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大海看戲收穫豐

2018/7/18 — 10:12

看鈴木劇團演出,重點在看演員肢體表演,每人都具宗教修行般功力。

看鈴木劇團演出,重點在看演員肢體表演,每人都具宗教修行般功力。

澳門藝術節來到今年29屆,挑選節目很有意思,我慶幸在五月十二日座那個周末,連續兩天看到刻骨銘心演出。先於星期六下午於崗頂劇場,看到新加坡九年劇團特別版本《茱莉小解》。年前在澳門藝術節,我已看過該劇團搬演《誰怕吳爾芙》,相當不錯。

今年該團又來澳門演出香港劇團少推出的劇目 ------ 瑞典August Strindberg (1849-1912) 經典作《茱莉小姐》 (1888) 。兩獲新加坡《海峽時報》最佳導演獎的謝燊傑,把原劇改名為《茱莉小解》,把小姐改為小解,很堪玩味,明刀明槍要來個顛覆。

故事簡單,男女三角關係,1888年歐洲富貴大宅內,高尚少婦在廚房勾引男僕人,而此時他未婚妻 (亦是僕人) 則正在隔壁房間睡覺。全劇只有三個男女角色,劇情寫貴族與工人階級對立情況下,男女情慾對抗,張力緊湊,全無冷場,怪不得該劇從1888年到今天,仍常在世界各地搬演,實為永恆劇目。

廣告

舞台上三個角色 (女主人,與男女僕人) ,而每一個角色皆由三位演員來合演,即是說,舞台上出現九個演員, (其中新加坡來的說普通話,而澳門本土的則說粵語) ,演同一角色的三位演員,都穿同款衣服,而演女僕的其中一位演員,甚至是男人。

崗頂劇場細小,舞台空間狹窄,在劇末段,九個演員卻同時出現舞台上,三個角色 (貴婦、男僕、女僕) 對白,由兩地九位演員以普通話和粵語輪流穿梭對答,即是說,男女三角情慾關係,產生三個X三個X三個的不同配搭效果,共展現27個面相來,蔚為大觀。這個新加坡澳門版本,形式新鮮有趣罕見,而1888年的男女情慾三角關係內容,也適合在今天來個顛覆。

廣告

《茱莉小解》女主角造型照。舞台演出並非這樣。

《茱莉小解》女主角造型照。舞台演出並非這樣。

謝燊傑在場刊說,舞台上一個角色,由三個演員來演出,在歐美算尋常,但我未聽聞,而讓我在澳門看到,開我眼界,不枉我渡過大海來看。

在星期日下午,我在看戲前先出席藝人談鈴木忠志講座。日本鈴木忠志劇團設在深山,而劇場是露天的,演戲時遇上風雨,也不會停止,而觀眾在風雨中仍然看下去。觀眾老遠從城市到深山看演出,散場後,有人會留在山上,睡在臨時搭起的帳蓬裡。整個看戲過程,尤如一次朝聖行動,不只是看一場戲而已。

演員在深山裡,每天鍛煉肢體,特別注重身體下盤。他們演戲,例如身體移動,嚴格遵從一套規則,不會逾軌,態度尤如精神修行。他們那套表演方法,早聞名國際。現在歐美都有職業演員遠征到他主壇,用心學習他這套「鈴木演員訓練方法」(Method Suzuki)。

演戲為甚麼要遵從一套規則和方法呢?有人會這樣問。鈴木先生解釋說,那其實像某項球類比賽,總有套比賽規則來遵守,而他把演戲,發展出一套規則,而他要求演員無論演甚麼戲,皆遵守同一套規則。鈴木先生所創那套演戲規則,適用於國際,也可應用在不同劇本裡。現在世界各地,都有演員去學習他那套方法。想不到在北京長城某處,也設有他的基地,中國學生會到那裡去追隨那套「鈴木方法」。

在見面會上,我向鈴木忠志提出幾個問題,其中一個是:鈴木劇團來到澳門文化中心表演,場地環境完全改變,這算否鈴木作品?他答話:演員只要以「鈴木方法」來做,便屬於鈴木作品。換句話說,他的戲重點在演員,而燈光、佈景、配樂、服裝等等都較為次要。

在1974年鈴木忠志劇團演繹希臘神話故事《特洛伊女人》而受世界關注,約在30年前,我在香港看過他們演出該戲。當年沒留意「鈴木方法」,也不知道該套演戲方法有甚麼意義。

聽過鈴木先生親自解釋,於是在當晚重看該齣戲,便知道要特別注意演員肢體動作,才領悟其劇團奧妙之處。

鈴木劇團《特洛伊女人》演了44年,到今天演出版本當然改變很多,但劇團固有的美學特色卻一直維持,例如演員會擔任多個角色,而他們在舞台上改變身份,會讓觀眾看到。戲開始時,一老太婆身穿和服,殘破不堪,仍在流浪。她停下來,回憶、幻想舊時的特洛伊女人,她們是亡國苦命人,等待遣送到雅典當奴隸,難免在傾訴內心苦痛。後來老婦卻變身為該神話裡女兒的角色。

鈴木把特洛伊故事場景,改為二次大戰後破爛日本,街頭婦女無家可歸、爛衫發臭,而衣著性感神女,卻又同時出現。鈴木忠志如此安排,明顯表示政治社會大環境,在壓逼弱者的出路。

鈴木並非普通戲劇人,他一直在表達他的政治意識和社會看法,而他也認為自己是政治人。觀眾無論看他甚麼戲,其實都在看鈴木忠志的思想和意見!鈴木忠志每個作品都選材自世界名著,他坦白說,那為了貪方便、讓觀眾容易明白而已。其實他無論演出莎士比亞作品還是希臘神話,故事並非重要,觀戲重心仍是看他如何運用鈴木方法來呈現訊息。

當晚重看《特洛伊女人》,留意演員肢體動作,便掌握到可觀瞄頭。到該劇結尾,響起歐陽菲菲所唱的日語流行曲《愛的十字路口》,盡情呈現女性苦惱。鈴木表示今天婦女困境,其實跟古代悲慘婦女一樣,他認為時代轉變,但卻沒改進多少。《特洛伊女人》長度只有一小時多一點而已,劇情沒有甚麼內容,幸好我當天下午聽了他的講座,知道看他的演出,如何抓緊其重點。今回我特別留意「鈴木方法」,知道欣賞重點,便發現其中可觀之處。至於當晚與我同看此位戲劇大師經典作的觀眾看到甚麼,我不推測了。鈴木忠志照樣在歐美劇壇重鎮享有崇高地位,至於有觀眾看到一頭霧水,不知其堂奧,他似乎不介意。

這裡我提醒大家,youtube上有鈴木忠志導演的視頻,想認識「鈴木方法」的讀者,勿放棄機會免費補看或溫習。其中一條視頻乃台灣年輕演員演出由他導演的《茶花女》。那應是理解鈴木忠志最直接方法,而他將演出放上網,便是想大家去看。

(轉載自 Ciao Meiti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