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邪不壓正》姜文武俠拖泥帶水

2018/9/11 — 9:51

《邪不壓正》劇照

《邪不壓正》劇照

姜文自編自導自演這部新作,與 2010 年《讓子彈飛》和 2014 年《一步之遙》,合稱為他的「民國三部曲」。

《邪不壓正》改編張北海小說《俠隱》,比《讓子彈飛》更武俠化,把武術與槍戰結合起來,加上日本侵華之際的國仇家恨,奇情多采。今年暑期在中國內地票房總收五億八千三百萬元人民幣,以目前大陸影市來說屬於中等,遠遠不及收三十億的《我不是藥神》,但也算過得去吧。

姜文繼續保持生動靈活的電影感,處理鏡頭、人物和場面都有「撚手」之處,畫面照例「燦爛」。但也照例過於賣弄,猛搞花巧和奇情,大講花言巧語的對白,故事越弄越拖泥帶水,整體比不上《讓子彈飛》。其實姜文導演最佳影片仍然是廿五年前首部《陽光燦爛的日子》,此後的作品我都不滿意。

廣告

序幕是民國初年華北白雪茫茫的寒夜,某武林門派老師父慘遭滅門之禍,被做了漢奸的大徒弟(廖凡)與日本人殘殺,只有小徒弟奇跡死裡逃生。

十多年後的 1936-37 年間,小徒弟在美國長成,醫科畢業而且武藝高強,由彭于晏主演,回到中國北平報仇雪恨,兼負間諜任務。片中人物關係很複雜。彭于晏的美國養父 (Andy Friend) 是北平協和醫院醫生,精通華語;姜文扮演交遊廣濶的神秘豪客。他倆都與彭于晏兩大仇人:當上北平警察局長的漢奸大師兄廖凡、日本黑龍會頭目(澤田謙也)來往密切,表面和好,其實進行明爭暗鬥的諜戰。

廣告

彭于晏還與兩個奇女子發生情緣,其一是廖凡的艷麗情婦許晴,其二是做裁縫的女俠周韻。前者色誘,後者暗戀,都對男主角有情,對國家民族有義。

片中不少情景頗有特色,例如鐘樓密室、飛鴿傳書,北京舊城門及長城古道等。當然有暗殺、酷刑、更有艷婦臀部打印的色情戲弄,惹來大閙法國餐廳的風波。

動作方面,拍得最多是男主角「飛簷走壁」,在北京舊式密麻麻屋宇的瓦面上奔跑和騎單車,然而看來平平無奇,遠遠不及當今流行在高樓大廈之頂的 Parkour 「飛躍道」驚險刺激。其實十八年前李安導演、袁和平武指的《卧虎藏龍》,早已把中式飛簷走壁拍到出色得多了。

至於槍戰和武打,亦普通。較特別是男主角自小有「閃避子彈」的異能,但比起美國片《22 世紀殺人網絡》(袁和平亦參與武指)主角奇洛里維斯閃子彈的優異特效鏡頭,就難免小巫見大巫了。姜文拍武俠,尚未有什麼絕技。

正如前述,《邪不壓正》的劇情越弄越拖泥帶水,根本上男主角報仇就報仇好了,他經常遇見兩大仇人,有很多刺殺機會,為什麼不斷講來講去,拖來拖去呢?片中那些內心膽小的解釋實在多餘,不如乾脆做醫生救人,何必尋仇呢?諜戰方面亦不明不白,提及七七蘆溝橋事變,與劇情的關係也講不清楚。

演員方面,彭于晏照例生動有型,姜文老練,好戲的廖凡演奸角毫無難度,周韻和許晴各有風采。可是全片本身麻麻,相比之下, 2015 年廖凡主演類型相近的民國武俠片《師父》,由徐浩峰(曾參與王家衛的葉問武俠片《一代宗師》編劇)原著、編導和武指,儘管也過於賣弄,成績就比《邪不壓正》可觀。

說起來,很關注電影的已故長輩何振亞先生談到姜文,他欣賞《陽光燦爛的日子》,問題在於姜文是否「一片導演」呢?即只得一片精采。後來姜文拍出《鬼子來了》、《太陽照常升起》、《讓子彈飛》和《一步之遙》,都不及第一部。《讓子彈飛》由於盛傳有政治影射而成為熱門話題片,但此片本身並非佳作。

以目前姜文的年齡和名氣,大可陸續執導拍片,或可證實不是只有「一部好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