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踏過乳房而入 永續的生產與消費

2015/11/26 — 18:35

余淑培的裝置作品《你的胸部真精緻,真中國》

余淑培的裝置作品《你的胸部真精緻,真中國》

早幾天到了位於沙田圓州角一幢商業大廈的星計劃(Star Projects),這剛開不久的藝術展覽空間已舉行第二個展覽「永續的生產與消費」(Perpetual Production & Consumption),上一個展覽「光滑!明亮!繽紛!」(Glossy! Shiny! Fertility!)找來六位本港及內地的年輕藝術家,這次群展也同樣找來六位本港及內地年其輕藝術家,包括余淑培、鄭婷婷、賴宛珊、鍾正、葉惠龍及葉甫納,不知再下一個展覽是否也是找來六位本港及內地年輕藝術家,以完成這一連三場的系列展覽。

其實筆者也頗喜歡永續的生產與消費這名稱,現時的藝術市場難道不是在永續的生產與消費,停不下來的生產,停不下來的賣買,整件事就好像工廠大量生產模式般,但藝術就算不是高高在上的一件事,藝術品是真的可以如此永續地產生出來,以及被買賣嗎?是誰將藝術定性為一種生產及消費的過程、對象及結果?是市場制度本身,還是業界人士呢?

一入門口就是放置在地上的塑膠乳房們,即是余淑培的裝置作品《你的胸部真精緻,真中國》,大家入去就一定會踏上去,所以小巧的乳房們都有很多人的腳印,女性的乳房是生產品,也是消費品,是父權社會或商業市場制度的踐踏物,還是其他呢?不過筆者心想,原來中國式乳房即是精緻。走入去會看到鄭婷婷的《道上滾球》、《近觀滾球》等油畫,賴宛珊的《另一個綠色世界》畫系列,旁邊的窗上的貼著的是她的《穿過日子和光線》,地上也播著她的錄像作品《個人星系》及《室內日落》。另一邊放置了鍾正的錄像裝置作品,展場最入面是葉惠龍的《書櫃》及葉甫納的《指甲美術館》。

廣告

鄭婷婷的《道上滾球》

鄭婷婷的《道上滾球》

廣告

鄭婷婷的《穿過日子和光線》、《個人星系》及《室內日落》

鄭婷婷的《穿過日子和光線》、《個人星系》及《室內日落》

永續的生產與消費,是鄭婷婷畫中的滾球,是賴宛珊畫中的綠色,是鍾正錄像作品中的跑步的人,是葉甫納作品中的指甲……永續的生產與消費,是藝術作品,是藝術創作過程,是藝術家,還是藝術業界制度呢?

鍾正的錄像作品

鍾正的錄像作品

筆者記得,以前藝廊負責人曾說過他不在香港島,而選擇九龍開藝廊,除了因為租金原因以外,也認為藝術空間無可能一定要集中在港島,更無可能一定要在中上環荷李活道一帶,但平時會去看展覽的人們,有否去九龍及新界看展覽。筆者數一數,不計政府的博物館、美術館、大會堂等,九龍除了有在馬頭角的牛棚藝術村及石硤尾的 JCCAC,尖沙咀有 K11 art space,深水埗有百呎公園、咩事藝術空間(Things That Can Happen)、22N Gallery,觀塘有 BLINK Gallery、一新美術館,土瓜灣有雲峰畫苑,荔枝角有饒宗頤文化館,新界荃灣有藝術創庫畫廊(Art-Experience-Gallery)、荃新藝廊等等。當然,如果要做到香港區區都要藝廊或美術館,真的是比較不實際,除非政府會透過區議會大搞藝術文化工程,一區一館或一廊,又或西九文化真的動工,實質上改變香港的藝術文化版圖,新的但要商營公司或機構在中上環以外地區開藝廊,始終要看成本開支,除非有「大水喉」照住,所以筆者不會期望香港藝廊不再集中於中上環。

不過,筆者也希望多些藝術空間在九龍及新界出現,最好不是商營藝廊,最好是一些非牟利機構或或像百呎公園、咩事藝術空間等由藝術家開闢的空間,筆者也發現近來有愈來愈多手作市集在購物中心以外的地方,如工廈、舊樓等單位中舉行,筆者覺得這種比較生活化的 pop up 藝術文化活動,相對於開一間間藝廊,更易於九龍及新界不同地方發生。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