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國騫的懶腰

2018/11/29 — 10:37

鄧國騫在「大館當代美術館」的展覽《懶腰》,陳設極度日常

鄧國騫在「大館當代美術館」的展覽《懶腰》,陳設極度日常

【 文:陳海暄 (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四年級)】

展覽:日常邊界

展品:《懶腰》- 鄧國騫

廣告

場地:大館當代藝術館

Figure 1. 這個由天台塾策劃的「日常邊界」,9月至1月在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

Figure 1. 這個由天台塾策劃的「日常邊界」,9月至1月在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

廣告

「這個是藝術品嗎?」也許有部分觀眾走進這個藝術展時心裏都會浮現這個疑問。 這個由天台塾策劃的「日常邊界」,9月至1月在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展出了香港藝術家鄧國騫和日本藝術家下道基行的作品。兩位藝術家透過展品,讓觀賞者思考日常和邊界這個命題。

一踏入展區首先吸引眼球的是一個典型香港中收入家庭的居家環境,這是藝術家鄧國騫的作品 -《懶腰》。地上隨意擺放的鞋子,半開的鞋櫃,一般櫥物櫃和有點凌亂的衣櫥,乍看很有回家一般的親切感,但這種親切感出現在所謂「當代美術館」卻又顯得違和。藝術對如我般的凡夫俗子來說總是曲高和寡,說到當代藝術你或許能想像到是如草間彌生那種充滿衝擊力的作品,也或許可以想像到當代藝術是如Joan Cornellà般血腥中又帶點黑色幽默的作品,但一般人卻很難把自己的家,所謂視為日常的東西當成藝術。因為日常就是日常,誰會把自己平平無奇的日常視為藝術呢?但這個作品的存在就是在說明,你每天看到的居家擺設,你從不會注意的日常也是藝術,甚至是可以被放到美術館展出的藝術品。那麼大概看這個作品的觀賞者無一不會問,那到底什麼是藝術?藝術就是日常嗎?那又到底什麼是日常?觀者如我帶著滿腦問題,鄧國騫很輕易的就把觀者引導到這個展覽的核心,那就是探究日常和藝術的邊界。再想下去,其實邊界存在嗎?

Figure 2 地上隨意擺放的鞋子,半開的鞋櫃,一般櫥物櫃和有點凌亂的衣櫥,乍看很有回家一般的親切感,但這種親切感出現在所謂「當代美術館」卻又顯得違和。

Figure 2 地上隨意擺放的鞋子,半開的鞋櫃,一般櫥物櫃和有點凌亂的衣櫥,乍看很有回家一般的親切感,但這種親切感出現在所謂「當代美術館」卻又顯得違和。

這樣的問題讓人想到紐約達達主義。其中最著名的作品《Fountain》,Marcel Duchamp在小便池上加上簽名跟標題,隨處可見的日常生活用品就此被當成藝術品。Marcel Duchamp 主張「一切皆藝術」,過往文藝復興時,藝術所signified的是美,John Berger也說過藝術品從商業角度看signified品味,高尚,上流社會等符號。Marcel Duchamp透過作品當年質疑這些藝術觀念,只要能被人選擇放進藝術框架,任何東西都能被稱為藝術品的話,那麼選擇作品比起製造更為重要。鄧國騫的作品中同樣有這個選擇的過程,《懶腰》中的家居物件,其實是「受訪者」選擇能代表自己生活的物品,之後放下,最終成為展品之一。參與者放下私人物件的一刻,其實他也成為了創造這份展品的藝術家。

受訪者是什麼?其實《懶腰》不只是一個單一的展品,而是一個計劃。 在年初,鄧國騫邀請公眾參與計劃,計劃中來自不同身份背景的人會先同枱吃飯,定期聚會,對談分享,互相聆聽,之後探訪參與者的家,在參與者睡前或起床後的30分鐘進行拍攝。越過櫥櫃,你能看到有3個投影器播放著不同的拍攝畫面,而投影器播放的就是由鄧國騫剪接過的畫面片段,所以觀眾眼前所看到並不只是鄧國騫的作品而已,而是有公眾的參與所衍生的作品。

Figure 3 越過櫥櫃,你能看到有3個投影器播放著不同的拍攝畫面,而投影器播放的就是由鄧國騫剪接過的畫面片段。

Figure 3 越過櫥櫃,你能看到有3個投影器播放著不同的拍攝畫面,而投影器播放的就是由鄧國騫剪接過的畫面片段。

想要看清楚螢幕上的畫面,最好當然是走進去「客廳」。問了一下工作人員,發現只要脫鞋就能自由進屋,甚至可以移動「家」中的物件。脫了鞋,放下背包,看到自己的涼鞋和背包就在「展品」(拖鞋)的旁邊,仿佛也成展覽的一部分,而放下「藝術品」的我也成了有份創作這個展覽的藝術家了嗎?走進去,坐下欣賞了一陣子的拍攝畫面,回頭一看有其他觀眾在拍照,相信我也入鏡了,那麼我仿佛又從藝術家頓時變成了被人鑑賞的藝術品,這個展品的一部分。這個展品非常有趣的地方是,它不斷地與觀者互動,觀者的身份會漸漸含糊,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觀者還是被觀者,一再打破人在進入展區時為自己定下的邊界。進入美術館時你把自己定位成觀眾,但其實你也是藝術家甚至是展品之一,那道邊界到底存在嗎?在走動欣賞作品時,作品一直不斷提問,模糊人為自己所定下的界線。

Figure 4脫了鞋,放下背包,看到自己的涼鞋和背包就在「展品」(拖鞋)的旁邊,仿佛也成展覽的一部分。

Figure 4脫了鞋,放下背包,看到自己的涼鞋和背包就在「展品」(拖鞋)的旁邊,仿佛也成展覽的一部分。

人在伸懶腰的剎那,身體肌肉被拉緊,這動作能讓身體緊張的同時,也能放鬆身體。在這個空間裡,藝術與日常,觀者與被觀者,所有邊界都被模糊,讓人思考事物的本質到底是什麼,藝術是什麼,日常是什麼,我的存在又是什麼?

《懶腰》把領域伸延到人最私密的空間 – 家。透過看似最簡單,最日常的居家擺設,提出十分複雜的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