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晃於「忘掉時間的書」迷你書展

2016/7/31 — 6:50

《字花》迷你書展圖片

《字花》迷你書展圖片

【文:筆尖開叉】

「在熱得茫無所措的夏天,跟一本忘記時間的書相遇。」

這是《字花》迷你書展在Facebook宣傳文案的第一句,即便是輕輕的一句,足以吸引了我這個廢青來湊湊熱鬧,追尋一下忘了時間的書(即使家裡未看的書多如繁星)。

廣告

於是,今日我,就在熱得茫無所措的下午來到《字花》的工作室,這是座落於新蒲崗舊式工廈內。關於新蒲崗,第一印象當然是「隔涉」吧,但就是因其「隔涉」,因此在這區的租金也相對便宜,相信這點也是《字花》工作室選址在這兒的原因。這座舊式工廈大堂破舊不堪,電梯更是手動開門的那種,訪客十居其九(包括我)看見大堂的陳舊電梯也感到恐懼,總覺得有點「不可靠」,畢竟我們日常所搭的已不是這種嘛.... 很多訪客也搞不清那道手動門是怎樣操作,因此要勞煩一下守大堂的大姐。而這位大姐也許已被「勞煩」過太多次,態度也顯得有點不耐煩。

不知大家心目中的書店或出版社的什魔模樣?老實說,我這個廢青,一早被誠品的沉穩溫馨裝潢以及台灣滿街的雅緻書店形象植入於腦內,因此是半帶著這個期望朝聖的。

廣告

好吧,打開生銹而班駁的電梯門,一般港式陳舊工廈佈局,走廊擺滿雜物,而且天花的燈總是壞的。終於走到《字花》工作室,門口貼著「內有細膽喵」的可愛告示,內裡是一般辦公室的格局,以實用性為主,沒有木製的古樸書櫃或裝潢,但沒關係,雖然期待錯落了,但畢竟今次迷你書展的主菜 - 是書本。工作人員端出來的書、編輯推介的書、本地獨立出版的書、二手書、絕版書、還是《字花》,都清楚陳列出來,絕不欺場。

更驚喜的是,書本旁邊有手寫的書本介紹,猶如有幾位親切的導航耐心地講解書本的內容。工作室正中的兩座梳化,不知道是特意為今次書展而設,還是本身已是工作室的一員,如是後者,也未免太惹人妒忌吧。腦中已浮現出《字花》工作人員工作的的樣子:每朝早上編輯回來時,第一件事並不是開電腦,而是沖一壺金菊茶,坐在梳化上愜意地翻看著村上春樹的《村上朝日堂》,散文既不沈重、又未至於淡如無味。一口茶,一段落,精神上好好品嘗當天的前菜,方才開始未完的稿。

幻想完畢,回到眼前的現在,迷你書展的節目:《真人圖書館 之 給你一個大地的故事》。是次書展除了引發起我對文字工作者所產生的無可救藥的幻想外,還實實在在送我真人圖書館,是地道的胡事。故事主人阿豆,初中時已決定放棄會考,到台灣向原住民找尋最原始的織布技巧。回到香港後,阿豆手上沒有集齊「人有我有」的學位,但對人生絕無半點茫然失措,反而自信地帶著織布技巧及拜師學藝時所累積的經歷,分享給面前在香港生活得快窒息的觀眾,以及告訴大家不要讓自己的夢想被生活磨蝕。

最後,我手執了幾本「戰行品」付款然後離開。在關上工作室門的一刻,感覺彷似剛剛到了一塊地球上樂土遊晃完般,遇上了阿豆的故事,還產生了對文字工作者的詩情幻想,剛購買的書籍就是樂土的紀念品,然後一步一步更實在地返回現實世界中。

 

作者簡介:夢想是做個廢青;作者博客:https://www.facebook.com/SplitOfPe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