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遺漏了 作品中聽不到及聽到的聲音

2015/4/5 — 16:37

梁思鳴的錄像作品「慶典及不必要的壯麗感」

梁思鳴的錄像作品「慶典及不必要的壯麗感」

3 月是大爆炸時期,大家逛完 Art Basel、Art Central、Asia Contemporary Art Show、Asia Hotel Art Fair,還有在去過伙炭開放日、柴灣尾、南港島藝術之夜等以外,其實大家有沒有去過其他趁勢舉行的畫廊展覽,對於有心又有力的人,或者都會去一兩個畫廊展覽,但有心而無力的應該去一個漏十個吧。

好像 Galerie Ora-Ora 在這段時間舉行一個群展「形態‧空間」(Beyond the Zone)(展期至 4 月 2 日),展出了三個不同媒介及風格的本地年輕藝術家梁思鳴(Gabriel Leung)、楊嘉輝(Samson Young)及鄭哈雷(Halley Cheng)的作品,筆者真心問有多少去過呢?筆者明白的,大家可能去了 Art Basel,在 am space 的攤位中看過楊嘉輝的作品及他的即場表演。這只好怪大家將焦點放在大型展覽會,更好笑的是,很多人都批評這些大型展覽會對本地藝術圈及藝術家沒有甚麼幫助,但一邊鬧,又一邊去睇,明知這些都是賣買藝術品的地方,只不過是在一個較大的地方,集合了來自不同地方的賣家及買家,就是這麼簡單,真的不要將整件事看得太清高,有份參加不是罪,有錢去買不是錯。

還是說回這次展覽吧。一入問口就可以看到梁思鳴的錄像作品「慶典及不必要的壯麗感」(These Celebrations and their Unnecessary Epicness),應該約五分鐘多些,就好像看著一直燃燒著的火藥引一樣,燒出來的火花從下而上,也有點像煙火一般,燦爛奪目,不是幻彩詠香江,也不是慶祝新年或回歸時放煙花的歌曲,只有吱吱喳喳的燃燒聲,愈耀目,反而愈寂寞孤獨,看似很有慶典感,但完全不是歡樂慶賀,而是某種燃燒殆盡之感,如果大家有興趣看,但又錯過了展覽,也可以到網上看。再走入去可以看到他另一件作品「錐域」(A Cone Zone),三件透明的交通錐,其實兩件作品都很「靜」,但有很多聲音,或者是筆者自己覺得,和他一些作品,好像在上次群展「At the Still Point of the Turning World」中的「2 Epicentres」、「Hearing But Do Not Understand」等,又或再之前的個展「And with the Benefit of Hindsight」中的「Should I Remain as a Noun」、「To Believe in Tomorrow」、「Future Archive for Future-past」等,靜下來,停下來,但包含了很多東西,或者「慶典及不必要的壯麗感」及「錐域」內裡的社會元素其實也很強,只是觀者看不看到而已,大家會聯想到甚麼?在這個城市,繁華的表面卻藏不住種種問題,歌舞昇平也變得有形無實,更是默然無聲,如放在路上的交通錐一般,禁止人再向前行,不准示威集結。

廣告

楊嘉輝的聲音裝置「貝多芬一至十四號鋼琴奏鳴曲(Senza Misura)」

楊嘉輝的聲音裝置「貝多芬一至十四號鋼琴奏鳴曲(Senza Misura)」

廣告

楊嘉輝的聲音裝置「To Fanon (Mastery of Language affords remarkable power)」

楊嘉輝的聲音裝置「To Fanon (Mastery of Language affords remarkable power)」

另外,場中也展示了楊嘉輝兩件作品,包括聲音裝置「貝多芬一至十四號鋼琴奏鳴曲(Senza Misura)」(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 1 - 14 (Senza Misura)),以及「To Fanon (Mastery of Language affords remarkable power)」,47 部由電路板組成的色彩繽紛的拍子機,以及三幅結合了他自己的創作及著名法國作家,評論家及思想家 Frantz Fanon 的作品,和梁思鳴的作品很不同,感覺是點相反,就好像是他在 Art Basel 中及之前舉行個展「MTVs」中的最新作品一樣,表現性強,聲音串連了不同的作品,是音樂也好,是拍子也好,是城市聲音記錄也好,是樂章也好,是MTV或即場表演也好,都是聲音,而聲音也是種種事物,包括人,以至這城市及世界的存在的痕跡。

最後當然還有「我有壓抑需要投射2號」(I Have Constrain Therefore I Project No. 2)燈箱作品及「Tracing of Rain Set of 2」兩組作品。

三月,大家沒有去的展覽活動,總比有去過的多很多。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