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回 Cyberia 去開發,忙於上網的香港人

2017/10/17 — 13:40

NONOTAK Studio的《淩光.二版》

NONOTAK Studio的《淩光.二版》

筆者記得好幾年已有報告指出,香港人真的好喜歡上網,用手機流動上網用戶比率是亞洲之冠,而每日平均上網時間更是全球最長,有論者說是手機服務商無限上網的影響,再加上香港人工時長及生活壓力大,所以無法是因為工作或學習需要,又或是為了逃離現實,網絡虛擬世界都是出口。筆者在想,如果網絡大癱瘓,甚至無網可上,香港是不是要停市,香港人會不會發癲呢,因為我們已到了可以無飯食,無樓住,但不可以無網上,甚麼大事正經事,包括甚麼基建發展、民主進程、樓價升降等等,都要行埋一邊,上網大過天!

早前到了在香港大會堂低座展覽廳舉行的微波國際新媒體藝術節(Microwave International New Media Arts Festival)的主體展覽,藝術節今年已到了身21屆了,今屆以「電元種生」(Cyberia)為主題,用美國學者Douglas Rushkoff在1994年推出的著作《Cyberia》,表達虛擬空間彷如以往開發西伯利亞這片處女地一般。       

日本TASKO株式会社的《香噴噴風琴》

日本TASKO株式会社的《香噴噴風琴》

廣告

今年展覽有五大組展品,如一進場就會看到日本TASKO株式会社的《香噴噴風琴》,啟發自George William Septimus Piesse博士的《The Art of Perfumery》,結合音樂及氣味,演奏的是香味,用氣味代替音符。走入去會看到台灣姚仲涵的《動次動次》,長形台階加上有投射的光束,加上噪音,是一場人和光與音的互動。另外還有加拿大Darsha Hewitt的《靜電鐘合唱團》,將CRT電視顯示品加上靜電鐘,利用裝置從電視顯示器的表面收集靜電,隨着控制螢幕開關產生靜電,令各靜電鐘組成不同旋律,讓你體驗光影與聲音的關係。 另外,美國Zach Lieberman的《IG日常賞》,是他在2016年開始在Instagram上做的實驗項目,每日用編碼來製作一系列的草圖,之後再做成動畫短片,發佈到Instagram這社交平台上。最後,你會看到NONOTAK Studio的《淩光.二版》,利用很多高功能像素LED製成的鑽石形裝置,彷如一條窄長形的光之通道般。

廣告

台灣姚仲涵的《動次動次》

台灣姚仲涵的《動次動次》

看過這些作品,你有否覺反思自己上網是不是在開發西伯利亞一般呢,還是以為自己所身處的虛擬世界,早已不是從未被人沾污的甚麼處女地了,危機處處,以為虛擬世界是逃避現實世界的另一個空間,簡直有點是一個平衡宇宙,但可惜的是,有的地方就有罪惡,人污染了現實世界,而同樣也污染了虛擬世界,說到底虛擬世界也是由人創作出來,科技再先進,流動上網加上VR,或者只是令虛擬世界愈來愈現實了。

加拿大Darsha Hewitt的《靜電鐘合唱團》

加拿大Darsha Hewitt的《靜電鐘合唱團》

其實,不要說筆者幼稚(幼稚的話怎可能想到),Cyberia令我想到日本動漫《數碼寶貝大冒險》(Digimon Adventure)、美國電影《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等作品,如果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兩者的關係是怎樣的呢,是並存,是互補,是互通,還是甚麼,生命、存在、感情等在虛擬世界是如何被解釋及體現的呢。

美國Zach Lieberman的《IG日常賞》

美國Zach Lieberman的《IG日常賞》

作為香港人,或者大家從來都沒有回想當電腦技術及網絡世界還處於等待開發的時期(試問大家還記不記起或知道modem是甚麼),因為大家早已身沈淪於網絡虛擬國度中,不上網,不用社交媒體,不用電腦等,你可以做功課、工作、購物嗎,退回原始時代是最大的懲罰呀。

那麼,讓我去Cyberia去開發吧!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