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城》沒有傳說中那麼差

2017/1/3 — 19:01

《長城》由Matt Damon(左)及Pedro Pascal(右)等荷里活影星主演。

《長城》由Matt Damon(左)及Pedro Pascal(右)等荷里活影星主演。

【文:初嵐】

近來看了幾個《長城》的影評,基本上都十分負面,最多也就是誇誇特效。無可否認,《長城》有許多不足之處,但我個人認為,還未到乏善足陳的地步。

廣告

負評的主要批判之一,是《長城》框架的真實性。誠然,如果能用一個中國典故或歷史事件為背景,便不會被詬病為‘不符史實’。不過既然是架空設定,符不符史實便不應為主要的評論標準,有沒有象徵意義和文化內涵才是重點。比如電影裏的怪獸‘饕餮’,任誰都知道是不存在的,但牠們卻是中國傳說的一部分,歷代古籍均有記載。

《吕氏春秋 》中有道“周鼎著饕餮 ,有首無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報更也。”這種怪獸的特點便是貪吃,最後連自己的身體都吃了,只剩下頭部。在《長城》裏, 男主角William Garin貪圖火藥帶來的巨利,又說自己為了食物可為任何人打仗 。他和饕餮一樣,只有貪欲,精神上缺乏追求。後來男主角改邪歸正,而他的兩個西方同伴因貪圖火藥,分別被炸死和囚禁,和饕餮一樣自食其果。由於貪欲是人性的共同缺點,有相當的普適性,因此它在《長城》裏為中西共同敵人,是有一定說服力的。

廣告

《長城》另一個為人詬病之處,是情節不合理。這的確是有根據的,比如男主角的心理轉折很唐突--從為貪婪而戰到為榮耀而戰,從個人主義(只信自己)到集體主義(信任他人,以至於把生命交託給別人),中間只因女主說了一句‘xin ren’。這的確是讓人難以接受,除了醉倒美人膝下,幾乎沒有其他解釋。但除此之外,《長城》還有許多頗為合理和震撼的情節。我印象最深的是幾幕死人的場面。戰場上死人,夠合理吧?夠震撼吧?我指的不是死人這件事,而是那節奏。沾滿鮮血的女兵腰圈,燃點身上炸藥的將士,還有把抗饕神器讓給主角、死無全屍的炮灰,他們的鏡頭只有一瞬,真的一瞬,隨後緊張彭拜的配樂又響起,其他動作打鬥映入眼簾。有些戰爭片喜歡在死人的時候用慢鏡,配上哀傷的音樂,讓主角和觀眾為它哀弔幾分鐘,而那些敵人全程掉線。

相反,《長城》展示了真正的戰場、現實的殘酷,看著同伴的死亡,卻連痛哭、哀悼的時間都沒有,頂多就是一秒的靜默,然後馬上回歸戰場。比較特別的是邵殿帥之死,由於不是發生在戰場上,因此有多幾分鐘悼念也合理。悼念用的孔明燈,也為後來以孔明燈作飛行工具做了鋪墊(雖然還是有點匪夷所思)。也許是覺得無關重要,也許是覺得理所當然,導演對情節的節奏掌握很少被提及。

‘崇洋媚外’是對《長城》的第三大批判,理據是白人男主被吹捧為救世英雄,顯示有色人種需要被白人拯救,這是種族歧視!這種批判過於武斷。在電影中,有描寫白人/西方人對火藥的貪婪,有中國皇帝/官員的無知腐朽,有白人男主的英勇,有中國軍隊的壯烈。無論中西,都沒有特別褒誰貶誰之意,只呈現了多樣的人性。此外,最終打敗饕餮首領的,不是白人男主的箭,也不僅是華人女主的槍,而是他們一起合作的成果。這不正是中西平等合作的象徵嗎?

《長城》不是一部完美的電影,不是張藝謀最好之作,但我個人認為,它還是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

 

作者簡介:熱愛寫作的初生之犢

原題為〈《長城》影評:沒有傳說中那麼差〉

發表意見