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境奇聞》很寫實的異人奇片

2018/8/28 — 9:48

《邊境奇聞 (Border) 》劇照

《邊境奇聞 (Border) 》劇照

在「夏日國際電影節」看到《邊境奇聞 (Border) 》,這是得到康城影展「一種關注」環節大獎的瑞典片,充滿冷冷清清、單調乏味的現實生活感。然而看下去很古怪離奇,原來用細緻寫實的手法,拍攝「妖怪」故事。

無數電影拍過妖魔鬼怪、天使仙靈、外星異形、鐵甲機械人,變種超能人等等,也有天生畸形怪胎。這一部十分特別,與眾不同。

女主角天娜是邊境海關警衛員,生得醜樣,但監察能力很強,望一望嗅一嗅,便能輕易發現過境者有無攜帶違禁品,是否犯罪之徒,比獵犬更靈敏準確。這個醜女與野生動物有微妙的感應,亦非普通人所及。其他方面就似乎正常,她有同居男友,又有孝心,時時到療養院探望老父。

廣告

直至天娜在海關遇到一個男怪客,和她同樣貌醜,氣味相投,發生情緣。她因而知道自己和他都不是常人,甚至生理上不是「人類」,或許屬於另一人種。劇情發展下去怎樣呢?當然不宜透露,總之並非炮製恐怖嚇人綽頭,而在平實風格中帶來奇詭的懸疑。並且令觀眾思索: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所謂正常和不正常,其實難以判斷。

不禁想到,世界各地自古便有數之不盡的奇聞怪談,包括神話、仙話、鬼話、童話,和「志怪」「誌異」作品。古人還盛傳世上有千奇百怪的人種,不單膚色有別,而是形體大異,例如巨人族、狼人、獅身人面、半人半馬、蛇髮美人、人身蛇尾、人魚、翼人等等,中國《山海經》和印度、希臘的神話都有豐富記載。

廣告

很多地區亦有深山野人的傳說,那些雪人、長毛人、大腳怪之類,似人但不是人,現代也傳聞發現踪影,引起搜索研究,不過就像聲稱遇見外星人那樣無法證實,信不信由你。美國賣座動畫片《史力加》,活在山林中的史力加一族怪人,就是深山大野人,樣貌可怕然而好心,大受觀眾歡迎。

《邊境奇聞》改編短篇小說,靈感顯然來自深山野人,拍成電影,可以說等於《史力加》的現代「真人版」。但不搞笑不搞魔幻,刻劃得很迫真。

編導阿里阿巴施 (Ali Abbasi) ,是伊朗裔瑞典人,此片描寫男女「怪胎」的處境,也可以說有着影射移民的意味。歐洲有很多異族移民,習俗和信仰與當地人不同,就算融入同化了,仍會被視為「非我族類」,受到歧視排斥。由於移民和難民不斷湧往歐洲,現已成為爭議性很大的嚴重社會問題、政治問題。

不久前德國足球國家隊,在俄羅斯世界盃大賽衛冕慘敗蒙羞,德國足總和輿論就把土耳其裔國腳奧斯爾當作罪人,導致他憤而宣稱脫離國家隊,不滿受到種族歧視,認為幫德國打勝就視為德國人,落敗便斥為移民。事實上,各地常有反移民的情況,包括現在香港的「本土派」,仇視大陸移民和來客,儘管大多數香港人本身也是移民後代。

數月前上映的匈牙利片《天使墮人間 (Jupiter’s Moon) 》,也觸及異族移民問題,描述逃避內戰的叙利亞人紛紛偷渡歐洲,其中一個少男被匈牙利邊防軍警槍殺,竟然復活,變成會飛的「天使」。此片映像奇異,諷刺世道人心,批評歧視異族。

不過,《邊境奇聞》的天娜不是移民、難民,如果屬於深山野人族的話,就是殘存於邊區山林的「原住民」,被後來移殖的「正統人類」反客為主。無論如何,天娜和同種男怪人屬於當今主流之外的另類異種,幾乎絕種了,能否繁殖後代𨒂續命脈呢?成為劇情一個驚奇的重點。

扮演天娜的伊娃美蘭德 (Eva Melander) 很有真實感,外型和神態都不尋常,好像真人實錄。其實這位瑞典女演員很正常,不醜怪,用演技和特殊化裝做到十分出色。演男怪人的Eero Milonoff同樣 ,造型與表情都突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