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醜陋,也是一門藝術

2018/3/26 — 17:48

Edgar Degas— 「十四歲小舞者(Little Dancer Aged Fourteen)」(資料圖片)

Edgar Degas— 「十四歲小舞者(Little Dancer Aged Fourteen)」(資料圖片)

培根在《論美》中說過,每一件美的事物都必定有比例上的怪異。

前幾天曖昧男傳訊息來:「send張相來看?有點掛念你。」我說:「全部都醜得要命,沒什麼好send的。」他說:「就是喜歡你醜。」我想,我可能是世上少有,不會因此生氣的女人。

我在藝術館工作,要醜要怪的東西還真見過不少,有一陣子曾被一個1878年的雕像瘋狂纏繞我的腦袋,甚至一起床就想起她,真是救命。我說的是竇加(Edgar Degas)的「十四歲小舞者(Little Dancer Aged Fourteen)」,在現今機械發達,人形雕塑隨處可見的年代,觀眾一眼看去,往往就是一個平凡的芭蕾舞者雕像,姿態和動作也不見得特別——不過藝術是講年代的,在那個年代,這個雕塑不叫普通——叫醜。

廣告

向後傾的上半身,弓起的背和縮掉半截的頸,這個沒站好的Fourth position違背了傳統芭蕾舞者理想和尊貴的形像,而且小舞者的性格看起來也不太好,壽星公般的前額,猩猩般的嘴,一副懶散又不在乎的姿態,活生生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女孩。更糟糕的是,這種小舞者,就是Backup dancer,即是在主角後面跳群舞的人,在當時的巴黎,上流社會的人欣賞完芭蕾舞劇,可以約這些收入有限的小舞者吃飯——說穿了,就是援助交際。這是眾所週知卻又不會渲之於口的潛規則。早前美國鬧起年輕體操運動員被性侵的風波,這個小舞者也被重新提及,人們炮轟經歷了這麼多年,權力機構依然沒有保護年少孩童,容讓她們被剝削、侵犯。

小舞者觸動我的,大概就是她的醜陋——姿色的平庸,生活的扭曲,儘管她一臉不在乎,可是這正正令她更醜,更可憐。她令我想起十來歲的時候,曾經在廟街遇到一個跟我年紀相若,五官標緻的女孩挽著一個瘦骨嶙峋,背也挺不直的老伯上樓,當時我只覺噁心,可是現在重溫當時的情景,當我想起那張濃妝的幼嫩臉孔,我不再處於對立的姿態,而是感到自己的心變柔軟了——醜陋,讓人回歸到人性的真實;沒有真實,又何來美呢?

廣告

說回曖昧男,最近我經常覺得他非常靚仔,靚仔到我都配不起他了,我知道這是神經病,或者是我的視力出現問題,不過他的竅門就是保持距離——我們魚雁往返,但我們從不見面。培根說,每一件美的事物都必定有比例上的怪異,我想他大概是想利用這種不尋常的模式令自己看起來漂亮一點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