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探六七暴動史:《1967》

2017/9/18 — 7:50

由一場勞資糾紛開始,抗爭演變成警民衝突、政治鬥爭,再發展成槍戰、汽油彈亂飛、北角小姐弟被「土製菠蘿」炸死、播音員林彬慘遭燒死⋯⋯「六七暴動」距今足足五十年,半世紀以前驚天動地的大事件,今天人們對此卻一無所知,只得父母輩偶然提及的片言隻語。六七暴動是二戰後香港最暴力駭人的一章,是投在殖民時期的一枚震撼彈,是中共與國民黨延續的戰場,也是港英政府與左右勢力互相角力之地——才發現,原來香港與政治從來脫不了關係,五十年前如是,今天如是。一條褲製作的《1967》,以紀錄劇場形式把當年種種呈現,經過一連串訪問、資料搜集與梳理,重新探視六七暴動的真相。

廣告

2014 年首演後,在今年重演《1967》的時代意義,除了五十年這個時間點,也因為經歷了「佔中」前後的日子,見證社會運動由希望變成絕望。「紀錄劇場就是要與社會連繫起來。」導演胡海輝說道。當年首演在八月,剛好就在佔中前夕,籌備期間社會氣氛愈來愈劍拔弩張,竟又與當年六七暴動前的景象重疊起來,尤幸佔中終究和平散場,但餘波卻從未平息。「事隔三年,我們的團隊又如何看這件事?」這也是一條褲製作選擇在今年「戲劇與社會:紀錄劇場節」中重演《1967》的原因。

香港在這三年間,不同立場衝突愈來愈頻繁,民族主義重新崛起,仇恨取代討論,歸邊代替理性,樓價愈來愈高,人卻愈來愈卑微。「今次重演,我最大的感受是⋯⋯2014 年,我們七位演員寫了七封信,用來做結尾那部份。當時我們的想法是,除了傳達別人對六七暴動的觀點外,我們自己又如何看?」七位演員,寫了七封完全不同的信:有人寫給太太、女朋友,有的寫給學生、下一代,有寫給香港人的,也有寫給自己的。上次與今次均參與演出的何欣旅,則選擇了寫給觀眾。「我希望大家除了資料上、事實上認識,戲劇中呈現的事件與故事,也能為大家帶來影響。」何欣旅來自台灣,家鄉亦曾在爭取民主自由的道路上舉步維艱。她在信中再三強調個人意志,寫道:「個人,是國家社會的最小單位」。個人以至其獨立意志所下的決定並非微不足道,一個人的關心絕不是無聲吶喊,因為她相信:「每個人也有力量。」

廣告

然而胡海輝坦言,回看這七封信令他感受很深。「排練時,看到七封信我也有感觸。雖然信的內容很傷感,但當時希望是比較強烈的,覺得心存寄望⋯⋯戲中提到,將會香港情況也許會變差,但希望將來在google也能搜尋到《女王的教室》這齣日劇——當時是講笑的,但你現在看到自由愈來愈收窄,表達的空間也愈來愈小。」今次重演,因為有新演員加入,也重新寫了一遍這七封信,以回應今天的社會。

但紀錄劇場不是政治宣言,中心仍是歷史真相本身,但何謂真相?當年少年犯深信自己一身冤屈;政府視之為暴動,卻自此改變治港方針;普羅市民也許被當中的暴力野蠻嚇怕,成為我們今天對左派、中共的前設印象。「歷史本身是不會變的,但如何看則很具爭議性。」胡海輝說,《1967》嘗試把不同資料與史實攤開在觀眾眼前,把六七暴動中的重要事件,在短短兩小時間鋪陳出來。「兩個小時要呈現所有東西當然不夠⋯⋯但透過這部戲,我們讓觀眾明白為甚麼這件事如此重要,驅使他們尋找多些資料來看。」發掘真相,正視歷史,是唯一能讓我們避免重蹈過去覆轍的方法。

「有時誰對誰錯很難講,但不應抹殺事件,像台灣的『美麗島事件』 、『二二八事件』,但我們不可以忘記。」何欣旅認為,這部戲要問為甚麼這樣的事會發生?又希望在當中留下甚麼?「這便是戲劇的力量。」

「有以前看過的觀眾跟我說,很想帶兒子看《1967》,這令我覺得很窩心⋯⋯似乎我們做到了一些,下一代香港人也值得去看的東西。」胡海輝說道。在六七暴動被刻意淡忘的今天,認識這件對我們舉足輕重,又似乎難以討論的事件,也許正是我們需要做的。「歷史是不會變的,縱使有加減修飾也好。也許我們能借這個機會思考,我們如何看歷史?又是否學到教訓?」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