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逝者如斯夫 ── 黃榮法的藝術

2017/6/24 — 14:00

黃榮法(Morgan)創作媒介廣泛,並專注於行為、雕塑和錄像。

黃榮法(Morgan)創作媒介廣泛,並專注於行為、雕塑和錄像。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黃榮法,青年藝術家,1984年生,於香港生活及工作。2007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創意媒體系,2013年於倫敦大學學院斯萊德藝術學院雕塑系獲碩士學位。黃氏創作媒介廣泛,並專注於行為、雕塑和錄像。近年曾於溫哥華、倫敦、台北等地開辦個展;亦曾展出於光州雙年展及首爾、深圳、聖保羅、倫敦等地。黃榮法曾到首爾、都柏林、札幌等地駐村;作品被英國林肯郡及林肯市美術館等歐洲及日本多處地方及私人收藏。

「時間」一直是黃榮法的創作主軸。

「時間」一直是黃榮法的創作主軸。

廣告

黃榮法一直關注「時間」,這一直為黃榮法的創作主軸。他被時間不能逆流之力、及其引發的糾結所吸引——人力所不能控制之物,或者就是創作的觸發點。六年前,黃榮法買下一根跟自己體重相同重量的鐵柱,以中國人的老話「鐵柱磨成針」為意念,去進行一個持續的行為藝術作品。他的意念是透過藝術去感受時間,「最終可能窮一生,鐵柱也未能磨成針。」他製作玻璃試管般的「針」,裡面盛著他削磨鐵柱所掉落的鐵粉,那針便如時間囊,而觀眾又如何透過裡面的鐵粉,去體會他所經過的時間?黃榮法說這是他一直思考的問題。

廣告

Morgan買下一根跟自己體重相同重量的鐵柱,以中國人的老話「鐵柱磨成針」為意念,透過藝術去感受時間。

Morgan買下一根跟自己體重相同重量的鐵柱,以中國人的老話「鐵柱磨成針」為意念,透過藝術去感受時間。

時間的不可抗力

黃榮法說,時間是不能控制的,或說遠超自己控制範圍的事;時間如果能控制,很多事情都可以解決。「我在作品中嘗試操控時間,也明知控制可能是徒勞;但在做的那個當下還覺得有可能的時候,就不是徒勞。」時間總是引向許多人生的領悟,「像家人的離逝,已經成其為遺憾,已無法重新來過、改變現在的結局。」那麼,黃榮法作品,是對於時間困局的沉溺,還是超越?

「我在作品中嘗試操控時間,也明知控制可能是徒勞;但在做的那個當下還覺得有可能的時候,就不是徒勞。」

「我在作品中嘗試操控時間,也明知控制可能是徒勞;但在做的那個當下還覺得有可能的時候,就不是徒勞。」

時間如河流,逝去者不可挽回,也就是《論語》中,「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在定點中我們反而可以看到轉變,完全迥異的風景。事物轉變,那流動性銘刻著時間。黃榮法便是希望聚焦於事物之上,看到時間。

關於時間和記憶,嗅覺是一個很奇妙的環節。艾克曼的《感官之旅》中說,嗅覺是人類語言中開發度最低的一種感官,相比形容視覺之語言多麼豐富,而形容嗅覺的語言卻是五感中最貧乏的。但反而因此,嗅覺卻能極奇妙地啟動回憶,把遙遠的一幕剎那帶回我們眼前。

小時候回大陸常聞到一種氣味,Morgan嘗試重構這種氣味,作為一種非物質性的邊界。

小時候回大陸常聞到一種氣味,Morgan嘗試重構這種氣味,作為一種非物質性的邊界。

個人的時間痕跡

黃榮法曾照著1975年的照片,複製當時羅湖過關的情景。「小時父親帶我們回大陸,常有某種氣味,一聞到就知自己去了另一個地方。那氣味包括人的瘦餿味,紙幣、泥土、汽油、雜草、水果、車的廢氣等種種氣味混雜而成。當時自己還沒有回歸的觀念,只知自己是身處另一地方。」他於是嘗試重構這種氣味,與製造香味的公司合作、與調香師一起製作,以氣味作為一種非物質性的邊界。「那關卡何時會無?何時會成為深港融合?但無形的邊界會留在我們的身體裡。」與當年時時質疑邊界的含混性相比,今日的青年藝術家如黃榮法,則傾向去重新摸索邊界。

他觀察家附近的破舊球場,地面顏色磨蝕,便一層紅漆一層綠漆地蓋上去,那斑駁痕跡就說明了時間。

他觀察家附近的破舊球場,地面顏色磨蝕,便一層紅漆一層綠漆地蓋上去,那斑駁痕跡就說明了時間。

黃榮法以個人去感受時間,他觀察家附近的破舊球場,地面顏色磨蝕,便一層紅漆一層綠漆地蓋上去,那斑駁痕跡就說明了時間。黃榮法的本土意識是這樣的:他自兩三歲搬入屯門,笑稱自己也是屯門發展的歷史遺物。「屯門很怪,去哪裡都要一小時,不論是尖沙咀、旺角、中環、東涌,都要一小時,一小時可以換算成不同的距離。這些新巿鎮發展也是殖民地遺留的痕跡。」於是他以屯門新巿鎮的歷史片段,加上一些城巿傳說,重現在一次車程中,作為作品。

黃榮法以屯門新巿鎮的歷史片段,加上一些城巿傳說,重現在一次車程中,作為作品。

黃榮法以屯門新巿鎮的歷史片段,加上一些城巿傳說,重現在一次車程中,作為作品。

時間的隱喻:黃榮法也用杯渡禪師的典故製作錄像作品,杯渡禪師本是為佛法而來渡眾生,但作品中只有一隻浮在大海中的杯,純粹浮沉,不知何往。「也像香港的現況,找不到目標。」

杯渡禪師本是為佛法而來渡眾生,但Morgan的作品中只有一隻浮在大海中的杯,純粹浮沉,不知何往。

杯渡禪師本是為佛法而來渡眾生,但Morgan的作品中只有一隻浮在大海中的杯,純粹浮沉,不知何往。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 (本集於6月25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