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馬獎《八月》平平無奇

2017/6/20 — 15:30

大陸張大磊編導的《八月》,獲得今年台灣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獎,與眾不同之處是毫不標奇立異,沒有什麼戲劇性,甚至故意拍得平平無奇。平平無奇而能得大獎,可算爆冷,是否應得當然見仁見智,美國奧斯卡和康城影展等評獎也常有爭議,得失不必太緊張。趣怪的是,台灣一位影評人曾說,如果《八月》得獎,他便從十樓跳下!簡直語不驚人死不休,結果此片勝出,他沒有跳樓。

《八月》是黑白攝影的童年懷舊作品,描述一個十二歲男孩與父母、親友的生活。張大磊把本身成長感受貫注在這男孩身上,由頭至尾都用男孩視點拍攝,完全是瑣碎的日常情景,而含蓄地反映了社會變遷。

那是九十年代初,中國大陸國營企業改革,很多職工要下崗轉業,男孩的爸爸面臨離廠自尋出路的苦惱。男孩則少小無知,頑皮任性,自得其樂。他崇拜李小龍,兩節棍全天候帶在身上,睡覺也不離身,甚至揮棍打過老師。他常與其他小童遊玩,看電影,偷望對面屋的少女。

廣告

此片顯出,本來終身制的國營廠自成一國,職工們安居樂業,社區內左鄰右里似乎都是同事,生老病死和教育、娛樂都有保障,又有游泳池和運動會。那是什麼廠呢?觀眾慢慢才知道,原來是製片廠,主角父親是剪接師,媽媽是教師。難怪職工們能歌善舞,多才多藝。這社區當然也有流氓,有打架,有公安追捕,親友間亦有問題,不過大體上正常安穩。

有些同事早已出外闖天下,自力更生,接受自負盈虧的市場競爭。張晨飾演爸爸,放不下「高貴的頭顱」,充滿內心矛盾。我認為更佳是郭燕芸演教師媽媽,很大方得體,處變不驚,有大家姐風範。這對父母和其他多數角色都其貌不揚,但都演得貼切。至於演男孩的孔維一,生動自然,得到最佳新演員金馬獎。

廣告

編導張大磊生於內蒙古呼和浩特,父親是內蒙古製片廠剪接師。張大磊畢業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影視大學導演系,首部劇情長片《八月》向父輩致敬,拍出細緻實感,直至結尾才由黑白變彩色,頗有風格。

不過,實際上平平無奇,不大合我的口味。因為童年懷舊、改革下崗和含蓄寫實風格,都看過更佳之作。《八月》我看了兩次,看試片時才記得已在數月前電影節看過,為何「短期失憶」呢?除了記憶力有問題,也由於沒有留下深刻印象。

其他角逐金馬獎的《我不是潘金蓮》、《七月與安生》、《一念無明》、《樹大招風》、《一路順風》、《長江圖》等片,我更早觀看,但沒有失憶,清楚記得各有獨特之處。相比之下,《八月》也有些特色,但缺乏神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