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渡 — WYNG大師攝影獎入圍作品展(一)

2018/4/17 — 12:36

一年一度的WYNG大師攝影獎日前在中央圖書館揭幕,以「過渡」為主題的展覽,展出九位入圍攝影師作品,以及WYNG Media Award(WMA)三組錄像作品與WYNG委託香港攝影師謝至德創作的攝影及裝置作品,這裡先來介紹部份入圍攝影師作品。

陳淑安 《花沾油墨》

香港藝術家陳淑安

香港藝術家陳淑安

廣告

說來有趣,香港藝術家陳淑安理工大學畢業後做過十多年攝影記者,每日被不同的工作任務佔據,一直沒有時間思考及創作屬於自己的系列作品。一年多前由攝影師轉為做編輯,反而多了時間去思考,工作模式雖有所轉換,但她並沒放下相機,創作了這系列《花沾油墨》的作品。

廣告

陳淑安 《花沾油墨》

陳淑安 《花沾油墨》

去年特首選舉期間,每天翻開報章都有相關報道,剛剛由攝影師轉任編輯的陳淑安,每日都會閱讀不同的報紙文章,她將幾十篇相關文章的報紙剪裁成花瓣,再拼貼成一朵完整的花。細心閱讀花瓣中的內容,由葉劉淑儀的「贏返香港」到眾人齊撐曾俊華,到最後新特首班子亮相,花瓣之間是有時序性,陳淑安用藝術的形式去紀錄香港的歷史。照片背景用上黃藍二色,這兩種顏色在香港有另一層意思,陳淑安笑說純屬是巧合。

陳淑安 《花沾油墨》

陳淑安 《花沾油墨》

《花沾油墨》的油墨,是她閱讀時報紙沾在手上的痕跡,花代表著希望,由梁振英過渡到林鄭月娥,對某些人來講的確象徵了希望,但這是真的希望,還是如花瓣般被風一吹就散的「泡沫式希望」呢?這值得觀眾深思。

陳淑安 《花沾油墨》

陳淑安 《花沾油墨》

龔鶴《心願》

中國自由攝影師龔鶴

中國自由攝影師龔鶴

中國自由攝影師龔鶴的作品《心願》,邀請了四川省遂寧市的普通民眾,有文盲、農民、醫生、老師及小朋友等,把他們對香港的看法與願望寫出來,再用影像固定下來。

龔鶴《心願》

龔鶴《心願》

有86歲的伯伯聽說香港很好而想來看看、有紋身師想去蘭桂坊體驗夜生活、有警察想找偶像周潤發拿簽名、有推土機司機想聽劉德華演唱會……他說原本想拍攝解放軍的,不過怕政治敏感就先自我河蟹了。一系列作品由86歲農民開始,以7歲小朋友做結尾,象徵著從過去走向未來,藉此表達出時空的過渡。

龔鶴《心願》

龔鶴《心願》

這系列作品很有趣,雖然近年時常聽到中港融合,但原來許多人對香港的印象仍是很刻板的,11位拍攝對象中有一人來過香港,覺得太平山頂的夜景令人心曠神怡。事前未曾來港的攝影師龔鶴,對香港的印象也很碎片化,僅從電視或其他媒體得知支離破碎的資訊,原本對香港充滿憧憬的他,來港幾日後發覺,香港其實與北京上海、甚至成都重慶等大城市差別並不大,「唯一不同就是房價太高了,把年輕人的夢想都扼殺了。」

龔鶴《心願》

龔鶴《心願》

遂寧在中國內地只屬於三四線城市,當地人對香港了解固然不多,如果這系列作品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或廣東省城市拍攝的話,可能會有不同的效果。我在想,如果有香港攝影師拍攝下港人對內地的印象,又會是怎樣的效果呢?

Billy H.C. Kwok《回歸之後》

九十後自由攝影師Billy Kwok

九十後自由攝影師Billy Kwok

以《回歸之後》為名,令這輯照片添上濃厚的政治色彩。全職自由攝影師Billy Kwok想探討的,是關於香港社會的方方面面,地產文化、貧富懸殊、土地問題……世上很少地方像香港一樣,在哥爾夫球場附近有一片樓景;天台屋的符號性更加明顯,鐵皮屋在幾十年前很普遍,原來現在仍有這樣的房屋,住在裡面的都是新移民。一張照片,既反映出香港貧富懸殊的現狀,又帶出回歸之後的身份問題。

Billy H.C. Kwok《回歸之後》

Billy H.C. Kwok《回歸之後》

Billy原本是文字記者,後來才成為獨立攝影記者,為全球最大圖片社Getty及《紐約時報》、《Bloomberg》等媒體拍攝社會及文化類型的系列影像。回歸時他只有八歲,仍在讀小學,好奇他為何對回歸有興趣?「其實並非所有照片都是關於回歸本身,而是回歸後香港人的生活,當三十年後再回首現在身處的這個時代,這些都會是很重要的照片。」這系列作品紀錄了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人,在七一的璀璨煙花下,從舊移民到新香港人、從地產中介到新界鄉紳(梁福元),大家如何在這個「五十年不變」的過渡期內生活。

Billy H.C. Kwok《回歸之後》

Billy H.C. Kwok《回歸之後》

陳國宗《化靈為物》 

陳國宗《化靈為物》

陳國宗《化靈為物》

香港坊間有許多人迷信人死後會前往地府,投胎新生命,後人會燒紙祭品傳送給死者享用。攝影師陳國宗用商業攝影的手法拍攝紙祭品,去探索這種儀式及迷信背後的想法,是否大家相信了,這些東西就必然存在呢? 

梁望琛《風中的香港旗》

陳國宗《化靈為物》

陳國宗《化靈為物》

四年前的雨傘運動改變了許多事情,對現年23歲的攝影師梁望琛來說,是對香港的前景及未來的不安與焦慮。在《風中的香港旗》這系列作品中,他用仰望的角度拍攝香港區旗飄揚的姿態,作品中的旗幟不是壯觀地完全展開,而是蜷縮成奇怪的形狀,攝影師用這系列黑白作品,來呈現出香港近年的不安及複雜情緒。

《過渡——WYNG大師攝影獎及WMA視像作品展》

日期:2018年4月14至24日
地點:中央圖書館展覽館

作者博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