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貝多芬做得到的事

2016/5/30 — 0:4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貝多芬一生最成功、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什麼?

這問題,很難回答啊!因為貝多芬成功、了不起的作品實在太多了,光是交響曲就不知該選「英雄」、「命運」、「田園」、第七號或「合唱」?何況還有鋼琴奏鳴曲、鋼琴協奏曲、弦樂四重奏...說真的,這個問題我是絕對回答不了的。

那若是反過來問:貝多芬一生最失敗的作品是什麼?哈,這問題相對就容易太多了。我有現成、確知的答案,而且還可以一併回答:貝多芬最失敗的管弦樂作品、鋼琴作品是什麼。

廣告

答案是同一首曲子。貝多芬正式出版過的管弦樂作品、鋼琴作品、所有作品中,最失敗的應該是他的第六號D大調鋼琴協奏曲。我沒說錯,也沒開玩笑,貝多芬不只寫過、出版過五首鋼琴協奏曲,真的有六首,這第六首的作品編號是61a。

光是絕大部分樂迷都認定貝多芬的鋼琴協奏曲是五首而不是六首,就部份說明了這首作品有多失敗。這首曲子,本來不是鋼琴協奏曲,而是由貝多芬做過的唯一一首小提琴協奏曲改編而成的。小提琴曲要改成鋼琴曲,最大的難處在:小提琴是單音樂器,基本上一次只發出一個聲音;鋼琴卻是複音樂器,再怎麼簡單都有左手右手兩個聲部。原來只寫了一個聲部的小提琴音樂,必須加很多其他內容,才能成為適合鋼琴演奏的音樂。而且,小提琴最低最低的音,是低音的sol,鋼琴鍵盤上,比這個音更低的,還有足足三十六個鍵。換句話說,這三十六個鍵的聲音,絕對不會出現在原來的小提琴音樂裡,要改成鋼琴曲,那就得另外寫讓低音能發揮的部分。

廣告

一言以蔽之,其實把小提琴協奏曲改成鋼琴協奏曲,不怎麼有道理。如果要省事,保留大部分原有的小提琴音樂,那麼鋼琴就等於被廢了大半的武功,既沒有多重的聲部表現,也沒有低音渾厚的重量。倒過來,如果希望發揮鋼琴的特色與長處,那就必須對原來的樂譜動大手術,耗費的心力、時間,都夠可以新寫一部真正的鋼琴協奏曲了。

貝多芬就是選了省事的方法改編。原來寫給小提琴的音樂,幾乎原原本本保留著,只多加了一些理所當然的和聲給鋼琴的左手低音演奏,這樣的曲子,唉,聽起來真的蠻無聊的。鋼琴只剩下了模仿小提琴的作用,在第二樂章放慢速度時,很容易就聽出了鋼琴聲音無法延續,無法像小提琴般盡情歌詠的缺點。從頭到尾,鋼琴的低音都是無足輕重的伴奏,經常淹沒在低音提琴或低音管的相同音域聲音裡,完全凸顯不出來。

這樣一首失敗的改編作品,很少人演奏,更少人錄音,不聽也罷?但貝多芬就是貝多芬,他不朽的歷史成就就在即便是最失敗的作品,都還是有可聽之處,甚至有非聽不可的理由。應該就是自知這部作品改得很隨便、很不像樣吧,貝多芬特別在第一樂章新寫了一段Cadenza,那可就一點都不隨便了!Cadenza華彩部由鋼琴獨奏,貝多芬當然擺脫了原來為小提琴所寫的音樂,讓鋼琴能夠充分發揮。更神奇地,他打破了Cadenza的基本定義,這段長達五分鐘的華彩奏,竟然不完全只有鋼琴獨奏!其中幾個關鍵的段落,樂團裡的定音鼓加了進來,不只是加強鋼琴的節奏,甚至進一部和鋼琴進行了有趣、深刻的對話。

不能不聽啊!這是樂史上空前的二重奏Cadenza,這也是樂史上稀有的鋼琴、定音鼓親密對話音樂。光是為了聽這段五分鐘的Cadenza,不管其他三十幾分鐘音樂有多失敗,我都期待有鋼琴家有樂團願意演出這首作品。

這真的是只有貝多芬做得到的事。讓你明知那是他一生中最失敗的作品,都還是忍不住想聽、想對別人介紹。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