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麼近那麼遠:伊朗的士笑看人生

2015/5/29 — 11:54

【文:游心】

Jafar Panahi 化身的士司機,架著的士穿梭伊朗市區,接載賣翻版影碟的大叔、趕於中午前放生金魚的一對老婦、被除牌的律師、以及精靈佻皮的姪女等,在狹小的士中無所不談,但是...

被判監以及禁止二十年內進行任何電影製作的Jafar Panahi,繼《This is Not a Film》與《Close Curtain》之後,破禁交出《TAXI》,全片以安裝於車上的攝錄鏡頭及姪女的廉價相機拍製而成,片長82 分鐘幾乎全無冷場,上車乘客性格鮮明,有的理智、有的盲從、有的惻隱爆棚、有的假情假意,的士中猶如充滿著自由的空氣,乘客放低了宗教、政治、倫理的包袱,暢所欲言並將顧慮拋諸腦後,訴說著他們在這封閉國度中的一點一滴。

廣告

Jafar Panahi 與姪女談到好電影的定義,姪女引述其老師的看法:電影不能談經濟與政治;好人需要用伊斯蘭教的聖人名字及不能穿著西裝打呔;電影不能太過現實及呈現黑暗面。這段對話令人想起賈選凝小姐在藝評獎中的一句評語「電影應為觀眾提供健康的審美和省思現實的人文關懷」,原來香港與伊朗是這麼近那麼遠。

當自我審查成為習慣,政治迫害成為常態,殘酷死刑成為工具,在封閉建制與現實生活之間,人民覺醒猶如呑食《Matrix》中的紅色藥丸,勇氣可嘉兼難能可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