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現真實以外 紀錄與劇場追尋的是……

2018/4/17 — 11:29

(資料由客戶提供)

在香港,紀錄劇場的主題經常圍繞社會時事,是此形式的一個特點但並非必然的條件。正如紀錄片及紀實文學,除了時事議題外,亦有以人物為中心的傳記體。《肖像曲》以描繪三位藝術家為其重心:楊陽、鵜澤光及Olivia Salvadori,是本地紀錄劇場較少見的題材。但最讓筆者期待的,是導演Nerve及卓翔以紀錄電影,紀錄劇場及歌劇三種形式相互交疊的結構下,探討一個較少觸碰但重要的問題:劇場作品中處理現實的素材,怎去界定何謂真實?

紀錄劇場與傳統以戲劇作品最大分別,是當中的素材均真實存在過:發生過的事、出現過的人、講過的話到曾寫下的文字與檔案,均是創作材料。最極致的引錄劇場,去到每句對白都是引述訪問而來,不能更改。若果以歷史人物或新聞時事寫一個劇本,算嗎?紀錄劇場的真實性固然是吸引的地方,可是界線卻很模糊。 《肖像曲》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在藝術形式上探討何謂真實。筆者遇過觀眾這樣的提問:「紀錄劇場與紀錄電影有什麼分別?紀錄劇場其實不會比紀錄片好,不會比它『真實』,劇場有那麼多處理,能夠客觀嗎?」真實與客觀,是觀眾對於紀錄形式作品的慣性印象與期望。 而觀眾往往認為電影,感覺上比劇場來得可靠,因為電影能夠將事實紀錄下來(如錄音及錄影),而劇場往往只是隔一重的再現。《肖像曲》裡,導演將其中一位藝術家,同時並置於舞台與電影裡。兩者均應用了常見的紀錄手法,如訪問;相似方式但藝術形式不同,兩者較勁之下,難道劇場裡的人,會比電影裡的更「真實」?劇場終能吐氣揚眉?

廣告

近代電影理論家尼高爾斯(Bill Nichols)一再強調,紀錄片依然不是真實的複製,而是真實的再現。電影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劇場?與電影相比,劇場是無法比它更寫實;如同攝影之於油畫一樣。本地紀錄劇場創作者,若依然停留在以「重現真實」的目的下創作,反倒忽略了當中的矛盾及劇場的獨特之處。紀錄劇場裡的戲劇張力,不在於它有能否還原真實,而是來自真實的材料與再現之間,材料與材料之間,及形式之間的碰撞。與其說紀錄,我認為紀錄劇場在處理的,是觀眾與「現實」的關係,當中包括質疑、挑戰、拆解、重整及發掘等意義。

明顯地,《肖像曲》在挑戰觀眾對真實性的定義。但若表演者光以角色出現在舞台,沒有以個人身分出現,在角色的包裝下,真實的他/她是否完全不存在?可能嗎?那麼真真切切站在台上的,是誰?究竟他/她比電影中人來得真實,還是虛構?觀眾怎去界定?觀眾在《肖像曲》摸索三位藝術家的虛與實,在角色與個人之間,組織起他/她們的故事。有趣是三人同在自己的崗位上不斷摸索,重新界定他/她們在生活裡擔當的角色。卓翔承認,一開始是楊陽這個人物,對生活對藝術的超越,吸引他去創作這個作品。導演們在藝術形式(劇場/電影/歌劇/音樂)上、時間線(現在與過去)及角色與個人之間進進出出,以這樣的再現方式去讓觀眾嘗試接近三人的狀態。並非以敘述三人的人生故事為中軸,這類以形式先行的紀錄劇場,幾線並行亦互有連結,相信導演的處理是一大挑戰。

廣告

--

肖像曲 Songs of Portrait 
NERVE x 卓翔 
從影像延伸舞台的混種紀錄歌劇

楊陽/鵜澤光/Olivia Salvadori
崑曲 // 能劇 // 歌劇

劇本:麥淑賢 

27-28/4/2018(五至六)8pm
29/4/2018 (日) 4pm
香港大會堂劇場

$270 
(*5/3 - 8/4 優惠期購票 $240) 

$120 
學生/高齡人士/殘疾人士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94677637245675/

www.orleanlaiproject.ne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