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鋼鋸嶺 — 很傻很天真的美國性格

2016/12/5 — 13:44

時間來到沖繩戰役,二戰的太平洋戰爭經已接近尾聲。日本戰敗,已成必然定局。美國史學家Andrew Wiest這樣形容沖繩戰役:「血腥的征服」、「慘烈的勝利之路」。因為,每當呂宋島、硫磺島、沖繩島易主,背後都代表幾十萬生命的消逝。

美國沒有想到,在封鎖戰術下,日本彈盡糧絕,還會有如此激烈的反抗。而當時,日本更不知道,這場慘烈的戰爭,會間接導致杜魯門決定投放原子彈來結束戰爭,讓無數的平民在痛苦中死亡。

廣告

不殺人的軍人

戰爭,是人類最殘酷的暴力行為。戰爭,只是一場毫無意義、不斷重覆的大屠殺。

廣告

不過,《鋼鋸嶺》特別的,是用戰爭講反戰,用暴力講和平。從導演米路吉遜(Mel Gibson)的前作《亞波卡獵逃》 (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受難曲》(Apocalypto) ,再到今次的《鋼鋸嶺》o,這點一脈相承。

電影講述一個在美國小鎮生活的戇直男,毅然決定從軍參與沖繩戰役。但很奇怪,主角想要當兵,卻竟然寧死不持槍,永不殺人。為什麼?因為「殺人有違上帝意旨」。國家有難,不想龜縮做鍵戰,但又不想殺人,他立志要當軍醫。

但是,手無寸鐵,如何自保?不能自保,又如何救人?戰場上人殺人,如何救得了人?聽上去,匪夷所思,荒謬絕倫,絕無可能。但這卻是二戰的真人真事,而且這個人,還親手拯救了七十五人,簡直難以置信。

很傻很天真的美國人

電影分作三部分,從主角的童年經歷、從軍經過,再到參戰事蹟。《鋼鋸嶺》先解釋主角為何會有這種強烈的信念,再以各種主角面對的各種人與人、人與內心的衝突,揭示外在現實和主角內心的激烈矛盾。

軍方不惜一切要開除自己、威嚇犯上戰爭罪行、戰友不理解還要嘲笑自己懦弱。有信念的人,永遠受社會排斥,無人諒解。安德魯加菲(Andrew Garfield)飾演的戇直軍醫,演得出色,細心一看,其實像極了《阿甘 正傳》裏那個傻氣的阿甘。阿甘有問題想不通,就會跑步。只要願意不斷跑,就能勇往直前,克服困難。最後,阿甘感動了大批美國人,願意跟在他身後跑步,跑成一道長長的人龍。《鋼鋸嶺》主角,一樣也憑一股傻勁,堅持信念,慢慢感動了身邊的人,最後才獲得他們的認同。

兩個角色,其實同樣投射美國人的民族性格:很傻很天真,善良樂觀,就算遭遇錯挫,也很快就能重頭再起。

氣味:無法或忘的夢魘

《鋼鋸嶺》開場的墓碑一幕,容易讓人想起史提芬史匹布的《雷霆救兵》。兩部雖然同為戰爭片佳作,但前者卻沒有後者那一份童話式的浪漫。在《鋼鋸嶺》的鏡頭中,你只會看見血肉橫飛的血腥戰場。屍橫遍野,蛆蟲蠕動,殘肢四散。畫面很具實感,怵目驚心。

視覺當然震撼,但最令人深刻的,其實是人的嗅覺。電影中那些燃燒著慘叫的人,觀眾彷彿可以想像那種人體燃燒的氣味,簡直中人欲嘔。但正如二戰倖存的軍人常常會說,最無法忘記的,永遠是在戰火中,那種肉體燒焦的味道。

濃烈、嘔心、深刻。

戰爭,是一生都無法或忘的夢魘。

而最讓人揪心的,是那些沒有宣之於口的感情,還有那些沒有來得及的道別。

 

原文鏈結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