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新演繹劉以鬯《島與半島》 盧樂謙:我們都是趕著去睡的人嗎?

2017/8/21 — 16:53

盧樂謙重新演繹劉以鬯小說《島與半島》,以碌架床為主體,用拉尺纏繞,暗指香港居住空間狹小;而床上的一對枕頭,其中一個用針線寫出「時候不早了,快點去睡。」,而另一個則釘上十元人民幣。床的上方,掛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通行証」,追求利益而裝睡的寓意溢於言表。

盧樂謙重新演繹劉以鬯小說《島與半島》,以碌架床為主體,用拉尺纏繞,暗指香港居住空間狹小;而床上的一對枕頭,其中一個用針線寫出「時候不早了,快點去睡。」,而另一個則釘上十元人民幣。床的上方,掛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通行証」,追求利益而裝睡的寓意溢於言表。

「時候不早了,快點去睡。」沙太對兒子沙勇說。

沙氏一家是劉以鬯小說《島與半島》的人物,藉著書寫他們三口的經歷,反映 1973 至 1975 年間香港的社會面貌。颱風與制水、股災與樓價,藝術家盧樂謙今天讀來,還是覺得極有共鳴,說:「好多問題和議題到現在仍然不時發生,我們的生活原來沒有改變過」。

獲香港文學季邀請,阿謙參與「形同虛設—文學視藝再造香港史」的展覽,重讀本地文學,並以視覺藝術的形式再現人前。主辦展覽的香港文學生活館,建議他參考劉以鬯小說《島與半島》創作時,第一個吸引他的地方,竟然是文學家的住處。「原來劉以鬯住在太古城,我小時候也住在太古城,在那長大。」阿謙在展覽的分享會上說。

廣告

當阿謙翻開《島與半島》時,他認為每個章節都充滿著不滿,但最後往往都會帶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彷彿「大家都不喜歡這個城市,不過別無他法,只能繼續留在這裡生活」。他指出,書中提及港英政府推出的「香港節」,是身份營造的活動,而同類活動至今仍然未有間斷地舉行,「到底我們營造的甚麼身份?以前港英政府,現在中央政府,原來我們一路講的『香港』都不是自己地方。」

盧樂謙裝置作品《島與半島》

盧樂謙裝置作品《島與半島》

廣告

與其以視藝呈現文學,阿謙選擇了重新詮釋作為回應。他尤其有感於書中不時重複的一句-「時候不早了,快點去睡。」簡單短句,表面是沙太對兒子的溫馨提示,但阿謙卻看出弦外之意-睡與裝睡。常說社會滿是「裝睡的人」,掩耳盜鈴過日子,他認為現在已經不再是要叫醒「裝睡的人」的時候,而眼見身邊好些朋友都變成「趕著快點去睡」的人,問:「我們自己是否都像那些趕住去睡的人呢?」

裝置以碌架床為主體,用拉尺纏繞,暗指香港居住空間狹小;而床上的一對枕頭,其中一個用針線寫出「時候不早了,快點去睡。」,而另一個則釘上十元人民幣。床的上方,掛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入境通行証」,追求利益而裝睡的寓意溢於言表。

盧樂謙裝置作品《島與半島》,枕頭上的人民幣

盧樂謙裝置作品《島與半島》,枕頭上的人民幣

阿謙提醒,回應《島與半島》的裝置對面還有一個隱藏於白牆後的作品《山和海》。他考察展覽場地時發現,牆後保留了一堵鐵閘,讓他想起一件椅子的裝置。《山和海》由銅和玻璃砌成,他以銅山喻劉霞,玻璃海喻骨灰回歸大海的劉曉波。他以此呼應 1970 年代的《島與半島》,感嘆道:「我們追求的不再是以前追求的價值觀,現在追求的可能是生活過得文明一些,但也不見得在我們今日的島與半島發生呢。」

盧樂謙裝置作品《山與海》,喻劉曉波夫婦。

盧樂謙裝置作品《山與海》,喻劉曉波夫婦。

--

形同虛設——文學視藝再造香港史

日期:即日起至 2017 年 8 月 27 日
時間:11:00 - 19:00(星期二至日)
地點:1a spa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