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進入藝術館之前的社區藝術 — 談CHAT六廠舞「紡織龍」

2018/7/31 — 11:32

CHAT六廠「紡織龍」舞龍表演者,於演出後離場。

CHAT六廠「紡織龍」舞龍表演者,於演出後離場。

人總有一些情意結。在觀摩CHAT六廠舞「紡織龍」之前,至少未曾感到「舞條龍」能如此簡單又直接觸動自己。

可能是從小一直被龍所象徵的精神、文化和意義薰陶,也可能是出於緬懷「亞洲四小龍」、李小龍,諸如這般美好卻已逍逝的龍的傳說。舞龍當日,鑼鼓一響,成人和小孩表演者,各自高舉一節節由廢布編織而成的龍身,按着領龍的舞火龍師傳吳江南的指揮,連成一條長龍。剎那感動一湧而至。

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是南豐紡織舊時的荃灣廠房原址,是南豐紗廠保育項目的一部分,經改建活化成一個推廣與紡織文化有關的藝術空間。雖然六廠預計於明年春季才正式開幕,但這個暑假先向公眾推出共學活動「盛夏手作:來建紡織村」,包括工作坊、體驗活動、講座、分享會,似是為來年開幕先做熱身。上周六(28日)CHAT六廠的紡織村開幕,舞「紡織龍」就是開幕活動之一。

廣告

「紡織龍」靜候演出。

「紡織龍」靜候演出。

廣告

「紡織龍」由日本藝術家田口行弘設計及策劃。田口行弘於2016年受邀成為CHAT六廠的駐場藝術家,走到香港市內,探索創作主題和用料。談及香港,他聯想到龍,亦想到龍既傳承傳統文化,也有正氣形象,以龍為創作概念的基礎。他以一部手工紡織機和回收的舊布改造成龍頭;以竹製的立方體支架為龍身骨幹,在5月邀請公眾以廢布編織龍身,製成總長度約35米的「紡織龍」。

我認識這條龍,已是7月初的事。在社交平台讀到宣傳,說「紡織龍」將開始綵排邀請舞龍手,並請來薄扶林村舞火龍吳江南師傅作指導。心生好奇,一夜下班後,摸入CHAT六廠地下中庭,見「盛夏手作:來建紡織村」策展人盧樂謙正帶領一群大人和小朋友拉筋熱身,原來舞龍手是來自不同社區的人,有是爸爸帶着女兒,也有是幾個互相認識的家庭一起到來,全團近50人。

幾分鍾熱身過後,大家分成舞龍隊和音樂隊。吳師傅指導着舞者如何握緊龍身,聽指領排列「打龍餅」(卷起龍身呈螺旋形);另一邊,一個看來還不過小學低年級的男孩,手執一對鼓棍,抬手準備往近全他身高的大鼓上敲去。「咚——咚——」 他身邊的孩子和大人,跟隨節奏敲起鑼鈸。

隆咚鏘,隆咚鏘,霎時響遍整座六廠,震耳欲聾。

我下意識往中庭側邊退去,想離遠一點聲響,同時視野變得開揚。眼簾裡,左邊是到賣力擊打樂器的人,右邊是正熟習揮動龍身的人。鑼鏘聲再刺耳入心,無阻一種莫名的感動湧上心頭。縱然初到貴境,與任何一位表演者素未謀面,但他們這種不分性別年齡,各司其職,單純為表演而努力的情景,已令我由心而發的滿足和喜悅,實在感受到有一些東西正在傳承和流動。

可以是打鼓的方法,是吳師傅帶指揮舞火龍的技巧,是陌生者之間的照顧;也可以是孩子的笑聲,是大家的喜悦,是團體的凝聚力。當下發現,已很久沒如此近身感受,大家能無分彼此齊心去做一件事。

大家,是指互不相識的香港人;這件事,指看似是快樂兼「不事生產」的無聊活動。

「紡織龍」最先由田口行弘的構思,以編織和舊布料為創作原料。這合乎田口行弘擅長以現成物料及地取材的創作特色,呼應CHAT六廠前身為南豐紗廠。其後,再邀請吳師傅參與表演,揉合本港傳統元素,把舞火龍的表演形式轉化;同步,創作開放予公眾參與織龍製作和演出。在《藝術家與火龍製作師傅對談》中,盧樂謙所言,藉藝術家個人創作而建構一個平台,再讓更多人參與藝術創作和體驗當中喜悅,「紡織龍」是眾人創作的作品。

田口行弘說:「有人想到看藝術品就要到畫廊,是有意識要去看藝術。但自己有在公共空間做創作,我希望大家能夠不經意就接觸到藝術,這是很有趣的。」盧樂謙特別點提吳師傅抱有一份開放嘗試的心,促成這次探索傳統工藝與當代藝術的可能性。吳師傅說:「舞火龍是關乎傳統的延續,所以要跟足以前的做法,但在藝術創作上,任玩任試都可以。最初不明白何解龍身是四方形,而且怎能想到田口行弘可以用識布機整龍頭?我是做傳統舞火龍的,有藝術家把傳統和藝術放在一起,這個概念很好。老中青都能玩這條『紡織龍』,也從中讓大家認識傳統文化。」

當藝術不再追求只於上流社會、畫廊和藝術館裡呈現,如何能擴大藝術的眾受羣、介入的更多不同的空間和關乎到社區和生活,是我期望看到的事。這次「紡織龍」創作,都在嘗試發揮藝術於日常生活的功能。藝術就此能被解讀成一種親身經驗、一個學習過程,市民大眾以體驗方式感受藝術。織過龍,舞過龍,轉化為回憶,是別人拿不走的喜悅,也是建構起人與地的情感關連。

吳江南師傅手持龍珠領龍。(相片:CHAT六廠)

吳江南師傅手持龍珠領龍。(相片:CHAT六廠)

到表演當日,「紡織龍」早已於中庭靜候。表演者身穿白衣黑褲紅腰帶,手執龍身,隨鼓聲揮舞;眾人圍觀,又舉手機拍下。此情此景,叫我想起到日本旅行,我們趨之若騖看當地的祭典節慶,看着打扮精緻的舞者沿街表演;又如,到台灣蘭嶼看達悟族原住民,看到由男孩到老伯,圍條丁字布就在街上又唱又跳。

每每看到異地的節慶表演,我們看得過癮,大呼好正好開心,但都是旁觀「食花生」。再「隔離飯香」,都不是真正屬於自己或者有份參與的事,實情不過隔靴搔癢。惟別忘記我們仍然擁有的農歷新年舞龍舞獅、端午節爬龍舟、長洲太平清礁和飄色、大澳端午龍舟遊涌。

下周二  ( 8月7日),立秋。秋老虎過後,秋天不遠了。順帶一提,中秋節還有舞火龍的。

「紡織龍」表演後隨即放到展覽廳展出,成為展品。變換環境,也轉換了作品的意義。(相片來源:CHAT六廠)

「紡織龍」表演後隨即放到展覽廳展出,成為展品。變換環境,也轉換了作品的意義。(相片來源:CHAT六廠)

_ _ 

「盛夏手作:來建紡織村」
日期:2018年7月29日至8月19日(星期三至日開放)
時間:上午11:00至晚上7:00
地點: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香港荃灣白田壩街45 號南豐紗廠)
(詳請可到CHAT六廠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