過新加坡導演廖捷凱的鏡頭,呈現香港舞蹈家梅卓燕的故事。《遊園驚夢》是梅卓燕的經典獨舞作品,過去數十年間演出過無數次。舞蹈家不斷重演的同時,也不斷加入生活歷練的得著,豐富作品內涵。電影中,梅卓燕演出教學之餘,也在訪談分享了不少個人感悟。在廖捷凱的電影處理下,剪輯出聲音和影像交織的《再見,遊園驚夢》。

《再見,遊園驚夢》收錄自《舞影・混雙》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再見,遊園驚夢》收錄自《舞影・混雙》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另一個組合,由香港導演曾翠珊搭配新加坡情侶檔編舞郭亞福和黃天寶,合力推出講述被禁止的愛和無條件的愛的電影《一一》。現實中,編舞二人是一對同性戀人,導演捕捉他們起舞的影子,象徵二人通過舞蹈在愛的國度裡穿越艱難。製作過程中,郭亞福確診末期癌症,海外工作一度全面擱置。舞蹈家以身體作為主要創作,卧病在床實在是極大的難關。郭亞福更終於今年年初不敵病魔去世,留下遺作《一一》,寥以憑弔。

《一一》 © 劇照攝影 蕭美芝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一一》 © 劇照攝影 蕭美芝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銀髮起舞 舞動人生

呼應今年 「人像概念」的主題,曾翠珊、曹德寶、葉奕蕾、丘智華及岩井Remu 製作雙頻道錄像裝置——《相/人/舞》。五位舞蹈影像導演各自拍攝多位當代香港舞蹈藝術家的錄像,組成十幀流動人像 ,呈現香港舞蹈藝術家當下面貌。同場放映的是,香港設計師又一山人(黃炳培)連同三位香港資舞蹈家的錄像作品——《冇照跳》。伍宇烈、梅卓燕及邢亮半生投入舞蹈,創作方向雖然與又一山人不盡相同,但四人共享對生命的熱情。又一山人構思框架之後,三位舞蹈家即興舞動,以身體回應「冇照跳」的主題。

《無名路》收錄自《相·人·再起舞》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無名路》收錄自《相·人·再起舞》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冇照跳》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冇照跳》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冇照跳》流露舞蹈家面對人生下半場的感受,而另一個放映組合——《身體年輪@銀青乒乓》X《最美一幕》則呈現長者與舞蹈結緣的故事。

香港獨立創作人俞若玫及其成立的「銀青乒乓」與不加鎖舞踊館藝術總監王榮祿用上半年時間,共同開發舞蹈作品《身體年輪》。電影完整紀錄長者與藝術家相交流過程,從中可窺探出獨特的銀髮舞蹈美學。《最美一幕》則是比利時的製作,紀錄《父親、母親和孩子》世界巡演的故事,每一站舞團都會邀請當地的老年人當臨時演員。電影反映他們的個人經歷,同時折射各個國家老齡化的情況。

《身體年輪》@銀青乒乓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身體年輪》@銀青乒乓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最美一幕》

《最美一幕》

紀念包殊 擁抱科技

說起舞蹈,很多人都會想起一代舞后翩娜包殊(Pina Bausch)。適逢包殊逝世十週年,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帶來兩部包殊紀錄片。《有天翩娜問》出自比利時導演香妲,艾克曼(Chantal Akerman),而《與翩娜有約》則是以色列導演李・雅諾(Lee Yanor)的作品。兩部紀錄片作對照互補,揭示一代舞后鮮為人知的故事。

《與翩娜有約》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與翩娜有約》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有天翩娜問》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有天翩娜問》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隨著影像科技日新月異,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今年將會首度呈獻兩部虛擬真實(VR)的舞蹈影像。其中台灣導演陳芯宜作品《留給未來的殘影》,與編舞家周書毅共同創作, 以舞蹈呈現難以言說的記憶殘影,為觀眾帶來全新的觀演體驗。

VR舞蹈影像《留給未來的殘影》舞者潘柏伶、方妤婷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VR舞蹈影像《留給未來的殘影》舞者潘柏伶、方妤婷
(圖片由城市當代舞蹈團提供)

作為亞洲規模最大的舞蹈影像盛會,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今年續有「亞洲舞林短打」的小品合集。七部作品之中,菲律賓的《美味瑪莉亞》及港澳地區的《徊》更是世界首映。

幕起燈亮,舞者就得攘開外頭的一切,心無旁騖地舉手提腿旋轉。觀眾也一樣。電影院裡,你的眼前只有放光的銀幕,簡單純粹而美好。因為遇見美,所以舒懷。跳格,是跨媒介的突破,也是超越現實的窗口。世事繁紛,心情複雜,藝術雖然無法力挽大局於狂瀾,但它還可以闢出一個黑盒子給你放輕鬆。

——

「跳格2019」立即購票 

百老匯電影中心  http://bit.ly/2NmPlQ8
城市售票網  http://bit.ly/2MqYaJn 
撲飛  https://www.popticket.hk/ccdc

詳情請見「跳格」官方網頁  www.jumpingframes.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