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一天我們賣了一個樓盤廣告 — 霩闥

2018/2/1 — 12:30

《THE QUARTER》片段截圖

《THE QUARTER》片段截圖

霩:雨雲止散、空闊開朗

闥:宮闥、幽闥、門

我們那個樓盤廣告,和其他一般樓盤廣告不一樣的部分,很可能就是改名的邏輯,我們的名字是有意思的。雨雲止散、空闊開朗,香港日後的天空可否如此。

廣告

那日王嘉儀來電,想為新歌《Leaving Home》做一件事。她提出了兩個方向:一是比較個人的,就是我們兩個,二十五六離家建立自己的生活,當中的掙扎、困難種種;二是比較面向城市,就是這城市每個家園的空間都很少。而我二話不說選了後者。然而,後來我再思考,其實兩者分不開的,或者最終都是同一件事。

甚麼是家,甚麼是居。

廣告

我提議做一個假樓盤廣告,就以她音樂錄像未有採用的片段再重新剪接,在YouTube、Facebook及立場新聞發佈,也請朋友在地產群組上載(經費有限,本來也想向ViuTV入手)。由於她的音樂錄像是在鑽石山火葬場拍攝,因此,我們的樓盤,那個有關安居樂業的想像,就是從那個火葬場開展。鑽石山火葬場是香港政府食物環境衞生署管理的殯葬場地,經歷過兩次重置工程,有兩個火化爐、兩個可容納一百人的靈堂、紀念花園、荷花池等等。說著說著,也可算是一個理想家居。然而香港住宅難買,骨灰龕也一位難求,或者墳場也慢慢需要一個樓盤廣告市場,或者已經有而我們不為意。

就是這樣,大家在不同平台上看到的「霩闥」,我們的樓盤,當中拍得極具禪味、設計簡潔的建築就是鑽石山火葬場。此際,借用羅蘭巴特的語言,我們取巧地以火葬場、墳場加幾個罐頭海景作為「能指」,又投機地指向夢想、生活、前景,就成為了一個看似奢華的樓盤廣告。

「城市人一直以來的夢想/生活自成一隅/與天地融合/無邊無界/無限想像/遼闊前景」

城市人一直以來的夢想

「城市人一直以來的夢想」,廣告開首如是說。城市人,可能包括我們兩個女生又可能不。我想,大部份人都希望可以生活自主、空間自主。然有,這個城市中,有一撮人,有著幾乎一式一樣的夢想,對於家園和生活的想像狹獈,但成就這樣的想像所佔的空間卻異常之多。香港,所謂土地不足,也有很大原因因為這群人。

在這個極端資本主義社會裡,我們慢慢習慣可量化、可增利潤的生活,物業多少、薪金多少、獲利、虧蝕、幾多間公屋發展、幾多鐵路在幾多幾多年落成,交通可以加速多少,甚至臉書上有幾多個Like、幾多share。反而,那些抽象之物,信念、人文精神,甚至民主都變得不值一哂,它們無法估量。因此,我們,不單是炒樓、或是忙於經濟發展的一群,同樣包括忙於存活的我們,都很容易因著建立自己的生活,而理所當然地剝奪他人之生活。一邊眼白白看著政府公然偏袒地產商,另一邊的農地面對清拆、一整條村被強拆,然後認為自己因為要上班、要維持生計而沒有時間關心、參與各樣行動。有時經過樓下愈來愈多的私人住宅,御豪門、Avery,之如此類,還是會記起我們周邊樓宇之中的劏房,六千五一個月,百多呎,一整條街是食肆,偶爾招來蟑螂和老鼠,偶爾有一兩宗倫常慘案。我也有一些朋友正正住在這一類的房子,沒有辦法,好想儲到一筆首期離開。同時間,我們愈見不少官員僭建物業,那日快看一下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有千呎地庫,有休息室有音樂室,正正是不少文化工作者、音樂人所求之不得的。

「生活自成一隅/與天地融合/無邊無界/無限想像」,如果她,或者其他人對於生活的想像不那麼具體,不那麼實在,或者我們的空間也可以鬆動一點。

記得學者韓炳哲在他的著作《倦怠社會》中提出,「最新的社會發展和注意力結構的變遷,使人類社會越來越像荒野之地,譬如在這段期間,霸凌不僅普遍,甚至氾濫了。原本人們關心如何擁有美好的生活(其中也包括和睦的共同生活),現在卻日漸關心如何存活下來。」那些曾經的美好生活,我們似乎很容易忘記,或者倦怠得以一種既定的樣式代替。香港樓價高企到現在將近二十年有多,當中聽過不少人說樓價幾會到下一個循環,但仍然沒有。我們在生活大大小小的層面上也是這個市場的延續者、催生者,就你和我。

主題曲

極端資本主義之荒誕、市場荒誕,無限滲透。基本上,暫時所觀察,只有香港這個城市才會以流行曲來推銷樓盤。當中的創作者,當然可以花力氣從中作出反抗,這也正是流行文化的有趣之處。它流行,因此可以將權力架構、意識形態流行,同樣的,也可以流傳抗衡的力量。然而,這樣的市場很危險。說我自己而言,我沒有信心可以從中順利地作出反抗,我無法肯定這樣的作品所賺的可以補償到那個霸權所剝奪的,可能是其他人的家園。這讓我想起一個很可笑的事情,詞人周耀輝所寫的《下流》本來是回應這個催人往上奮鬥的時代,卻竟然被內地一樓盤廣告引用歌詞作標語。如何順流,如何逆流,我們就只可以信念去堅守,我們需要以信念去堅守。

「他們往上奮鬥/我們往下漂流/靠著剎那的碼頭/答應我不靠大時代的戶口」——《下流》

我們的理念很簡單。換個面目,換新天空。

這次我們顛倒概念,嘗試抗衡,以樓盤廣告賣歌、賣信念。朋友看畢後說,原來沒有樓盤都可以賣樓盤廣告。但其實,十之有九個樓盤廣告都沒有樓盤的。這個多星期,剪接、聯絡各方好友幫忙宣傳、打十幾個電話報價,筋疲力盡。突然轉念,啊,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以賣一個樓盤廣告的心力、時間去賣自己的信念;又或者,以追一層樓的心力、時間去追我們所相信的價值,可能這個城市就會好一點。

王嘉儀最初告訴我她的信念是這樣的:試圖以音樂顛倒與創新,造就沒界限的作品,以創作帶來自由。而我發現,編輯一點語言,原來不止適用於音樂,也可以是很多東西,當然也可以是你們廣告中所看到的「霩闥」,反之亦然。我們所需要的安定、發展,種種種種,可有更多。

這個計劃之中,我們有很多朋友需要多謝,感激這些一起堅守信念地生活的朋友,他們一起參與一起玩,他們有《立場新聞》、李拾壹、王宗堯、黃溥晴、張可森、偽文豪、Dominie Ting、潘伯仲、黃汶蕙,當然有VO聲音指導陳彥廷、打了N個報價電話的Bowl及廣告導演 (fmli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