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緣人?潛能者?小巧與綠葉成長

2017/1/4 — 12:58

鄧小巧憑《雅俗》獲叱咤生力軍金獎 ,圖片來源:viutv片段截圖

鄧小巧憑《雅俗》獲叱咤生力軍金獎 ,圖片來源:viutv片段截圖

【文:榆風】

近年來,「邊緣人」不是一個陌生的詞彙,正如「人生勝利組」。比起「廢青」,筆者認為「邊緣青」更能形容自己,甚至是一群不以學歷為志卻以己夢為志的有為青年。他們這群綠葉有志不得申,原因是甚麼?他們成長歷程的要素又是甚麼?今年叱咤頒獎禮,多個本地樂隊及獨立歌手相繼冒出頭來,特別是鄧小巧,當中不少都曾受過挫折,受過別人的冷眼,是個懷才不遇的佼佼者。然而,他們堅持對夢想的熱情,自己的信念,不斷尋覓出路,最終千里馬遇上了伯樂。

定位自己的夢

廣告

鄧小巧,第一屆《超級巨聲》參賽者之一,相信當年有追看大台節目的觀眾都會憶起這個名字。不過,有多少觀眾真的了解她的辛酸,打拼的經歷?她出生於一個平凡的小康家庭,形象「貼地」,只有自己努力尋路,方可成就自己的夢想。與普遍青年人一樣,她生存於教育制度下的「引導」,除經歷公開試的選項外,再無別選,最終入讀教院,未來本是一位作育英才的老師。

可是,《超級巨聲》及院校歌唱比賽的出現再次燃點起她追求夢想的熱情,她執意追夢,不論自己有否音樂相關的學歷,決心尋找通往夢想的途徑。節目過後,她正式與大台簽約,經歷高山低谷。及後,大台不再重視她,她與之解約,決意出征《中國好聲音》,但可惜依舊後勁不繼。

廣告

這段旅程看似碰壁處處,一個傻瓜盲目地到處闖,毫無計劃,章法淩亂。不過,追夢若是一條方程式,那夢想就失去價值。夢想最可貴的是當中探索自己的過程,充滿不同的變數及驚喜。邊緣人經常懷疑社會支援不多,自己又沒有「父幹」,為自己造橋鋪路,根本不可能通住夢想,打消自己追夢的熱情。

的確,資源輔助是追夢的條件之一,但不是決定追夢與否的先決條件。反之,了解夢的機偶和挑戰才是決定追夢與否的先決條件。定位自己追夢的途徑,了解如何走進夢的軌道,遂步走近夢,才能化夢為實。正如駕駛者要成功抵達目的地,必先掌握前住的路線;要貼近夢,就要掌握市場上提供的機遇。

片段來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XmHPiXdveA

片段來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XmHPiXdveA

轉捩在於千里馬緣自伯樂

可幸在兩年前,小巧遇上馮穎琪和藍奕邦。馮穎琪,資深作曲填詞人,經常簽一些懷才不遇的獨立歌手,例如:黎曉陽、鄧小巧、Nowhere Boys,他們的音樂風格都是衝擊着主流音樂,故不被市場欣賞及嘗試。不過,她堅信做音樂的原則是快樂,那怕不受市場主流歡迎,只要有一個聽眾欣賞便足夠。於是,她積極輔助這群好苗子,讓他們茁壯成長。

另外,她學業成績傑出,本是一位律師,但為了夢想,她選擇跳出安舒區,踏上音樂人之路;藍奕邦,資深唱作人,入行八年一直沒妥協,堅持自己的執著,清晰理解自己的定位。他人生大部份時間都處於低潮,包括異地求學時經常被同學欺凌、公司的發展不如意、受怪病困擾。然則,他並沒有放棄自己的信念,反而更執着。當鄧小巧弄不清自己的定位,他認真陪她反思自己要做音樂的風格應是怎樣。

邊緣人與人生勝利組最大的差別是在於遇上伯樂的時機。人生勝利組從出生開始就被人鋪排一切,甚至連命運都扶他們一把;反之,邊緣人需歷經波折,其伯樂總是姍姍來遲,他們甚至窮盡一生都未必找到伯樂。究竟箇中因由是甚麼呢?

伯樂處處,但他們願意跳出安舒區,扶植一群未來的後起之秀嗎?邊緣人需要伯樂扶植及引導,他們可以是老師、行內前輩、社企,當中的道理正如小孩需要父母養育。他們都是由零開始的白紙,白紙不懂自我印刷及塗鴉,畫家在其上面加以顏色及想法,白紙才有機會成為色彩班爛的圖畫。另外,伯樂應該積極尋找改變市場主流的機會,具備對市場的前瞻。創造或培育新一代本身已經是一個跳出安舒區的表現,而這本身就是伯樂的崗位。青出於藍勝於藍,前輩們總有一天會被時代淘汰,需要接班人傳承他們的精神,故伯樂更應積極提供機會予懷才不遇的綠葉,培育新一代為自己的接班人,同時創造一個新時代。


作者簡介:大專傳理系學生、藝文化愛好者、體育愛好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