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近期看過的四支樂隊:Thud、Salad Kowloon、你男友係碌葛、Teenage Riot

2015/7/24 — 12:40

本文將以「 Split Album 」的形式寫四支筆者近期看過現場的樂隊,圖為 Teenage Riot 的黑膠發佈會。你男友係碌葛 與 Salad Kowloon 當晚作為暖場。

本文將以「 Split Album 」的形式寫四支筆者近期看過現場的樂隊,圖為 Teenage Riot 的黑膠發佈會。你男友係碌葛 與 Salad Kowloon 當晚作為暖場。

愈寫得少,愈拘泥於花時間寫成的文章的類型。我要在某心愛樂隊出碟後才寫碟評嗎?還是一定要有一個兩小時的訪問才可以以專訪形式成文呢?後來我覺得,都沒所謂吧。樂隊/音樂人的種種,都值得一書。

上週寫過一篇Ketchup短訪及其眾籌計劃,也寫過台灣音樂人洪申豪與本地唱片店White Noise Records負責焦Gary的對談,也不是樂評,也不算是長訪問,反應算不錯,起碼可以跟讀者一起討論下這些問題,甚至多多少少推動了欣賞的音樂人的集資,心願足矣。然後昨日知道當日寫過的黃衍仁的眾籌也已剛好達標,亦覺得滿足。

廣告

所以,其實,音樂文章,形式真的沒有所謂的。今次,我就以現場睇Show的經驗出發,寫四支近期看過的樂隊。希望繼續有推動之作用,也希望喜歡其中一、兩支樂隊的樂迷會順道聽聽其他樂隊的想法和音樂,大概是愈見流行的 Split Album 的概念吧。

 

廣告

Thud 

Thud 的宣傳照,很有 80 年代樂隊之感。

Thud 的宣傳照,很有 80 年代樂隊之感。

毫無疑問,Thud是近期香港獨立樂圈最有international感覺的樂隊。

簽下以英語為主導的廠牌、受多家外媒品評、歌詞也以英語為主。感覺上,他們就像是一支英國東北部、等待爆發到倫敦的蹬鞋音牆團體一般。「Thud是擬聲詞, 一個不響亮的聲音,在想團名的時候一看到這詞,就覺得非常適合低調的我們。」事實上,歌曲迷矇的他們真是低調得可以。

相對於其他樂隊流行的推廣方式,他們沒有很著力地把歌曲放上網。作為樂迷,我當然希望有得「試聽」(然後入場或購碟支持他們)!如果沒得試聽,樂迷也可能因為一、兩首好歌而進場聽最少一次,這就是他們的魔力。

結果,我都有去到Thud的EP發佈會。

當晚,結他手Sky的「其中一隻Power supply的火牛」在上台後,發現壞掉!而當時在台前幾行的位置,我也看得心急了。「只能捨棄部分效果器後繼續演出。......樂迷的耐性強得令我充滿內疚。」結果他們也不負眾望,在現場玩了多支歌曲,而且隊員在發生音效意外後表現也很淡定,配得上文首描述之風範。

說回這支風範樂隊之構成。主音兼琴手 Kim 與兩位結他手 Sky 與 Andy 是同學,然後加上低音結他手卓宏與及其弟,鼓手卓偉,就是現在 Thud 的陣容。幾位成員也說喜歡 Slowdive、Whirr 等樂隊的低迴音牆,後來在夾Band時就嘗試加入各種合成器的嘗試。「初時樂團還未找到方向,我和Andy就不斷試不同效果器和聲音,在嘗試的途中看見有樂團貝斯手可以同時彈出分明的結他聲和貝斯聲,便想到把音牆加入歌曲中又不會少了Bass或Andy的Lead melody。最後Kim和Sky的加入」,成就現在的順柔效果。

比較特別的是,他們加入了外國味甚濃的廠牌 Records for Children,「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廠牌的)Jane,發現大家對音樂有相同睇法,所以決定合作了,其實永遠最開心的是有真心欣賞我們的人來幫助我們!」後來他們也有機會與多支外樂隊如加拿大 Art Rock 樂隊 Braids 合作交流。

「每次見到外國Band來港演出,留一兩天又去別的地方表演去,來去如風……令我有些失落和沮喪。」作為女成員的 Kim 說到自己心儀的樂隊也顯得感性。「很遙不可及......可是我想這種負面也是推動我的動力。能在音樂上,心態上有所交流,實在太好了。」

說到未來的計劃,Thud將會在八月尾到上海出席 Shoegaze Festival 「同場的Band也是非常的正,有興趣的話可以來看看喔。」他們在訪問末段邀請大家去看。

第二屆東亞自賞盯鞋音樂節連結

 

圖:Thud facebook page

圖:Thud facebook page

 

Salad Kowloon

Salad Kowloon 為 Teenage Riot 暖場的表演 ( 圖:Jingli He / Salad Kowloon facebook page )

Salad Kowloon 為 Teenage Riot 暖場的表演 ( 圖:Jingli He / Salad Kowloon facebook page )

如果客觀上Thud有種國際化的印像,主觀上,我則經常對別人說,Salad Kowloon是近一年半載我最喜歡的香港新樂隊,沒有「之一」。聽得人很爽,令人有即時的衝動,也很耐聽,例如 Demo #1我就一直聽到現在,有時上下班都會播。以前為《號外》寫文時,曾作過簡短訪問,但篇幅所限,很可惜。趁現在這個機會,可以多與他們聊天了。

推出了兩Set卡式錄音帶(Demo #1與#2),兩張都是典型的Lo-fi Indie-Pop。在躁音中他們述說青春佚事。一年過去,樂迷聽到他們的不變的風格與表演上的進步。「從去年八月的第一場演出開始,到今年八月的芝麻開壇真的剛滿一年了。」

「過程中也順道把那些一度以為完成的編曲和旋律再改進,像〈When Jason Sings〉後半的樂器部份到現在還在變。演出亦用掉了很多原本能一起寫歌的時間,兩捲demo的十首歌其實早在去年九月就已經寫好了。」當時的首張卡式,錄音只用上三天,音樂人劉浩知用上三週來混音,時至今天,他們還是對編曲一絲不茍,既有後製,也有在錄音上的慎重。Salad Kowloon的《demo#2》中的結他和主唱部份反覆改動和重錄了好幾次,「這算是和《demo#1》在混音完成後才發現大量改編空間的情況相反吧。」

他們的歌曲之中,樂隊第一支寫好的歌曲〈After Sun〉最能打動我,談的是類似是一見鍾情的事情。歌者在落日見到那個「她」的千嬌百媚,本來也沒打算喜歡她的,就在落日的Magic Hour,他沒有選擇地愛上了她,浪漫得可以,也帶著萬分的無奈與往後的堅持。

不過,填詞人Milton說,「譬如說After Sun是關於某次『日出過後冇真愛』的一夜情」,而同樣有著青蔥愛情感覺的〈Fake Student ID〉則是說男方不願離開學校,因為離開學校就會少見了情人,所以他要冒製假學生証來上學。「〈Fake Student ID〉的那個"you"由始至終都是說那(兩)張假學生證。」

雖然樂隊訪他們的歌曲不算愛情、他們也沒有甚麼戀愛因子、而歌曲的故事都來自朋友,但偏偏就是幾首情歌最能感動樂迷,起碼,是我。

樂隊經歷過改組,例如第一代鼓手滔在《demo#1》推出後不久便退團,然後低音結他手蕊找到現任鼓手殷。未來,他們也會用中文來入詞,我很期待。

他們將會出席八月中的戶外音樂節「芝麻開壇」,連結按我

 

Salad Kowloon @ Grasscamp 2015 (圖:Salad Kowloon facebook page)

Salad Kowloon @ Grasscamp 2015 (圖:Salad Kowloon facebook page)

 

 

你男友係碌葛

你男友係碌葛的band相......實在後悔自己冇幫他們影 Band 相。  (圖:你男友係碌葛 facebook)

你男友係碌葛的band相......實在後悔自己冇幫他們影 Band 相。 (圖:你男友係碌葛 facebook)

在我做過的訪問之中,廣州樂隊你男友係碌葛的自我介紹可算是最有趣味的。她們是「普通OL Zoey」、「速彈手史悲」、「打雜小吉」、「臺風擔當洋洋」與「江門保險王志暉」,由職業到分工都有說到,趣味當中有種清晰。不過,當問及為何要改這個團名時,洋洋說「解釋過也許就沒有那麼有趣了」,小吉和應。我心想:好吧......

歌詞大多用廣東話寫出,流行、爽朗的曲風聽得有點 J-Pop 的味道,一開波就黎料的鼓擊則叫人想起九十年代的加洲式 Pop punk 吧。可是他們覺得自己絕不日系,小吉說,比較像是搞笑系。而他們也比較聽得多的是indie pop、shoegaze和dream pop。據我看他們演出的經驗來說,比如〈波蘭首都是上海〉就可被歸類為 dream pop 了,而且是一首很催淚的歌曲。曾留學德國、外表可愛的 Zoey 說「歌詞都比較無聊」,其實也不然啦。「〈德國工會〉說的是朋友拍拖時的感情矛盾啊,和歌名沒有什麼關係就是了」誌暉笑說「也可以直接讀《戀愛心理學》這本書,歌詞照讀的。」感情生活也很重要,所以不會無聊啦。

說到練團,誌暉說每次排練演出從江門坐長途車過來比較苦。廣州的地理環境我不太熟,但想必沒有香港的觀塘旺角葵涌那麼方便吧。「玩band是興趣,也是生活常態,樂就在於克服苦上面吧。堅持diy有時要面對更多問題,但也有更多樂趣呢。」洋洋補充。

在舞台上面,你男友係碌葛的各個崗位都很有光芒和表現自然,也看到成員們上述描述的快樂,下次要再看他們的演出。而能夠看到 Salad Kowloon 與你男友係碌葛與的演出,都是在同一個場合:Teenage Riot 黑膠發佈會之中。兩支樂隊同為 TR 暖場。

 

Teenage Riot

Teenage Riot 上週在灣仔藝術中心的演出 (圖:Goby Lo / Teenage Riot facebook page )

Teenage Riot 上週在灣仔藝術中心的演出 (圖:Goby Lo / Teenage Riot facebook page )

10年前,阿波與Yan等樂手組成過一支名為 Teenage Riot 的樂隊。然後隨著成員們各有各忙,就擺低了。到另一支維港唱片樂隊、活躍於2010至2013年的 Rachel Believes in Me 的發展後期,鼓手 Samuel 等相繼加入,再加上兩位少女成員,輾轉就成為現在的  Teenage Riot 。

之前已經寫過一篇TR的碟評,可參閱〈Teenage Riot  膠換溫柔〉一文。

在蒲吧表演當晚應該有三數百人。成員們的演出都很盡情,女主音 Freakiyo 直認「很放」,演出了一個跟平常不同的自己。男主音阿波則說因為成員們感覺都跟自己很想像,而且有別於過往的演出經驗(例如在22 cats作為主音結他手,今次沒有結他)所以跑跑跳跳玩得很盡情。

當晚除了玩了黑膠收錄的歌曲以外,還有一些新歌和Cover歌。新歌〈The Revenge 2〉是上述樂隊前身時期的創作,由現任成員們填上完整歌詞,同樣是講復仇的歌曲。表演當晚。台幕播放的Stop-Motion短片,有一套仔細的報仇教學,看後聽後,你會知道得罪人、或者是傷了別人的心,是很大獲的事。一整晚,台幕播出的畫面都很有心思,有一些是成員們自行錄製、有一些就是成員在朋友處找來的圖片或Footage。在表演講及佔領運動〈UM (Small Tent and Plastic Wrap)〉一曲時,背後則播放著佔領圖片。歌詞提及的電筒 / Torch,其實是說曾健超被黑警打致重傷的事件,因為TR的成員後來見到一些報道,說曾的部份傷痕來自警方使用的基本裝備電筒。然後,阿波再次深思電筒的用途。「Oh Here Comes The Torch…...Staying In The Small Tent / Hear Them Sing Amd Hear Them Shout」一段說明了電筒不是只用來對佔領者「照田雞」或打人,而是有著光明、教導的意思。〉

有別於不少資深成員混集新成員的樂隊,Teenage Riot 不少歌曲都是集體創作的。他們說「我們的成員橫跨三代,有幾個中坑,有一位夾在中間,還有兩位少女」,但磨合上是沒有問題的,愛聽90年代流行的大部份音樂類型,由Sonic Youth到Nirvana以至草蜢都有。訪問當晚,他們就聽著草蜢。歌詞有中有英,對TR來說份屬合理的選擇。而演出當晚他們 Cover 了本地經典Synth-Pop、詞神樂隊粉紅A的〈不日公映〉,此曲也將會錄一個Studio版本放入新碟之中。

TR未來的計很多,他們的結他手說有很多新歌在手上,差在未有時間夾和錄。這支被外界喻為supergroup的多人樂隊,還有漫漫長路可行。昨晚他們還在錄音,新作看來很快面世。他們將會在8月15日的上環藝穗會的〈發現灣 您大肚Dum 有危機音樂大會〉與8月22日的台灣搖滾樂隊拍謝少年 (Sorry Youth)音樂會中獻唱,看以下連結:

發現灣 您大肚Dum 有危機音樂大會連結拍謝少年 蚵子寮小搖滾音樂會連結

 

************

完。如果喜歡其中一、兩支的你,也順道喜歡上其他樂隊,那就令筆者非常心滿意足了。

以上。我會一直支持你(們)的。加油。

 

更多資料來自樂隊 facebook page:ThudSalad Kowloon你男友係碌葛Teenage Riot

作者 facebook PageOne Band One Day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