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界中看中港邊條界

2015/9/3 — 18:42

《深圳灣‧深圳》

《深圳灣‧深圳》

中港的邊界地圖上的一條線?邊界這東西,或者對很多人來說,是代表「過關」而已,從羅湖海關經羅湖橋到深圳海關,又或從皇崗、落馬洲等海關往返內地。邊界這條線,是不是一邊是己方,另一邊是他方,以前香港是英國殖民地,97 年後就回歸內地,那條線有否移動過,變粗些,又或變幼些?

《深圳灣口岸‧香港》及《落馬洲站‧香港》

《深圳灣口岸‧香港》及《落馬洲站‧香港》

廣告

早前到過在石硤尾 JCCAC 的光影作坊,因為正舉行本地八十後年輕攝影師吳漢曦(Terry Ng)的個展「邊界」(Border)(展期至 10 月 11 日),十多張相片原來是他中港關係三部曲的首個系列,相片看到的香港及深圳兩面不同邊界地方的人及景,香港的有沙頭角、鹿頸、上水、流浮山、羅湖等,深圳的有深圳灣、福田等,除了幾張人物的大頭相,很多張相片都好像呈現了一條邊界在內,如《深圳灣‧深圳》中望遠鏡眺望遙遠的邊界;另一幅《深圳灣‧深圳》就人們在海邊看著很遠遠的邊界;《流浮山‧香港》在海上的小艇後還是在遠處的邊界;《鹽田‧深圳》及《沙頭角‧香港》中,遠方也好像有一條邊界;就算是《深圳灣口岸‧香港》及《落馬洲站‧香港》中,正正是邊界中的景物。

《流浮山‧香港》

《流浮山‧香港》

廣告

邊界好像一種有形之物,存在於兩地之間,好像是會望得到一樣,彷彿是一道有形的牆,你用望遠鏡望過去,又或是在岸上遠眺,又或在海上游過去,會是那條邊界線,而不是另一邊的地方。幻想或人為構想的東西,好像在相片中成了形。

《鹽田‧深圳》及《沙頭角‧香港》

《鹽田‧深圳》及《沙頭角‧香港》

中港之間的邊界,就算是在回歸後,不只是標誌著兩個地方,而是兩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系統及模式,但兩個系統是融合或抵抗,是吸收或矛盾,到了今天,好像早已有定局,邊界好像比我們想像得更脆弱。

或者是香港人太喜歡旅行,放假去旅行,畢業去旅行,拍拖去旅行,失戀去旅行,結婚去旅行,離婚去旅行,退休去旅行,邊界只是給人家出門及入門的一道牆而已。其實,有多少香港人會關心中港邊界的問題,不知有沒有人會問,不來現在還有界線。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