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曲金后》:不敢說的走音真話

2016/4/26 — 10:00

《金曲金后 (Marguerite) 》也是題材特別的女性黑色喜劇,但和《華麗轉身》中遠離花花世界的澳洲荒僻保守郷鎮大異其趣,這部法國片描述接近一百年前真正華麗奢侈的法國上流怪現象。主角是 1920 年代一位離奇富婆瑪嘉烈,附庸風雅,熱愛音樂和文藝,更狂迷歌劇。她經常出錢出力,在自家莊園豪宅舉行衣香鬢影音樂會,請來專業歌唱家和演奏家,還登台演唱女高音。

其實她連業餘票友的資格也沒有,歌喉完全走音,活像「劏雞」,非常刺耳難聽,真是大笑話。賓客們苦忍不笑出來,連富婆丈夫也千方百計避之則吉,每次等她唱完才回來鼓掌。由於靠她資助,或禮貎上不好意思,大家都喝采叫好,不敢當面說明真相。她就一直自以為唱得似模似樣,又重金購買正規歌劇的戲服道具,裝扮起來拍「劇照」,仿似真正登台主演過很多歌劇。

瑪嘉烈的音樂會被報章嘲笑,不過劣評都被家人隱瞞。奇在也有「反斗」文藝青年在報上讚賞她,更請她到巴黎一次文藝滙演中演唱,其實這是反戰反愛國反體制的無政府主義「行為藝術」,引起愛國派不滿,發生混亂衝突,連富婆也被捕。但她沒有氣餒,反而決定在巴黎大舞台舉行正式演唱會,並請歌劇名師訓練指導,結果怎樣呢?

廣告

沙維亞贊羅里 (Xavier Giannoli) 導演此片,取材真事而自由發揮,搞成連串荒誕怪雞的情景,名師訓練戲尤其趣怪。全片富於黑色幽默,但不胡鬧,細緻靈活地拍出歐洲懷舊風味,諷刺上流社會的偽善,亦顯出當年新文藝界的狂放不羈。那位走音富婆雖然是笑柄,不過拍攝者並非一味取笑她,越看下去越令人同情。因為她實在善良,真心熱愛歌劇藝術,慷慨支持文藝新秀,只不過沒有自知之明吧了。她無疑太想出風頭,渴望做歌劇 Diva ,實際上她很寂寞,最想引起忙碌花心丈夫的關愛。卡特蓮弗洛 (Catherine Frot) 飾演這富婆非常傳神貼切,有笑有淚,因而贏得不少獎項。

像瑪嘉烈這種情況,其實在世界各地的貴婦濶太和富女當中常見,她們熱心支持文藝、音樂和戲劇,扶助才子,大捧戲子,又喜歡學戲學唱粉墨登台。根本上,舊時代歐洲很多文藝音樂才俊要靠貴人貴婦資助,所謂高雅藝術更要靠上流欣賞,因此附庸風雅對藝術頗有貢獻,不可低估。現代女性「粉絲」更重要,香港粵劇壇粵曲界便很靠女戲迷女曲迷擁護,亦常有富家閨秀請名伶同台合演合唱。我也看過本地走音「金后」與多位名伶合演粵劇,但不知是臨時失聲或經常走音。

廣告

《金曲金后》的女主角走音得特別離譜,竟然無人向她說真話,可見「逢人只說三分話」的中式老土警句,在西方也曾盛行。今日世人也常會由於種種原因,某些真話往往說不出口。問題是那富婆為何完全不知自己超級走音呢?片中解釋是普通人聽不到本身的發聲,訓練有素的歌手才會聽到。直至劇情後尾,親友和醫生為了救她,決定表明真相,搬出當年新式但很笨重的膠碟錄音機,使她終於聽到自己的歌唱,成為「震驚」高潮……。

我有個疑問,美國愛迪生早在 1877 年發明了留聲機,雖然很久之後才變得普及大眾化,但 1920 年代非常富裕的女主角,家中有留聲機,還應可擁有能錄能播的音響器材,甚至灌錄自己的唱片,為何沒有呢?

我覺得《金曲金后》拍得不錯,導演手法比《華麗轉身》熟練,不過同樣有誇張之處。總之兩部都是不尋常的女人戲,不失為比較冷門的可觀選擇。片中女主角演得好,走音女高音演唱的難度最高(不知是卡特蓮弗洛本人唱出或別人代唱),相比之下,正統好歌聲反而並不稀奇。其他演員亦多姿多采,最妙是豪宅的黑人男管家,以及歌劇名師。還有英俊文藝才子與青春漂亮女歌手的暗戀,帶來浪漫情趣。作為另類音樂片,這一部除了超級走音,也有專業級大唱歌劇名曲,值得古典樂迷注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