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輸入和顯示之後、資料儲存和執行運算之前

2018/6/20 — 10:49

(資料由客戶提供)

—— 看「藝評香港:香港藝評人資料整存與藝評網上文庫計劃」階段性發展

「藝評香港:香港藝評人資料整存與藝評網上文庫計劃」:www.artscritics.hk

廣告

1992年成立的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IATC(HK)),在網路媒體興起的90年代末期,成立官方網站,今年剛滿25年,首頁側邊欄上的子頁面,隨時更新中。

2016年開始的線上計畫「藝評香港:香港藝評人資料整存與藝評網上文庫計劃」(原「香港藝評人網」),以2000年為起點座標,收集香港評論人所生產的評論,不限界別、不限作品發表地域,橫跨七個範疇,包括戲劇、戲曲、音樂、舞蹈、文學、視覺藝術與電影,至少18種主題。2016-2017年第一階段,以公開徵集起手,透過作者自選,自由提交具代表性,包含但不限在現擬主題範圍內之藝評,共收集了21人,203篇文章。目前的第二階段,加上編輯主導邀稿,發出50個邀約,持續累積到651篇文章。在政府標案框架下,加上有限的時間及經費,這樣的成績,已難能可貴。

廣告

此外,應該並列而視的,還有數個目標相異,功能部分重疊的專案網頁。包括2012-2014年階段性運作的「藝PO」(www.iatc.com.hk/group/criticspo),採用登記註冊,自由投稿,後台編審上稿。收集即時評論,接觸廣泛受眾、也藉此發掘新興寫手。2013年12月開始運作「ARTism藝評」線上誌,透過專題策劃及常態專欄,聚焦香港本地演藝節目及事件回顧。2015-2017年,承接「香港戲劇資料庫暨口述歷史計劃(第一期)」,同步重整過去,將2006-2010年《香港戲劇年鑑》的紙本資料補遺,增修人物訪談,並進行數位優化,集中統整,向公眾開放。再加上協作單位art-mate售票網(www.art-mate.net),透過售票系統服務,與團隊協作年鑑所需的演出資料建置,以及2018年最新上架的「動行者藝評人自我探索計劃」(www.iatc.com.hk/doc/104749),繼續跟進相應的評論書寫培育機制,才算完整了資料庫框架與內容生產機制的基本格式。

從結果往前回看,多線結構網絡與覆疊取樣標的,經緯交錯,加上開放協作機制,以及足夠的時間,得以盡可能涵蓋全貌的收集編整香港文化現場的人事時地物。儘管各分頁專案,各有形成背景,不盡然是預先規劃而行,但一如賈伯斯所說:你無法預見這些點滴如何聯繫,唯有透過回顧,可以看出彼此關聯。

再看「藝評香港」線上計畫,或可理解「藝評香港」的設計與操作思維的其中脈絡。「藝評香港」以作者、主題、藝術範疇為經線的檢索分類結構,跨越表演藝術範疇,加上時間、發表媒體、介面,的緯線串連,架構了基本網絡,特別引人注意的是拉出香港的區域聲道,以香港人書寫為座標矛點的取樣策略,相當程度的可以讓這個資料庫內容與國際產生更多連結,也更有機會呈現出香港文化視角的幅度,舉例來說,在總計超過600篇的文章中,在香港演出及非香港本地演出的作品大約是2:1,其中還包括以外文書寫的評論,這個量化數據背後的文化觀察,幾可獨立成篇,更待進一步的分析運算。簡而言之,第一階段骨架已成,血肉待補,下一階段的資料建置,才是工程。

見微思著,「藝評香港」有無進一步成為「藝評亞洲」的可能?或許拭目以待,然而,橫跨不同美學系統的設定,形成跨度過大的守備範圍,會否因為超越既有組織的專業及行政負擔,進而影響內容質量,成為必須思考的技術課題,如何進一步整合更具規模及效率的資源與協作機制,將是持續發展的關鍵。

單就香港本地來看,「藝評香港」並非首個思考到歷史文獻儲存重要性的計畫,2000年就開始運作的亞洲藝術文獻庫(aaa.org.hk)或可作為參照對象,其所關照的面向聚焦在當代藝術,目標鎖定亞洲區視覺藝術美學範疇,事實上,與「藝評香港」的內容訴求,有一定程度的重疊。但儘管核心價值相近,形式樣態與組織結構卻差異甚大,官方主導的單個數位計畫與民間機構實體空間的線上資料庫,除了18年的時間差,運作型態與資源規模,也有所不同。持平而論,一個資料庫的成形,或可一夕之間,傾資源以立竿見影,龐然而立,或若非長遠擘畫無以成形,就數位文化資料庫建置標的視之,亞洲藝術文獻庫與「藝評香港」的形成發展,可能難以客觀比較,卻絕對可以互視對照,前者用了18年的時間,驚人的經濟成本,成為亞洲視覺藝術界的重要指標,後者若要以成為香港,乃至於亞洲文化資料庫作為目標,資源或許難以估計,但18年,可能是最低的檢測單位。除了資源挹注與時間累積,人才培育、機制整合與持續推動自主協作、開放共享的核心價值,是「藝評香港」能否續航的策略關鍵。

現階段的「藝評香港」還在尚未定型的初步階段,或有未盡,卻也是一個最好的時機,人們可以想像一個理想的文庫樣貌,加以實踐,既非由上而下的官方史料,也不是包裹著經濟資本的市場需要。而當虛擬場域與實體空間已等量齊觀,文化治理話語權及評論書寫的歷史任務,如何從中取得座標移轉、版圖擴延,甚至是資源重新分配的協商空間,可以是機制結構與書寫者之間的有機提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